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没文笔的废驴 / 不会写长篇 / 会刷韩星泰星

#全职_cp不吃双花
#SMT_SJ_SHINee
#狐妖小红娘_东方_王权
#中文配音
#翻唱圈_拒绝满汉相关

【王别/王刘】沉璧

日常给老王打call!!!老公生快啊啊啊啊啊啊!!!!!!!!!!

>>>

岁月将他偷着打磨成一块温润的,几近无暇的沉璧。他的影子静悄悄地仰望着水面上的一轮明月。他望着他心想,那明月真是近,他却又心知肚明,那明月也真是远。

"你再说一遍。"

王杰希冷眼睨着对面一张脸。

"我不要你那把破剑。"刘小别攥紧拳头,努力把颤巍巍的声线往下压着,"你从头到尾就没一句真话……从、从前是我蠢,蠢透了……总将你当作几世难得的英雄……"

王杰希眉头紧锁,眼中隐隐腾起些许怒意来。

"我不是那英雄,可剑从来是你的,纵然你恨我,可我不曾允你负了这把剑。"

刘小别垂眼,倒吸了一口气,十指交握在一起。

太冷了。

心脏就像冰水顺着血管流进去一样,他张着嘴想说什么,甚至想咒骂对方,却又不得不忍着。他咬紧牙关,冷意就钻满了他的口腔,放肆地游荡着,不听他的指令。

可这皑皑白雪间,哪里又是他的天下。这天下,早归了这自私可怖的家伙。

"这剑……"他开口道,那哀伤便从他嘴里溢出来了,像冬日里的团团雾气。

王杰希抬头直视前方,却又忽然低头扫了眼什么,扶着额头,无奈笑道,"此剑名为求笙。"

刘小别瞪大了双眼。

"求……笙?"

"求笙……求、求笙……"

昔日充满活泼笑意的一双桃花眼,渐渐的,清水入墨般染上了一层层悲哀。

"我叫月求笙,不求苟且偷生,只盼来年笙歌遍地,还我秦淮昔日光景。"

王杰希面无表情,也不曾看他一眼。

刘小别倏地笑出声来,眼角略有些泛红,王杰希却不觉得这是含苞待放的桃花。

"这剑就是他?"

王杰希沉默不语。

五秒钟。

"好可以了。"王杰希冲录音室外候着的人点头示意,刘小别这才松了口气,开始收拾东西。刚起身到一半肩上便一重。王杰希把他生生摁回了座位上,刘小别抬眼和他的老师对视,却被他老师瞪眼警告了。

其一——坐下,我没说你可以走。

其二——导演没说话,你怎麽就觉得自己不用重来。

李轩推开玻璃门进来。

"成?"

"成。"李轩点点头,又转眼看向被王杰希摁住不动的徒弟,不觉好笑,"挺好的,第一次配男二,能赶上你师父当年。"

"啊内什么…谢谢李老师,我还有很多要向我师父学呢。"刘小别局促却不失流利地拍他老师马屁。

"嘴甜。"王杰希好笑,跟李轩又调侃两句就领着徒弟离开了。

六月初,北京的热便从天上滚滚而来,干闷的热连人的耐心都蒸发了去。王杰希和刘小别并肩走在没有一棵树的小路上,能感受到汗水从皮肤里沁出来,还没来得及滚落就被太阳抽干,像两只在沙漠中爬行的甲壳虫。

刘小别悄咪咪地地视线移到他老师的后颈,发现白花花的一片,一点汗渍也没有,只长了个颗不起眼的小痘,泛着不甚刺目的红。刘小别想起自己初中时候后上花花的一片,一连长了七八个,像起了疹子似的。

"师父,您不热啊?"他问。

起初他去抓哪些小凸起,弄了一指甲缝的鲜红,又痛又痒的险些发炎,后来用药皂洗了一段时间才把痘灭了大半。

"还好。"王杰希从单肩书包里抽出一把伞来,是把青绿色的大伞,刘小别不由得笑侃他说:"头顶青天啊这是!"

王杰希意味不明地睨了他一眼,没说话。以往他乱开玩笑,大多时间免不了他老师的一顿说教,今天王杰希却反常得让他心虚到不行。

"……"

"……"

二者不言不语,王杰希撑着那把青松般的大伞,将两人统统笼罩在绿荫之下。

光秃秃的石路上蒙着一层灰,有戴着太阳帽大墨镜围了个桃红色纱巾的大婶骑着小电驴绝尘而去,扬起了一片灰扑扑的埃土来。王杰希下意识地用手挡住左半边脸,把刘小别胳膊轻轻一拉,他的学生就顺着他的动作往人行道靠里那一边走着去了。

刘小别换成了左手打伞。

人和人之间有时候实在是公平。走外边的人打伞,用的是右手,险却轻松。走里边的人打伞,用的就是左手了。可王杰希偏不要这公平,他让刘小别走里边,自己是不打伞的,否则怕是要折了对方的寿。

左撇子刘小别求之不得。心道还是师父是真懂我。


-TBC


评论(3)
热度(13)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