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虽然不会写文但我会说相声啊

滋儿哇乱叫!

有没什么治愈的文章……很暖很治愈的那种……

@しろ 众里寻他千百度,扒开雾霾,那人他妈近在眼前处。

【策皓/知乎体】你的导师都是怎麽嫌弃你的?

想给熄刀写个撩gay 结果变成了gay 撩而且还没撩起来(/-(エ)-\)

>>>

你的导师都是怎麽嫌弃你的?

皓月当空
被导师虐得暗无天日

大佬叫你去巡山、大虾日天、一路火花带闪电、帅气二翔在哪里、人丑就要多喝热水、左眼、你的右手等8k人赞同

谢邀。

本人男,戏剧学院文学系研究生一枚,导师入学早没比我大很多,我是姑娘们给他递情书的工具。
很气。明明差不多的身高差不多的颜值,为什么我收的情书就这麽少???

言归正传。

我本科读的省师大广电编,愤愤不平一心想着登天,浑浑噩噩两年苦读两年最后去考了研究生,很多老师看我学校一般外加专业不对口都不收,最后托了一点以前艺考...

野鹤【唐昊中心/昊皓】

*发完文继续半死不活躺床上

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刮起了风,唐昊紧了紧大衣,把缩得细长的格子围巾给扯宽。东南沿海的年末不比老家的四季如春暖人,一阵湿冷的风灌进脖子里,够他打上一会儿的寒颤。二十七岁的人,已经不再是十七岁那个再冷也要逞强不肯披外套的小年轻了。唐昊缩着脖子走进浓密的林荫底下,踏着微微发黄的白色残花,慢吞吞地向前走着。

K市名为春城,实际上有是有冷天的,唐昊却打死不愿承认,大冬天的一件T恤到处跑,被张佳乐一路追杀喊着会感冒的冷不死你个小王八蛋!唐昊在前面跑着,心想男子汉大丈夫冷什么冷!明明就是凉快得厉害了些!副队简直了跟我妈似的。

“啊嚏!”

“看看,我说什么来着。”张佳乐坐在面......

稍微感受一下

神他妈台风。
我窗户都快裂了。
整个家都在渗水……

……………今天是不用睡了。

柯柯!!!!!!真是可爱啊!!!!!!!!!!!!!!!(跑圈。

【虚空】岁岁(上)

*大量私设
*写着玩

一、脸盲也就算了吧可是你们这这这

李轩刚进训练营时还是个小胖子。

人对人总多少有那麽点以貌取人的第一印象。都说胖子是心宽体胖,从挑战赛上脱颖而出的李轩小同志凭着外貌的和善,总归在训练营里没那麽鹤立鸡群,相反的,“胖子总是爱吃的”这个世俗印象让同伴们三不五时就给他分各种各样的零食,于是李轩在训练营的第一年雪上加霜胖了五斤。

李轩在联盟里人缘一般,在四期就不错了,或多或少是因为胖子和善健谈的另一个固有印象。无论和哪个似乎都能来让那麽几句话,何况队里有个那麽八卦的家伙一次又一次爆着他的猛料,让他的存在成为了无数个奇妙的梗。

四期选手群是公认最热闹的选手群之一。

“前两...

【黄皓】积雨云(一发完)

*分ABC三条线索 有交叉重叠
*杂志主编×原画画师

B-1

『您好——欢迎光临。』

机械的女声在淅淅沥沥的雨帘上划了一道不痛不痒的痕。平整的石路上,树叶洒了一地,浸泡在薄薄的雨水里。

打了个旋儿。

黄少天从公交车上下来,极其狼狈地冲进便利店门口的取款亭里。速度挺快,没淋得太惨。钱包忘在家里,大衣口袋里还剩50块,不算太狼狈。不过现代社会,用现金的人应该也是越来越少了,但安全感似乎说强不强。

刚进公司时是个分分钟就能被捏死的蚂蚁,做事多少有点浮躁和慌乱,想着升职后就能踏实些。升到版块负责人后却落了个两面夹击,上有爹下有儿,就想着再升高点,把底下这帮傻逼丢给另一帮傻逼。...

【翔皓】叮呤当啷(中上)

*太无聊了最后还是选择更文(ntm
*策周 以及这章没孙翔

>>>

“又赶死线。”刘皓开门就见吴羽策埋头在一堆堆画稿中奋笔疾书,感觉随时都会飞升到另一个世界去无欲无求。

看着他一副快崩溃的样子,刘皓同情地拍拍他:“抽烟吗?我可以戴口罩。”很是真诚。

吴羽策十分感动,然后残忍地拒绝了他:“不用,等下周泽楷回来不舒服。”

啧啧。真可怜啊。

吴羽策暗恋周泽楷这事刘皓是绝对的第一知情人,方锐多少也是个助攻,只不过周泽楷至今毫无察觉。刘皓有时候还真挺心疼吴羽策也挺佩服他,为了周泽楷一闻烟味就胸闷恶心的毛病连压力最大烟瘾最厉害的时候都死活不肯抽一根。

“晚上跟我出去压马路再抽...

【翔皓】叮呤当啷(上)

*忙长遁前最后一更
*追人也讲玄学(x

>>>

刘皓今年研一。吃了二十三年米的他,终于在一个春光融融的日子里,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了。

作为前任学生会副会长,以及当年校考状元,刘皓在学校里也算是文化名人一枚。当然名人的二字前缀是他逼着年少无知的周泽楷给强加上去的,没什么特殊原因,只是为了听上去多那麽一点儿逼格。

逼格十足的刘皓大大是院里咖啡厅的常客,以及学生街某深巷咖啡的老主顾,基本上谈事敲字都在这些地方进行。于是在某个普通的敲字的日子里,刘皓在咖啡浓郁的香气中对着只有4000字的微电影剧本懊恼。无论如何,他今天应该是要把中文系一支花周泽楷抓出来当参谋的,可惜晚了一步,让人...

心好痛……

为何ICHU界面这麽丑……

【策皓】副队长的做人守则 四

*没梗了 记个流水账

-

四、副队长与副队长与副队长

“唔免啦,哇家海鲜隆呷未料。”(不用啦,我这边海鲜都吃不完)

“嗯……哩噶己跨啰,哇系隆欸应。”(你自己看啰,我是都可以)

“嗯,哩庆菜丢吼。”(你随意就好)

“吼…吼。嗯……嗯,拜拜。”(好…好…)

吴羽策心情不错地挂掉电话,一转身就看到刘皓一脸没睡醒地站在后面:“你就起来了?”

“嗯。”刘皓揉了揉眼,眼角发红,“谁啊?”

“张新杰。夏休要回来了,约我们吃饭。”

“哦……”刘皓了然,“那我不去了。”

“怎么了?”吴羽策愣了下,“他人挺好的,没事。”

刘皓皱起眉,看上去心情并不美丽:“对他性格不感冒,我要在家睡觉。”...

【韩皓】撤回 7-9

*游戏知识不知道有没bug
*在B站直播两次的成果
*没有昊皓

7

“还是这种正宗又比较新鲜的海鲜好吃。”

韩文清剥螃蟹的手一顿,问道:“你看起来经常吃?”

“嗯。”刘皓笑眯眯地给自己剥了五六只虾,“我家那边挺多的,每次回去都会跟朋友一起煮来吃。”

“你不是H市本地的?”韩文清抬眼看他。

“不是啊。”刘皓笑说,“我X市的。”

“哦。”韩文清把螃蟹壳丢到碗边,意有所指道,“很多人都就近原则。”他知道刘皓是个聪明人,他这么说,他一定会懂。

刘皓顿了顿,坦然解释道:“嘉世夺冠几率比虚空大。”

韩文清点头表示理解。

他不认为刘皓这是攀高枝的行为,选择实力强劲的队友对选手而言,远比选手个...

哥哥的鱼缸 03[叶翔/昊翔/郑皓]

*大家都散了吧轩哥还没出来(。
*刘孙表兄弟

3

表哥早年有过美术基础,后来在和他父母的无数次争吵中,像一只解了绳的气球般,几乎是一瞬间漏光气坠入了黑暗之中。我在高中文理分科前曾经问过他,你对什么科目感兴趣?

表哥坐在铁架床上,把热乎乎的笔电搁在他盘起的大腿上。嫩黄的窗帘透出如水的月光,顺着他苍白的脖颈倾泻而下。所有光影都在朦胧间蠢蠢欲动,被时光的残忍削去。于心尖上是麻木的疼痛,像冬日严寒的室内,温热的水流淌在冰冷僵硬的指节上。那麽疼,又那麽麻木不仁。

表哥说,只要是学习,我都没兴趣。

简直酷毙了,这是我当时发笑的原因。而后过了三四年,忽然又忆起这次毫无意义的交谈。只剩下一阵阵的后怕。...

【皓戴】小白脸(上)

*事先声明:lo对制管专业无任何偏见 文内言论纯属调侃与现实不符

*OOC中二病

-

“下午茶?”

周泽楷站在树下,抬手抹了一把被骄阳烤出的汗。B市的夏天很干燥,衣服基本没怎么湿。

刘皓把视线呆滞地落在对面的食杂铺子里,“嗯”了一声,没了下文。

热傻了?周泽楷下了个定论,拖着他往公车上走,顺带好心地帮他刷了卡。

六月初的B市已经快30摄氏度,刘皓被周泽楷拖着在王腐基大街上走,闭着眼都能猜到对方要往哪儿走。但他没闭眼,却又苦恼于自己连闭个眼的胆量都怂得拿不出来。街上人来人往,三个人就有一个用给给的眼光对他们行注目礼,比升旗仪式还他娘的隆重。

“周少,你知道现在大街上大家看咱俩像啥...

太久不更文了狂掉粉……

这不怪我 都怪辣鸡游戏毁我青春(。

【韩皓】撤回 1-6

撤回

1

刘皓洗完澡,顶着一头湿淋淋的凉气坐在电脑前。

透明水珠顺着脸颊和脖颈滚落到身上,空调的风吹出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细瘦的手指在键盘上微微颤抖着,一句话打了四五遍都是不成调的病句。他很紧张,像蝴蝶在胃里翻飞。

对话框空荡荡的,屏幕泛着刺眼的白光,将他圆润的脸映得苍白。

2

如何向好朋友坦白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并最大几率地寻求他的原谅。

——首先,道歉可以显现自己的真诚和礼貌。

其次,表明自己的立场,以显露出自己的无可奈何。

最后,简洁明了地坦白一切。

3

刘皓和韩文清开始以朋友的身份相处是在第七赛季。

霸图年轻的队长那会儿意气风发,打得他的仇家嘉世哑了似的。老对手...

【策皓】副队长的做人守则 三(下)

*勤奋起来自己都害怕
*快夸我!!!

三、关于他人看法的大讨论(下)

“不然呢?”刘皓懒得听他安慰自己,因为自己并不需要这样,“我看你和大家相处得就很平和。”

“呵呵。”吴羽策呼出一口气,无奈道,“那是我和他们不熟而已,联盟里我熟的就没几个。”

“几个?”刘皓追问。

“五期我也不全熟,你,小周,方锐,小飞象,永彬其他也就队里的,张新杰,戴妍琦。”吴羽策翻着眼皮数道。

“可是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看不爽你啊。”刘皓皱眉,“我就觉得所有人都对我有意见,队里只要有人讲小声话就觉得他们是在讲我。”

“我觉得李轩有时候就看我不爽。”吴羽策把手心贴着他额头放,被后者嫌弃拿开,“怎么可能,李轩不是跟你...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