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叶周/翔天】我的徒弟是废柴 1-2

*不分正副CP





两人都算不上是喜欢热闹的人。孙翔问了周泽楷一句走吗?周泽楷迟疑着,正要回答,前方骚动的人群中却突然探了个脑袋出来,和周泽楷对上视线。周泽楷顿时一愣,继而浑身一僵,有些进退两难。


那人和周泽楷一对上便眼睛一亮,立刻扒开人群冲出来。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呀呀呀!学弟,学弟!学长我盼星星盼月亮,可总算把你盼来了呀。"




周泽楷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但脚步并没有落下去,最终还是站在原地。




那人比周泽楷矮了半个脑袋,身上一件略微有点的松松垮垮的黑T,一头卷曲的乱毛,在阳光折射下映衬得微微泛着棕色。毫无颓废,反倒清爽利落,孙翔甚至还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很淡很淡的植物香薰味。


如果不是对方大喊着学弟学弟朝他们奔来,孙翔几乎要以为这元气满满的家伙只是个对大学生活期待爆棚的本科小学弟。




"…学长。"周泽楷看着对方的双眼中写满了无奈和妥协。


孙翔不明所以,也跟着叫了一声学长。


"啊你好。"那学长这才扭头看到了孙翔眼前又是一亮,笑着朝他打了声招呼,紧接着自我介绍道:"我是黄少天,中文系戏文博二,学弟你呢?。"


"师弟。"周泽楷简明扼要,黄少天立刻了然:"啊~你也是老叶的学生。研一是吧?"


"嗯。"孙翔点头,"我叫孙翔。"


"嘿这老叶手下尽是小帅哥。简直了这老家伙。"黄少天笑着说,转而一想,好像跑了题。一个扭头又盯着周泽楷:"所以我让你考虑你到底考虑的怎么样了?楷楷小天使?小美人?周大美人?"


周泽楷艰难的吞了口口水。正欲摇头就猝不及防对上了黄少天泫然欲泣的一双大眼,此人非但毫无羞耻心地眨巴眨巴眼,还更上一层楼地抿嘴鼓起腮帮子,两个小酒窝实在惹人注目。


对高颜值年长者的卖萌向来招架不住的周泽楷:"……"


好气,好气。


气自己。




周泽楷有些哀怨地抿起嘴,慢慢吞吞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


孙翔:"……"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的吗。




之后没什么特别的事,黄少天很高兴地说晚上要请他们俩吃饭。孙翔没怎么多想。而一向不大喜欢这种事的周泽楷也只得破罐子破摔地答应了,毕竟现在再别扭也只是跟自己过不去。




孙翔其实从头到尾都是一知半解的。待到黄少天离开后,他便问周泽楷究竟什么事让他这么苦恼。


周泽楷叹了一口气。


"小成本电影,男主。"


哦!孙翔了然,想了想安慰他道,"不过师兄你确实长着一张男主脸。"


周泽楷好脾气的笑了声。




Chapter 2 · 酒酿仙草




黄少天为了筹拍他那小电影各种找人,忙得翻天覆地,只得订了六点四十在学校西门对面的一家素菜馆。还发了微信语音向周泽楷他们连声道歉说自己实在事太多。周泽楷好脾气地再三告诉他真没关系,黄少天才安心继续天南海北地求爷爷告奶奶去了。




“博士生这么忙啊。”孙翔一脸不可思议地惊叹道,“感觉我现在还挺清闲的。”


周泽楷闻言一顿,确认道:“真的?”


孙翔心想难道你那时候很忙吗:“是啊,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感觉大四那会儿更忙呢。”


哦。周泽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过段时间这小孩得遭虐啊。




周泽楷记得自己去年这个时候叶修特别忙,他的剧本被北电一个老师拿去拍了,那人据说是叶修在香港时小一届的学弟。周泽楷只记得那人姓张,一头深酒红的长发披下来本来该像个仙女的,但放到山沟沟里实在是原始味道更多些。




是一部反应民俗乐生存现状的小电影,叶修写着练手,拿去给他师弟拍着试试水的,但拍摄起来可不是小打小闹。因为是师弟第一次拍正儿八经的院线电影,叶修作为编剧自然也要跟一段时间组,于是就带着徒弟跑到山里去了。周泽楷跟着叶修跑了一个月的组,中间碰上几次临时改剧本的事,一群人从心平气和到唾沫星子横飞,来来回回这么几次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感觉自己就是一条狗。




电影杀青的时候周泽楷正在外滩的星巴克里赏着蒙蒙雨景,叶修在北京给他发来消息,还难得幼稚地附上一张他和张佳乐指尖对着指尖比V的照片。周泽楷盯着叶修手上的茧默默看了一会儿,拍了六七张外滩雨景,最后看半天才选了一张给他导师发过去。




Chakkai zzk:[图片]


一叶:哟,外滩啊


Chakkai zzk:?!


一叶:“大前年陪师兄采风去过,不过是十一月初。本来陪他去看民国建筑和豫园,结果他突然要去给他爱人买买买,又拖着我在外滩这边到处跑,个死老东西。”


Chakkai zzk:外滩确实


Chakkai zzk:化妆品实体店多




顶端的“对方正在输入”一闪而过,像一颗小石子投进水中,周泽楷一瞬间甚至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他等了一会儿,那边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以为叶修在和张佳乐谈电影的事,就扭头继续望着落地窗外的茫茫水雾。




一叶:黑珍珠手串儿


一叶:他爱人是黄少天本科师兄


Chakkai zzk:……




周泽楷的动作总是比脑子慢一拍不止,他在心里秒懂了叶修的意思,也想好了该和他导师表明一下自己只是感到惊讶而已,并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但手却迟迟不动,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手就是叛逆的不动呢?




一叶:我姑且相信上戏学生的阅片量[烟]




周泽楷一顿,当即明了了叶修这句话暗含的深意。


学电影的,尤其是名校出来的编导生,有哪个不是阅片无数,其中自然会碰到些经典同性电影。几乎是同时,在他脑中轰然响起了喧天锣鼓,历史长河的支流细水咿咿呀呀的在胸口倾泻而下。


叶修曾说过,周泽楷是一个很容易被小众、被细枝末节打动的人,当他感动于某事某物时,心中往往会落起雨来。这雨呢,有时倾盆瓢泼,有时丝丝绵绵。




Chakkai zzk:嗯[可爱]


一叶:[小水獭递心.jpg]




周泽楷望着窗外渐小的雨势,心想,明朝天气会得好伐?





-TBC


评论(6)
热度(27)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