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野鸡04-07[翔皓/双孙]

04.

房间里昏沉沉的压下一块灯光。

“啧。”

孙翔把人扶着趴在他床上,洗干净的手伸进还有些烫的药罐子里,别扭地舀起一掬水,缩着手掌从罐子里直直移出来,手指并得死死的,生怕漏下一滴来。

他抬着手停到少年的背部上方,将药汁浇花般淋下去,趁着液体还未完全流下就急急盖下手掌把药汁抹开了。他听到对方轻轻“嘶”了一声,身体微微发颤,只当是没看着,继续手上的动作,不一会儿,手下的身躯便热了起来,开始发烫发红,他就知道是这药效来了。

“这个药刚煎好的还有点烫,很痛的话跟我说。”孙翔单膝跪在床上,时间久了有点麻,他一边给人上药一边絮絮叨叨的,“我刚从对面药铺子里拿的药,王大眼说这药效果比别的猛,卖了...

野鸡02-03[翔皓/双孙]

*为避免误会说下昊翔纯友!

*皓皓人形上线

*描写废柴

02.

“一场秋雨一场寒啊。”

唐昊抱着断了带子的单肩包一脚踩进积水里。孙翔打着伞举过他头顶,雨水顺着撑开的伞布滑落而下,冰冷得可以。

十月底的梧桐村开始转凉了,这场毫无预警的台风吹跑了夏季最后一丝余温,把伏在胳膊上安分守己的鸡皮疙瘩一粒一粒揪起来。浸泡在雨水中的身体反复过电,直至麻木。

他们站在杂货铺口的石阶上。雨帘叠成一幕巨大屏障,鱼一样游动着,垂下来时哗哗冒着凉气,把道上花花绿绿的行人不断扭曲成难以言喻的形状,各种各样的。

唐昊直愣愣盯着浮动的雨幕,巴巴地张口:“今天不能骑车回去了。”

孙翔:“啊。”

“我爸妈不...

野鸡[双孙/翔皓]

*双孙父子设定

*闽南地区背景

*兽化有不喜叉

*ooc有不喜叉

00.

“孙翔!明天记欸来我家呷卤面!”

“啊,我知啦!”

唐昊在不远处的梧桐树下杵着,一脚踩着自行车踏板,两手扶在把手上扭过上半身冲孙翔喊道。夕阳的余温晒得他头顶发烫,脸也有些红。

孙翔站在家门口的水沟旁大声回应他。然后唐昊腿一蹬就在金黄色的光辉里缓缓离开他的视线。

孙翔想起唐昊他妈做的卤面,里面总是加了很多猪皮,无意识间咂咂嘴。他一手攥着书包带,拇指反复摩挲着上面粗糙的纹路,一手捏着钥匙开了那扇凹凸不平的铁门,开锁发出一串喀啦啦的刺耳声音,他抿着发干的嘴唇走进去。

家里十年如一日的昏暗不清,只有电视机打出...

赶巧儿[下][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大概有点儿欧欧西?

*胡扯蛋

>>>

刘小别你不帅了你知道吗!碰上王杰希你丫就一思春大闺女。

——唐昊

>>>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是在刘小别捧着大胡子薯片看唐昊把孙翔壁咚在宿舍墙上的时候,袁柏清边砍着怪边慢悠悠说着的。

当长辈劝告晚辈在办公室里安分,老子劝儿子在学校甭闹事儿,笑面虎对二百五谈判时,他们最爱用这句话来提点人了。而放到这里,刘小别只是十分淡定地质疑了它的纯洁性。

袁柏清当场便冷笑道:“总有你明白的那一天。”

而现在,躺在王杰希家床上的刘小别,在某种意义上终于认识到了这句...

赶巧儿[中][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俩痴情种喝酒の场合

*粗文一篇求别削

*方言私设有

*胡扯蛋


>>>


这喝酒吧,它不一定就误事儿的。

——刘小别


>>>


五月无乾土,六月火烧埔。

可不嘛,天干物燥您不注意着点儿火气,回头蹭蹭的就冲天炮了。这人啊,脾气天气成正比,何况南方人搁家这闷里闷气,成习惯了都,一到北边儿这憋屈劲儿每年都得烧一烧。

于是刘小别操场上冲王杰希脸红了一个下午,回到宿舍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怒火烧了一脸,还差点给人爆头。

“老子他妈哪傻了?!”

“你他妈哪都傻。”

“我靠唐日天你你……你是不是想打——”

“哎哎哎!”袁柏清嗖地站起来一...

赶巧儿[上][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微量魏喻不打tag

*方言私设有

*胡扯蛋

>>>

蝉声此起彼伏,一声盖过一声。

“哎,你咋还没拿下呢?”

四个人窝在食堂的小角落里叽叽咕咕着,刚去染了一头亚麻色毛的孙翔张牙舞爪挥舞着筷子,无故平添了几分嚣张。旁边唐昊看不下去了就皱着眉把他的手背狠狠地拍下来,孙翔不满地去瞪他结果被他瞪得脖子一缩,孙子似的。

袁柏清很同情地拍拍刘小别的肩,后者抱着铁罐正喝汤,被拍得一抖差点呛住,模糊不清地“唔”一声,心有余悸赶紧放下汤罐子。

刘小别喜欢校医学院的老师王杰希,这是419宿舍众所周知的事儿,虽然也就他们四个人,但基佬刘...

夜来雨[王喻/烂尾随笔]

*以前写的改改不然得发霉

*台风然而并不放假

*闲来胡扯随笔而已


From birth,no one teaches you how to breathe or love. >>>>


“你真不是在胡闹么?”


王杰希歪着脑袋,小心翼翼地用下颌骨和肩膀夹住手机,手上的忙碌从未间断。自来水哗哗向外流着,节骨分明的手被冰凉激得格外清醒。然而人在这清醒的时刻又容易被一些细碎的小事折腾得烦躁不堪。王杰希皱眉,听表弟在电话里头发表着各种让他难以理解的言论。

这个家伙好歹一个人在这生活多年,直到十六岁开始才有他这个表哥来管着。不得不说,的确是值得同情的角色。

王杰希关掉水龙头...

灼眼[昊翔/叶翔]

*答应摸鱼9.9生贺提前写了w

*大家好我又来胡扯了

*竹马三人行

00.

跟你说个事儿吧。

我猜能引起的共鸣并不多,但你一定能理解我那时的感受。以及,我们三个,那时所各自怀揣的心事。

年轻是一件很好的事,因为在这件事里我们犯下大大小小的错误,似乎都是可以借这件事的名义而得到多多少少的理解。于是我们在做这件事时总是拿不出十二分的专注,我们总是抱着侥幸心理,试图蒙混过关,直到某有一刻,你会发现,啊,这件事就这麽结束了麽,完全——完全没做好啊,就这麽草率的……结束了吗。

我年轻的时候,也犯过一个错。

01.

几十年前,南城云湖清澈见底,并不是现在鱼死鹭绝的残象。老南城的渔民很多,...

果实·花[王喻/虐狗快乐]

*企业金领×中文老师

*加国背景私设

*装逼未遂

*七夕虐狗

  

“你离我有多远呢,果实呀?”

“我藏在你心里呢,花呀。”

——《飞鸟集》

  

“OK.Now…Today's class is over.Be careful out of the accumulated snow. ”
“Merry Christmas Eve,Mr YU!!”
“Merry Christmas Eve!”
 

窗外下着雪。

告别了学生们和同事,喻文州拉了拉毛绒围巾,从衣袖里露出一部分苍白的指节舒服地捧着Starbucks...

红袍加身[二][周喻/王乔]

*师生清水暧昧向

*暴露坐标系列

*本章主周喻

【二】

宋代词人施酒监有一红颜乐婉,施赠其诗云:“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

这是陷入爱情沼泽里的男男女女们清一色的心理,它是多么的无药可救,而又无需药解。

乔一帆坐在课室的第三排靠窗的位子上,阳光透过禁闭的玻璃折进来,热烘烘地淋透他长而卷翘的睫毛,玉兰的枝条柔软地垂在窗外,懒散的贴着玻璃慢慢生长。

他时不时眨一下眼,目光始终跟着建法老师走,手里快速抄着PPT上的笔记。建筑法规的内容比设计课枯燥,但内容却更精炼些。建法老师比王杰希小一岁,个子也矮一截,言行举止都像微风吹着溪流细细柔柔的走,骨子透出的温...

红袍加身[一][王乔]

*师生清水暧昧向

*暴露坐标系列

*副CP没定

【一】

南城的夏冬缠缠绵绵,终于在一个看似春暖花开的暖和午后,气温骤然升高,杀了人们一个措手不及。

植物微微发烫,绿得有些反光了。一树一树的白玉兰似有若无地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凤凰木椭圆的叶片儿却有些泛黄,细细碎碎洒落了一圈。

水族箱玻璃将被窗框切进屋内的阳光折射进刚换好的、干净透明的水中,金鱼薄薄的鳞片泛着水光。它们无辜地鼓着圆圆的鱼眼,穿梭在柔软的水藻之间。

王杰希揉着头发从阁楼上下来,脚上一双浅灰色的MUJI纯棉拖鞋,在木质阶梯上踩出轻轻的叽声。一下一下的,很有规律。

厨房里传来细微的响动。他揉了揉眼,慢吞吞地踱步到...

俗茶[王喻]

*写点东西练笔把自己给练进去了

*我怎么可能有文笔这种邪物

*作者已疯系列

*可能坑

>>>

00.

烧一壶热茶。

煮酒。

01.

“老板,玫瑰花茶有冇啊?”

“哦,有的,您稍等。”

喻文州说完转身去泡了壶花茶。半晌,连同茶杯纸巾一起摆到客人桌子上。

蓝雨茶社是暨大附近一家花茶店,说是花茶店,其实是连普通茶水也有的。茶社里有两个红木书柜,里面大都是喻文州自己的藏书,但每个来店里客人都会很自觉地对这些书格外珍惜,生怕碰了个痕出来。

茶社的常客多是暨大师生,学生们爱喝学生街的奶茶咖啡,喝茶的不多,所以老师比例更大些。

“文州哥,我哋返嚟啦~”

“啊,...

放课后[翔昊翔]

*没文笔 无聊写点杂的记录生活

*方言翻译最底下看

*好久没写高中生

*暴露坐标系列

*已交往设定

>>>

“唐昊——传球传球!”

“哔——”

九月的南城是盛夏,气温甚至高过了八月。温热的风吹得凤凰木叶窸窸窣窣,阳光被树叶切割成了破碎凌乱的光影碎片。从礼堂侧门就一直蔓延进来的矮灌木林绿得发亮,喷泉池里的水被蒸发消失,一楼大厅传来悦耳的钢琴声,行政教学楼和礼乐楼都静悄悄的。

食堂附近的玉兰花又开了,打乒乓球时能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但大多时候都会被饭菜浓浓的香味给盖过去。

周五下午第四节课是体锻,虚课一节,相当于放学,只不过校门是不开的。好在高三提前十分钟放学...

明月松间照04[翔昊翔]

*哦累~哦累哦累哦累~

*云秀师姐我的嫁!

*作者撒比系列

*越写越蠢

*也许会坑

>>>

“滴——滴——”

“嘟——”

“靠!丫怎么开车的!瞎了啊!”

北城的周一一大早儿,从市中心成大盘螺旋式往一环二环三四五环外一连串的堵。无论是各个牌子不同喇叭高低鸣声此起彼伏,亦或是北城天都等等来自五湖四海的叫骂声,早该成了北城日常。哪天不往方向盘中央拍它两下再开窗把别人声音给压过去,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搁这儿混的。

楚云秀以一副优雅的贵妇姿态窝在驾驶座,大红唇不耐烦地抿了抿,副驾驶上的唐昊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知道她是为了保持自己高贵优雅的高档人士模样而忍着。

忍个...

台风,你好[下][双鬼/轩策]

*昨天呼呼呼今天哗啦啦

*作者凌乱系列

>>>

吴羽策是被熟悉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他迷迷瞪瞪的连来电人姓名都没看清就按下了接通键:“喂……?哪位?”

“副队!是我!你在睡觉啊?”

“啊……李迅啊,什么事?”吴羽策坐起来揉了揉眼,一看墙上的挂钟,居然已经两点半了。

李迅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着急:“那个,队长有没在家啊?”

“李轩?”吴羽策纳闷了,看了眼手机是自己的没错,“找李轩干嘛打给我?”

“找不到队长!他刚十二点多的时候在群里说出门买菜,张新杰让他半小时内回家不然台风登陆很危险,然后到现在也找不到人。”

“……台风?”吴羽策突然就清醒了,他跳下床穿上拖鞋就往...

明月松间照03[翔昊翔]

*傻小伙们的日常上线

*作者撒比系列

*也许会坑

>>>

“哎哎哎——包子油条煎饼豆汁儿哈——来来来!起床起床!”

一大清早,学区学生2公寓419宿舍就传来了方锐元气满满的叫床声【不。简直是余音绕梁直上云霄三千尺。

宿舍里传来了一阵淡淡的油条味儿,接着,这股味儿瞬间充斥了某个人的鼻腔。

“唔……”孙翔默默翻了个身。

孙翔江湖人称狗鼻子,甭管什么吃的,离他三米远就能准确喊出名字,更别说方锐这都要把油条直接塞他鼻孔里的节奏。

孙翔:我觉得!我!闻到了!来自清晨的!第一缕!飘香!

“你吃屎吧方锐……除了油条啥都没有……还想诓老子……”

“我靠这是重点吗翔儿……...

台风,你好[上][双鬼/轩策]

*台风天不能出门买凤爪心好冷

>>>

夏天来得极快,大片大片的阔叶林绿得发亮,带着清晨的喧嚣灼人眼球。白玉兰一树一树的开满了,空气中充斥着扑鼻而来的清香。浅灰色的水泥马路跟褪了色的斑马似的,透亮的空气中,浮尘窸窸窣窣地飞扬。

六月初的厦门,带了点潮意的温热笼罩整座城市,天空被前不久的几场暴雨冲刷得一尘不染,浅浅的,透明的蓝。

季后赛第一局被刷下,意味着虚空战队的夏休期月初开始。

虚空俱乐部里安安静静的,只剩正副队长在宿舍里窝着。李轩蹲在地上一件一件地把衣服往箱子里塞,有的叠有的卷有的坨成一团直接塞。前一天就收拾干净的吴羽策翘着腿在一旁刷平板,偶尔扫过去一眼,嗤笑:“...

船(Boat.)[王喻][下]

*王乔双人视角

*王乔父子

*微高乔

>>>

A-4

最近是台湾出了名的冬雨季,很容易受凉。早上一去学校就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和窸窸窣窣吸鼻子的声音。国文老师进教室后也没有急着上课,而是叫靠窗的同学把窗户打开通风。

“啊……好难受。”

老师一走奇英就虚脱般地趴在课桌上,用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哀嚎道。英杰安静地看着窗外发呆,一言不发的样子总是很好看。杏眼里晕着深沉的墨色,比我们这些同龄人都显得更加成熟。我记得爸爸也是这样的。望着窗外发呆的爸爸有时看起来与平常不同,身上散发出的水味也会减淡许多。

“一帆啊,你还有纸吗?我也没想到我会这么严重啊。”

奇英的鼻音愈发...

船(Boat.)[王喻][上]

*早期写过的文改了一下拿出来不然都要发霉了

*乔一帆视角

*王乔父子

>>>

A-1.

我从来没有坐过船。

所以无论如何,想着坐一次。

我今年国三,不过也快读完了。因为十五年以来都没能实现我的愿望,所以努力地想要考好,国中毕业一定要去坐船,从高雄坐船到台北。并且是,想和爸爸一起去,只是。

只是。爸爸他,好像不喜欢坐船。

因为我们家祖祖辈辈都靠打渔为生,是典型的渔民之家。老家也是在海边的一个小渔村,阿公阿嬷和大伯二伯他们都出海打渔,以此来填饱肚子。但生活并不差就是了,反正丰富的经验使得他们总能捕来很多大鱼。可是那些鱼的名字,我至今没有认清。

爸爸是插画师。听...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