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原創】渡我 2

-2-


老闆說來這拍戲的是個小劇組,導演才二十幾歲,估計片子上映都沒幾個人看的那種。

江御啟聽她這麼說反倒來了點興趣,可能自己也四十不到,對這種剛踏入行業的年輕人創作反而很好奇,甚至想去看個究竟。

“男人真是善變。”老闆面無表情斜著眼看他。

“是藝術家善變。”江御啟笑瞇瞇地糾正她。

好吧,藝術家。老闆無所謂他怎麽貧,聳了聳肩,彎下腰拎著茶壺倒茶。細細的水柱澆入小巧玲瓏的茶杯裡,顏色逐漸變深,紅褐色的茶水像她胸前的琥珀一樣通透漂亮,可見挑貨的人的確有心。

“什麼時候——”江御啟顯然忘了她昨天的警告,結果開口就被瞪了回來。

老闆把茶杯擺到他面前,瓷器和木頭發出“嗒”的一聲,簡潔清脆。

“什麼時候你才能出去...

【原創】渡我 1

青年導演攻(聞京鴻,27) ×畫家大叔受(江御啟,37)

———————

“……拜请三清道祖、天公祖、斗姥元君、南斗星君、北斗星君,诸位神明相保庇,保庇弟子:福运亨通、仕路高升、财源广进、万事如意。……”

-1-

“真神喔,别人拜关公就他拜天公。”

周一早上出了个大太阳,晒得民宿院子里的人懒洋洋的不愿动弹。老板自己搭了个木桌,配了一套齐全的椅子和茶具,青里透白的瓷器很适合这样的春天。

“老闆,沒有馬肉*嗎?”江御啟靠在一邊的藤椅上,望著老闆洗茶具的忙碌身影。

女老闆一頭短髮,妝容精緻,大煙熏和她的田园碎花裙似乎不那麼搭。江御啟很喜歡她今天的裝扮,覺得很個性,有老闆自己...

【原创】覃珄 3-4

-3-


讲历史的时候提了一嘴炎黄,不是什么重点,甚至不是考点,但杨瑁瑁突然提到了一个故事。


“黄帝的女儿女魃和应龙是一对。”杨瑁瑁转着只剩半截的木头铅笔,笔太轻了,没两下就飞了出去,女生只好钻到课桌椅中间在地上摸,声音闷闷的:“女魃掌火,应龙司水。”


张博昊很捧场地“啊”了一声,问:“然后呢?黄帝棒打鸳鸯?”


覃宇:“土人。”


张博昊:“……”


不凄美吗?


“关黄帝什么事,黄帝都不知道他俩什么情况。”杨瑁瑁摁着椅子爬起来坐下,“应龙犯了罪被锁到神链之树,女魃就每天到树下唱歌安慰他。”


但是水火不容,女魃太过靠近应龙,渐渐失去了原本美艳的容貌。而应...

【原创】覃珄 2

互攻。


————


-2-


“今年也不回来吗?”


覃瑟打来电话的时候,覃宇站在走廊窗边看着飞舞飘扬的雪。


翎楠从不下雪,高三那年寒假,老王打电话来跟他兴奋地嚷嚷说津北下了大雪,以后他一定要考到津北,不然就复读。覃宇来到津北的第一年冬天却怎么也没等到雪,他在微信里冲王宸翻白眼,老王很委屈,说你考到津北就不错了不要挑三拣四扎我心。


可我又不是因为下雪才来的。


覃宇突然回过神,电话那头覃瑟又喊了他一声。


他点点头,又想起他母亲看不见:“嗯,不回了。”


覃瑟有些失落地“哦”了声,又强装镇定,说:“那好吧,回头……等我去北京出差,带点春天的衣服过去。”...

【原创】覃珄 1

父母离异的高中生覃宇,是热闹中一叶孤独的扁舟,家教钟聿珄是支撑他横渡学海的舟人。

北上求学的大学生覃宇,是寒冬也不愿南下的大雁,老师钟聿珄成了他在异乡唯一的故乡。

互攻。

长佩文学地址:https://m.gongzicp.com/novel-29910.html

﹉﹉﹉﹉﹉﹉﹉﹉

覃珄

文/将息歃千

-1-

这真是个难忘的2015。

翎南入冬总这么晚,11月的某一天,覃宇穿着八中的夏季校服走在路上,买了罐冰可乐。

男生的脖子冒了点汗,乌黑的卷发刚刚过眉,是往两边一拨就不会被段长抓仪容仪表的程度。

“覃宇你妈没来接你啊?”张博昊长着比他高半个头,从后面一把勾住他脖子,看上...

整理手机相片 看到高三毕业随手拍的一张

【王别】相逢恨早 01

年初的文 终于被我想起来了。

原著退役向。

----------------------


相逢恨早 


刘小别跟孙翔漫步在校园里的林荫道上,他对孙翔说:“我要是晚点认识王杰希就好了。”


1


“买房这事吧,可大可小。”袁柏清边擦他那大黑框眼镜边说。

刘小别玩文玩核桃似的把玩两颗胖大海,捏过来搓过去的:“哎呀,早点儿买吧,最近涨得可凶了。”

“你不还准备考试呢嘛?影响学习。”袁柏清不甚在意。

“我想找个靠谱点儿的人帮我下。”刘小别才不管他的苦口婆心,在脑袋里滤掉了几个名字,从兜里摸出手机,往QQ搜索栏里打了个字,一顿,又一下子删了去。

他那胳膊...

香港历史博物馆  |  大英博物馆

「奢华世代——从亚述到亚历山大」

#艺考季

去年艺考。
在北京的小青旅里等室友从武汉考完回来。

不过没等到。

半夜查到中戏落榜就连夜订了票一大早离开北京了。

室友后来去了北电√
我留在省内读个普通一本,很多人都觉得这学校不错,只有我知道这地方有多惹人生厌。

目前正在努力摆脱惨淡现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争取研究生混好点。

漳州 · 布袋木偶戏

“现在没什么人看布袋木偶戏了,指法等各方面也比老一辈差了很多。”

“不过反正,这原来也不是给人看的。”

- 禁止一切形式转载盗图什么的,虽然拍得很烂 -

【原创】五马路


在学校都市报工作,这篇是去年给校都市报公众号的投稿,按部长团要求改过几遍,公众号登出来的终稿和我下面发的这篇略有不同,那边删减修改了一些,今天公众号那边发出来了我就在这里也发一下。

五马路

文 / 将息歃千

1

乌兰落天生是个半瞎。

乌兰落生在五马路巷内一个旮旯里。这大城市里有一个景区,勉强算是一片文化区,说白了就是在星罗棋布的巷子间开了几件咖啡书屋,各式的奶茶店和买些新鲜玩意儿的的小店铺。五马路正是文化区里的一小片,乌兰落在这常年经营一家馄炖摊子,说是继承他爷爷的事业。

现代人过惯了快餐生活,总爱讲求一个“慢”字,引申出去也许也包括“纯手工”。

清晨的喧嚣声将五马路从温吞寂静的...

江西省博物馆   /   恭喜发财

我们沫沫,是真的有钱。富得流油了。

严禁一切形式转载盗图啥啥的 虽然拍得丑。

江西省博物馆   /   开年第一拍

严禁一切形式转载盗图啥啥的 虽然拍得丑。

【翔皓翔】芳草

先声明一下这个文从头到尾就翔皓一个西皮。
不要想太多。

>>>

芳草

「 来是春初,去是春将老。长亭道。一般芳草。只有归时好。 」

A-1

四月的杭州开始回暖,西子湖畔游客三三两两,已经不比寒假旅游旺季。春天的时候,刘皓很少开车上班,柳树开始吐出点点新芽,他就骑着小黄车在一片朦胧的绿意中穿梭,为城市环保做点贡献。

“小刘老师早啊。”

刘皓刚进办公室,就有老师主动跟他打招呼。

对方是个姐姐辈的女老师,平常对他比较照顾,他冲对方点点头,笑眯眯地说了声“早啊”。乐得大姐姐满脸笑意。

刘皓被正式聘用不过半年多,因为没考教师资格证,严格意义来说只是助教身份,但院里确实缺...

滋儿哇乱叫!

野鹤【唐昊中心/昊皓】

*发完文继续半死不活躺床上

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刮起了风,唐昊紧了紧大衣,把缩得细长的格子围巾给扯宽。东南沿海的年末不比老家的四季如春暖人,一阵湿冷的风灌进脖子里,够他打上一会儿的寒颤。二十七岁的人,已经不再是十七岁那个再冷也要逞强不肯披外套的小年轻了。唐昊缩着脖子走进浓密的林荫底下,踏着微微发黄的白色残花,慢吞吞地向前走着。

K市名为春城,实际上有是有冷天的,唐昊却打死不愿承认,大冬天的一件T恤到处跑,被张佳乐一路追杀喊着会感冒的冷不死你个小王八蛋!唐昊在前面跑着,心想男子汉大丈夫冷什么冷!明明就是凉快得厉害了些!副队简直了跟我妈似的。

“啊嚏!”

“看看,我说什么来着。”张佳乐坐在面...

神他妈台风。
我窗户都快裂了。
整个家都在渗水……

……………今天是不用睡了。

【虚空】岁岁(上)

*大量私设
*写着玩

一、脸盲也就算了吧可是你们这这这

李轩刚进训练营时还是个小胖子。

人对人总多少有那麽点以貌取人的第一印象。都说胖子是心宽体胖,从挑战赛上脱颖而出的李轩小同志凭着外貌的和善,总归在训练营里没那麽鹤立鸡群,相反的,“胖子总是爱吃的”这个世俗印象让同伴们三不五时就给他分各种各样的零食,于是李轩在训练营的第一年雪上加霜胖了五斤。

李轩在联盟里人缘一般,在四期就不错了,或多或少是因为胖子和善健谈的另一个固有印象。无论和哪个似乎都能来让那麽几句话,何况队里有个那麽八卦的家伙一次又一次爆着他的猛料,让他的存在成为了无数个奇妙的梗。

四期选手群是公认最热闹的选手群之一。

“前...

【黄皓】积雨云(一发完)

*分ABC三条线索 有交叉重叠
*杂志主编×原画画师

B-1

『您好——欢迎光临。』

机械的女声在淅淅沥沥的雨帘上划了一道不痛不痒的痕。平整的石路上,树叶洒了一地,浸泡在薄薄的雨水里。

打了个旋儿。

黄少天从公交车上下来,极其狼狈地冲进便利店门口的取款亭里。速度挺快,没淋得太惨。钱包忘在家里,大衣口袋里还剩50块,不算太狼狈。不过现代社会,用现金的人应该也是越来越少了,但安全感似乎说强不强。

刚进公司时是个分分钟就能被捏死的蚂蚁,做事多少有点浮躁和慌乱,想着升职后就能踏实些。升到版块负责人后却落了个两面夹击,上有爹下有儿,就想着再升高点,把底下这帮傻逼丢给另一帮傻逼。...

【韩皓】撤回 7-9

*游戏知识不知道有没bug
*在B站直播两次的成果
*没有昊皓

7

“还是这种正宗又比较新鲜的海鲜好吃。”

韩文清剥螃蟹的手一顿,问道:“你看起来经常吃?”

“嗯。”刘皓笑眯眯地给自己剥了五六只虾,“我家那边挺多的,每次回去都会跟朋友一起煮来吃。”

“你不是H市本地的?”韩文清抬眼看他。

“不是啊。”刘皓笑说,“我X市的。”

“哦。”韩文清把螃蟹壳丢到碗边,意有所指道,“很多人都就近原则。”他知道刘皓是个聪明人,他这么说,他一定会懂。

刘皓顿了顿,坦然解释道:“嘉世夺冠几率比虚空大。”

韩文清点头表示理解。

他不认为刘皓这是攀高枝的行为,选择实力强劲的队友对选手而言,远比选...

【韩皓】撤回 1-6

撤回

1

刘皓洗完澡,顶着一头湿淋淋的凉气坐在电脑前。

透明水珠顺着脸颊和脖颈滚落到身上,空调的风吹出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细瘦的手指在键盘上微微颤抖着,一句话打了四五遍都是不成调的病句。他很紧张,像蝴蝶在胃里翻飞。

对话框空荡荡的,屏幕泛着刺眼的白光,将他圆润的脸映得苍白。

2

如何向好朋友坦白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并最大几率地寻求他的原谅。

——首先,道歉可以显现自己的真诚和礼貌。

其次,表明自己的立场,以显露出自己的无可奈何。

最后,简洁明了地坦白一切。

3

刘皓和韩文清开始以朋友的身份相处是在第七赛季。

霸图年轻的队长那会儿意气风发,打得他的仇家嘉世哑了似的。老对手...

红袍加身[三][王乔/昊翔]

*师生清水暧昧向
*昊翔上线

【三】

说到暗恋。

可能每个人爱人的方式不同,导致的概念也不同。亦或是,性格不同,以至于有的人是无所谓的,有的人是宣泄的,有的人是缩进角落埋身黑暗里的。这都值得理解。

就像浸没于海洋之中,水生物自由自在地穿梭游动,陆生物挣扎着脱离,两栖动物毫无所谓。至于长着翅膀翱翔的,它们几乎对海洋没什么兴趣,因受伤落海而亡的几率少之又少。
人生中第十件无可奈何的事情,是对一个人无可救药的爱。

且不说是何种性格,一旦坠入爱河,基本没有迅速出逃的可能性。无论享受,无所谓,亦或是恐惧。

乌云密布的天空,挤出了一道狭细的口,天光从罅隙里被风吹下。湿溚溚的凤凰树叶,一丝一丝连...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