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没文笔的废驴 / 不会写长篇 / 会刷韩星泰星

#全职_cp不吃双花
#SMT_SJ_SHINee
#狐妖小红娘_东方_王权
#中文配音
#翻唱圈_拒绝满汉相关

【韩皓】撤回 7-9

*游戏知识不知道有没bug
*在B站直播两次的成果
*没有昊皓

7

“还是这种正宗又比较新鲜的海鲜好吃。”

韩文清剥螃蟹的手一顿,问道:“你看起来经常吃?”

“嗯。”刘皓笑眯眯地给自己剥了五六只虾,“我家那边挺多的,每次回去都会跟朋友一起煮来吃。”

“你不是H市本地的?”韩文清抬眼看他。

“不是啊。”刘皓笑说,“我X市的。”

“哦。”韩文清把螃蟹壳丢到碗边,意有所指道,“很多人都就近原则。”他知道刘皓是个聪明人,他这么说,他一定会懂。

刘皓顿了顿,坦然解释道:“嘉世夺冠几率比虚空大。”

韩文清点头表示理解。

他不认为刘皓这是攀高枝的行为,选择实力强劲的队友对选手而言,远比选手个...

哥哥的鱼缸 03[叶翔/昊翔/郑皓]

*大家都散了吧轩哥还没出来(。
*刘孙表兄弟

3

表哥早年有过美术基础,后来在和他父母的无数次争吵中,像一只解了绳的气球般,几乎是一瞬间漏光气坠入了黑暗之中。我在高中文理分科前曾经问过他,你对什么科目感兴趣?

表哥坐在铁架床上,把热乎乎的笔电搁在他盘起的大腿上。嫩黄的窗帘透出如水的月光,顺着他苍白的脖颈倾泻而下。所有光影都在朦胧间蠢蠢欲动,被时光的残忍削去。于心尖上是麻木的疼痛,像冬日严寒的室内,温热的水流淌在冰冷僵硬的指节上。那麽疼,又那麽麻木不仁。

表哥说,只要是学习,我都没兴趣。

简直酷毙了,这是我当时发笑的原因。而后过了三四年,忽然又忆起这次毫无意义的交谈。只剩下一阵阵的后怕。...

【皓戴】小白脸(上)

*事先声明:lo对制管专业无任何偏见 文内言论纯属调侃与现实不符

*OOC中二病

-

“下午茶?”

周泽楷站在树下,抬手抹了一把被骄阳烤出的汗。B市的夏天很干燥,衣服基本没怎么湿。

刘皓把视线呆滞地落在对面的食杂铺子里,“嗯”了一声,没了下文。

热傻了?周泽楷下了个定论,拖着他往公车上走,顺带好心地帮他刷了卡。

六月初的B市已经快30摄氏度,刘皓被周泽楷拖着在王腐基大街上走,闭着眼都能猜到对方要往哪儿走。但他没闭眼,却又苦恼于自己连闭个眼的胆量都怂得拿不出来。街上人来人往,三个人就有一个用给给的眼光对他们行注目礼,比升旗仪式还他娘的隆重。

“周少,你知道现在大街上大家看咱俩像啥...

太久不更文了狂掉粉……

这不怪我 都怪辣鸡游戏毁我青春(。

【韩皓】撤回 1-6

撤回

1

刘皓洗完澡,顶着一头湿淋淋的凉气坐在电脑前。

透明水珠顺着脸颊和脖颈滚落到身上,空调的风吹出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细瘦的手指在键盘上微微颤抖着,一句话打了四五遍都是不成调的病句。他很紧张,像蝴蝶在胃里翻飞。

对话框空荡荡的,屏幕泛着刺眼的白光,将他圆润的脸映得苍白。

2

如何向好朋友坦白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并最大几率地寻求他的原谅。

——首先,道歉可以显现自己的真诚和礼貌。

其次,表明自己的立场,以显露出自己的无可奈何。

最后,简洁明了地坦白一切。

3

刘皓和韩文清开始以朋友的身份相处是在第七赛季。

霸图年轻的队长那会儿意气风发,打得他的仇家嘉世哑了似的。老对手...

【策皓】副队长的做人守则 三(下)

*勤奋起来自己都害怕
*快夸我!!!

三、关于他人看法的大讨论(下)

“不然呢?”刘皓懒得听他安慰自己,因为自己并不需要这样,“我看你和大家相处得就很平和。”

“呵呵。”吴羽策呼出一口气,无奈道,“那是我和他们不熟而已,联盟里我熟的就没几个。”

“几个?”刘皓追问。

“五期我也不全熟,你,小周,方锐,小飞象,永彬其他也就队里的,张新杰,戴妍琦。”吴羽策翻着眼皮数道。

“可是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看不爽你啊。”刘皓皱眉,“我就觉得所有人都对我有意见,队里只要有人讲小声话就觉得他们是在讲我。”

“我觉得李轩有时候就看我不爽。”吴羽策把手心贴着他额头放,被后者嫌弃拿开,“怎么可能,李轩不是跟你...

求推电影

经典一点的
最好国内的 日韩也行(动作片不看(欧美不看

【策皓】副队长的做人守则 三(上)

*严肃谈人生的时刻终于到了。

三、关于他人看法的大讨论(上)

“好我们现在回到轮回对呼啸的赛场上,接下来比赛进入团队赛阶段。……好我们看到轮回上场的角色……”

“在之前的几场对战中,轮回对呼啸可以说是威胁很大的,这两场他们不再使用之前对烟雨的战术模式,周泽楷和孙翔用他们一贯的风格呢,这个去针对对手的阵型作打乱……”

“……”

刘皓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视上两个津津乐道的解说员,把嘴里的水果糖嚼得喀喀响。

吴羽策在厨房专心致志切水果,刀声整齐划一,中途静了一会儿又变得更加缓慢。当然完全沉浸在电视解说里的刘皓是听不见的。

“今天轮回选择的地图对于呼啸来说是个相当大的劣势。也就相当于呼啸已经...

【策皓】副队长的做人守则 二

*抽了两发三星来求rp
*吃东西的时候别看。
*ooc有 不喜x

二、懒惰的男人喝稀饭

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抓住他的胃后,就让他好吃好喝伺候你。——沃·兹基硕德

才说到吴羽策大神是个有厨艺没厨意的人,于是在吃好喝好了三天后,吴大神就赖在床上不动了。

刘皓:“……”

要你何用。

“中午想吃什么?”吴羽策抱着个平板翻食谱。刘皓见他终于肯主动下厨了,眼睛顿时一亮:“黄骨鱼焖豆腐,还有乌鸡汤,还有…呃先这些吧两个人也吃不了什么。”

“好。”吴羽策点头,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钱包在我包里,自己去拿。”

“……”刘皓抱着一丝希望,“我买菜回来你煮哦?”

“你想多...

【策皓】副队长的做人守则 一(下)

*流水账日常系列
*微量昊翔
*ooc有

一、输了比赛就滚回来吃饭(下)

“你那箱东西要托运吗?”

唐昊指了指刘皓脚边被他五花大绑的大纸箱。

……不然呢?刘皓在心里翻白眼,表情和善地冲他笑:“嗯,队长你的行李箱也一起吗?”

唐昊除了行李箱只背了个装零食和电子产品的背包,刘皓想他这种怕麻烦的小屁孩一定懒得拖着个行李到处跑,没有用“副队长协助队长天经地义”这种狗逼理由把行李全丢给自己拿已是万幸。没想到唐昊皱起鼻子,黑着一张脸拒绝了这个提议:“不用,在我手上我比较放心。”

原来你还会有不放心的东西吗……刘皓腹诽着,还是老妈子般多嘴了一句:“不麻烦吗?”

唐昊顿了一下,想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别...

【策皓】副队长的做人守则 一(上)

*吴副队长教你做人
*私设有 不喜X

一、输了比赛就滚回来吃饭(上)

“输了还不赶快滚回来?”

电话那头顷刻间便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咆哮:“你他妈吃屎!”

哦哟。虚空的吴副队长歪嘴笑了一下:“你输了一般不都还嬉皮笑脸安慰队员吗?这么凶一看就是被唐昊带坏了。”

说话间,李轩从浴室里穿着一件老头背心就出来了,顺便带出来一身的水汽。吴羽策看了他一眼:“你排气扇开了没?现在几度?”

李轩无辜地又钻回去,马上探了个脑袋出来,毫无歉意:“刚开,37,慢慢来不急。”

吴副队比了个OK手势,继续和电话那头的小乌云侃大山。

“你几点的机票?”吴羽策歪着头夹住手机,随手从桌上扒拉到一叠便签纸。钢笔尖戳...

感觉再划水就要被举报了(x

这不怪我

都怪那个辣鸡消消乐毁我青春(。

哥哥的鱼缸 02[叶翔/昊翔/郑皓]

*打游戏迟了…咪呜太太生快
*轩哥上线倒计时
*我昊例行酱油

2

和一个男人逛超市并不是第一次。在中国的时候,飞过几次日本的时候,都和唐昊在外面胡乱逛过各种商场。

“中午在外面吃吗?”每次在外面,都特别喜欢问唐昊这个问题。在家里不用指望他会好好做顿精致的饭。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周围环境影响的,比如唐昊是一个。

算是明知故问。

因为已经做好了迎接他一句“随意。”的准备。唐昊式的体贴。无关紧要的小事,一切尽量尊崇对方意愿,他的确算是个好男人。

“那你等下不要哇哇叫。”这种机会拿来搞恶作剧实在是大快人心,特别是看着某人被花椒麻得面无表情的脸,很想采访一句:大兄弟,今天又日了几条狗?

“两条。...

哥哥的鱼缸 01[叶翔/昊翔/郑皓]

*孙第一人称
*刘孙兄弟
*不喜叉

1

“在学校怎么样?”

“就那样。”

挂掉来自日本的远洋电话,将黑不溜秋的手机丢上床,手机陷入棉被里。闷闷的咚声,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对于唐昊,与其说是无力,倒不如说是心有余力不足。只是不足而已。用时针走了无数的圈来为他蓄力,以及为我们看似美好光明的未来蓄力。像个电动马达的我。

家里人还是喜欢问类似的话,“吃的好吗?住得好吗?”“在那边有被别人欺负吗?有危险要联系大使馆啊”这样,家常便饭,平淡无奇,又有点惊心动魄的荒谬,这才是真正的无力,因为对他们的未来并不抱有期待,也无需负责。

同一个屋檐下,住着一个叫叶修的男人,是个华裔,我的临时房东,喜...

小事一桩[唐昊生贺/翔昊翔]

*刚屁滚尿流赶出来的略乱
*提前祝昊昊生快!

>>>

孙翔拉开寿司店的玻璃门,从两边拥挤的学生们中间侧身往柜台走,快走到柜台的时候看到了熟人。他动作一向慢于大脑,这是他所苦恼已久的,眼前的人冲他笑了一下,招招手,说了句最简洁的“嗨”。

孙翔笑了一下,有些傻气地微微咧开嘴:“嗨~”

张佳乐一只手撑着下巴,有些诧异地平静道:“你是今天第一个看到我没问‘你怎么回来了?‘的人。”

孙翔想起唐昊那张写满同情的脸,说:“我知道你回来了啊!”

张佳乐:“……”

张佳乐沉默了一下,对对面玩手机的黄少天说:“……我竟无言以对。”

“……”黄少天难得没说话。

孙翔挺怕这两个学长的...

红袍加身[三][王乔/昊翔]

*师生清水暧昧向
*昊翔上线

【三】

说到暗恋。

可能每个人爱人的方式不同,导致的概念也不同。亦或是,性格不同,以至于有的人是无所谓的,有的人是宣泄的,有的人是缩进角落埋身黑暗里的。这都值得理解。

就像浸没于海洋之中,水生物自由自在地穿梭游动,陆生物挣扎着脱离,两栖动物毫无所谓。至于长着翅膀翱翔的,它们几乎对海洋没什么兴趣,因受伤落海而亡的几率少之又少。
人生中第十件无可奈何的事情,是对一个人无可救药的爱。

且不说是何种性格,一旦坠入爱河,基本没有迅速出逃的可能性。无论享受,无所谓,亦或是恐惧。

乌云密布的天空,挤出了一道狭细的口,天光从罅隙里被风吹下。湿溚溚的凤凰树叶,一丝一丝连带着...

除夕[策皓]

大年三十的清晨,吴羽策站在玄关面朝厨房,瞳孔映着某人忙碌的身影。

“厨房垃圾拿一下——”

他观望了一会儿,选择张口打断对方。刘皓匆匆抬头瞥了他一眼,边点头边说:“等我这个炒完关下火。”

“哦。”吴羽策也不催他,神色如常定定站在那看着刘皓急急忙忙三两下翻炒完番茄蛋,关掉灶火连盘子都来不及拿就转了个身,两只手小心翼翼地拎起垃圾袋,一路小跑到自己面前递过沉甸甸的垃圾:“有点满,你小心一点不知道会不会漏水。——哦你拿着吧我帮你按电梯。”说完踩着来不及换下的拖鞋侧身出去帮他按了电梯,又跑进去把番茄炒蛋装盘端出来。

X市的初春一向暖和,十几度的气温给足了亚热带临海城市面子。吴羽策拎着垃圾下楼,面无...

昏昏昭昭00-02[橙皓橙]

*摸鱼无文笔

00.
——你的初恋是怎麽样的?

温哥华今年的雪比往年来得小。
刘皓手里拎着书包在林立的书架间弓着背。他走得像只螃蟹,眼珠子360度来回转个不停,把花花绿绿的书册一片一片刷过去。对他来说已不算陌生的英文看得他眼花缭乱,他找遍了这个分类里的所有书架,一无所获。
那大概就是被借走了。
他抿了抿嘴,直起身往回走。他方向感很好,七拐八拐一下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电脑在桌子上摆着。桌面上一群穿着黑白战队服的男人直勾勾地冲他笑,有些帅气,有些傻气。
他走之前是没有解锁的。

我他妈撞鬼了啊?!
他一脸惊悚地抬头,对上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苏沐橙抬手冲他晃了晃,他这才注意到对方手里拿着他要的书。
想——要—...

野鸡04-07[翔皓/双孙]

04.

房间里昏沉沉的压下一块灯光。

“啧。”

孙翔把人扶着趴在他床上,洗干净的手伸进还有些烫的药罐子里,别扭地舀起一掬水,缩着手掌从罐子里直直移出来,手指并得死死的,生怕漏下一滴来。

他抬着手停到少年的背部上方,将药汁浇花般淋下去,趁着液体还未完全流下就急急盖下手掌把药汁抹开了。他听到对方轻轻“嘶”了一声,身体微微发颤,只当是没看着,继续手上的动作,不一会儿,手下的身躯便热了起来,开始发烫发红,他就知道是这药效来了。

“这个药刚煎好的还有点烫,很痛的话跟我说。”孙翔单膝跪在床上,时间久了有点麻,他一边给人上药一边絮絮叨叨的,“我刚从对面药铺子里拿的药,王大眼说这药效果比别的猛,卖了我两顿饭钱。……那人...

明月松间照07[完结/翔昊翔]

*烂尾然而并不接受约架

*先祝我翔哥生日快乐

*文笔被我吃掉了(。


>>>07

“上头内庙,去过没?”

唐昊抹了把汗,水珠顺着他额前乌黑的发簇滴下,打湿他挺立的鼻尖。孙翔斜着眼默不作声地观察他刘海间沉甸甸的、随时会摔落的汗珠子。

“以前跟方锐去过几次,说是能保佑人不挂。”

唐昊扭头瞥了他一眼:“灵吗?”

“灵!特别灵,上头解签的大师还猜中我晚上躺床上玩手机呢。”

唐昊皱眉“靠”了一声,一巴掌呼他脑瓜子:“晚上少看手机,小心眼睛绿了回头你三更半夜一开窗都不用唱歌,嚎两声就有人喊狼来了信不信?”

孙翔双眼一瞪:“你唬我还真的啊?”

唐昊一巴掌拍他屁股墩上:“丫爱信不信。”说完斜了他一眼,自顾自...

森林[一][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家乡私设袁北/其余南

*主建筑设计系背景

*矫情之作请见谅




“…人对空间环境气氛的感受,通常是综合的、整体的。既有空间的形状,也有作为实体的界面……”

早上八点室内设计原理课,刘小别坐在教室倒三排一脸认真地听讲,手头飞速记着笔记,微微发黄的木浆纸上横平竖直排满了他潇洒的小篆,红蓝黑三种颜色应有尽有,各类重点很是分明,图文并茂。

孙翔斜眼看着他一手三支笔有条不紊地来回切换,在一脸“我习惯了”的表情下埋着点敬佩。他是真佩服刘小别,也佩服爱情力量之伟大,眼看着都一年了,这家伙居然还这麽冷静地顶着个告白未遂的压力认真听明恋对象的课。

“真有毅力。”孙翔无语地缓...

野鸡02-03[翔皓/双孙]

*为避免误会说下昊翔纯友!

*皓皓人形上线

*描写废柴


02.

“一场秋雨一场寒啊。”

唐昊抱着断了带子的单肩包一脚踩进积水里。孙翔打着伞举过他头顶,雨水顺着撑开的伞布滑落而下,冰冷得可以。

十月底的梧桐村开始转凉了,这场毫无预警的台风吹跑了夏季最后一丝余温,把伏在胳膊上安分守己的鸡皮疙瘩一粒一粒揪起来。浸泡在雨水中的身体反复过电,直至麻木。

他们站在杂货铺口的石阶上。雨帘叠成一幕巨大屏障,鱼一样游动着,垂下来时哗哗冒着凉气,把道上花花绿绿的行人不断扭曲成难以言喻的形状,各种各样的。

唐昊直愣愣盯着浮动的雨幕,巴巴地张口:“今天不能骑车回去了。”

孙翔:“啊。”

“我爸妈不来接我。”唐昊咬着下排牙外的软肉...

野鸡[双孙/翔皓]

*双孙父子设定

*闽南地区背景

*兽化有不喜叉

*ooc有不喜叉


00.

“孙翔!明天记欸来我家呷卤面!”

“啊,我知啦!”

唐昊在不远处的梧桐树下杵着,一脚踩着自行车踏板,两手扶在把手上扭过上半身冲孙翔喊道。夕阳的余温晒得他头顶发烫,脸也有些红。

孙翔站在家门口的水沟旁大声回应他。然后唐昊腿一蹬就在金黄色的光辉里缓缓离开他的视线。

孙翔想起唐昊他妈做的卤面,里面总是加了很多猪皮,无意识间咂咂嘴。他一手攥着书包带,拇指反复摩挲着上面粗糙的纹路,一手捏着钥匙开了那扇凹凸不平的铁门,开锁发出一串喀啦啦的刺耳声音,他抿着发干的嘴唇走进去。

家里十年如一日的昏暗不清,只有电视机打出的亮光将沙发的那一小块位置笼罩着...

赶巧儿[下][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大概有点儿欧欧西?

*胡扯蛋


>>>

刘小别你不帅了你知道吗!碰上王杰希你丫就一思春大闺女。

——唐昊

>>>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是在刘小别捧着大胡子薯片看唐昊把孙翔壁咚在宿舍墙上的时候,袁柏清边砍着怪边慢悠悠说着的。

当长辈劝告晚辈在办公室里安分,老子劝儿子在学校甭闹事儿,笑面虎对二百五谈判时,他们最爱用这句话来提点人了。而放到这里,刘小别只是十分淡定地质疑了它的纯洁性。

袁柏清当场便冷笑道:“总有你明白的那一天。”

而现在,躺在王杰希家床上的刘小别,在某种意义上终于认识到了这句话的巨大威力。

刘小别:我他妈...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