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翔皓翔】芳草

先声明一下这个文从头到尾就翔皓一个西皮。
不要想太多。

>>>

芳草

「 来是春初,去是春将老。长亭道。一般芳草。只有归时好。 」

A-1

四月的杭州开始回暖,西子湖畔游客三三两两,已经不比寒假旅游旺季。春天的时候,刘皓很少开车上班,柳树开始吐出点点新芽,他就骑着小黄车在一片朦胧的绿意中穿梭,为城市环保做点贡献。

“小刘老师早啊。”

刘皓刚进办公室,就有老师主动跟他打招呼。

对方是个姐姐辈的女老师,平常对他比较照顾,他冲对方点点头,笑眯眯地说了声“早啊”。乐得大姐姐满脸笑意。

刘皓被正式聘用不过半年多,因为没考教师资格证,严格意义来说只是助教身份,但院里确实缺影视广告方面的老师,且他令人艳羡的学历实在有些难得,学校也让他享受着和其他任课教师一样待遇。刘皓自己心里清楚这个待遇早晚提高,高到副教授级别,只是院里暂时不好太高调,不然他也难做人。

换在年轻时,他大概会分心去考教师资格证,并且争取尽早升职。但今时不同往日,他想助教也挺好的,起码相对自由点,可以空出大把时间搞创作谈对象。一周四节课,拿着不痛不痒的工资,也够他在杭州吃好喝好了。

顺便多攒点老婆本。他想。

刘皓想得挺好,但被攒本养的主人公却气得一个越洋电话砸过来。

“攒什么老婆本!花掉花掉!”孙翔在电话那头气成河豚。

刘皓笑:“攒钱有什么不好,攒钱买台Surface Studio给你当嫁妆。”

“……”孙翔在那头可疑地沉默了一下,粗声粗气道,“我、我可以自己买啊!我可有钱了!我我我可是富二代!”

“放屁吧你。”刘皓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你个人资产拿出来比我多我就给你操三天。”

孙翔一听立刻来了劲儿:“好啊你说的到时候不要反悔!我要是没你有钱我就被你操三天!哼!”

哼唧毛线啊你个木榔豆腐……刘皓觉得这小伢儿实在可爱。傻得可爱。

孙翔十五岁出国,大概一直不知道刘皓曾经多火过,他少年得意,曾靠一张俊俏的脸男女通吃。最初他也知道演技不佳,演十个人有八个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言行举止,可长得好就是有资本,大IP一部接一部,做个采访节目就是几十上百万的捞,金口玉言名不虚传。

他儿时出道未火,那时他还是有演技的,翩翩公子温润如玉,台上一颦一笑皆是情,青涩却不假。后来他观人观己都戴着一副有色眼镜,火烧屁股般急着捞钱,微博粉丝每时每刻都在蹭蹭上涨。他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一些私信,多是肉麻的,狂热的,却无深情。小姑娘们像爱快餐外卖一样爱着他。

老粉丝给他留言,说,我不替你感到可惜,我自己可惜你,但我可惜的好像也不是你。我不知道在可惜什么,但看到你总想叹息。

老粉丝对他说,你好可怜啊。

他把烫手的笔记本电脑扔得很远,电脑落在床尾,发出一声闷响,像砸进棉花的拳头。不痛不痒。

后来他上了大学,导师对他说,我带两种学生,一种来上课的,一种不来上课的。

刘皓说我当然是第一种。

导师笑着说不对,你的眼睛里完全没有疑惑。

刘皓莫名其妙:“因为我听懂了。”

导师没有反驳他,只是轻轻地笑了,说:“好,那你下周末跟我进组。”

B-1

“Well, I have two more places to study. One for Shirley and the other... I hope you can think it over. Kid. ”(我有两个保研名额,一个给Shirley,另一个呢…孩子,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

孙翔微红着脸,不自在地挠了挠那一头毛茸茸的金发,轻咳一声,道:“Of course, Sir. I will be responsible for myself.”(那当然了老师。我会对自己负责的。)

满头银发却精神气儿十足的老先生点点头,显然对这个傻白甜很是满意,正想再给他交代两句就一愣,看清来人后双眼一亮,笑呵呵道:“Hey, Hale!How's going?”

孙翔条件反射转头去看是谁,两人视线交错,都是一讶。刘皓一身米白色的毛毡长外套,深灰色的高领毛衣衬得整个人干净素雅,还有点性冷淡。

他的刘海有些长了,颓废地遮住半只眼,孙翔觉得他简直像个阴郁的变态艺术家。

刘皓表情很温和,但实在没有什么多余的了,孙翔甚至看不出他有没在笑:“Sir, may I show you some manuscript?”(老师,我可以给您看看我的新手稿吗?)

老先生显然很乐意:“Sure!”

孙翔一听想这人大概是师兄,头脑一热说:“I want to go with you! …umm…”他刚说完就在瞧见这师兄瞬间转头,面无表情盯着自己。孙翔顿时怂了,弱弱给自己找台阶:“If…If u don't mind…”

“…”

“…”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孙翔开始后悔自己的多嘴了。他想自己简直作死啊这师兄一看就很凶说不定是个杀人狂魔大变态。

“……”刘皓被他脸上视死如归的表情莫名逗乐了,忍不住笑了声,轻吐出一个字,“Cute.”

孙翔:“=口=!”…大哥你要对我做什么?!

老先生见事态不对,忙打圆场道:“Hale, Sean's your junior. Only a little kid.” 所以你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

刘皓看这一老一小紧张兮兮的样子,无奈一哂:“It is up to you.”(随你们吧)说完冲他老师鞠了一躬示意自己先离开。

老先生和孙翔悄咪咪对了个眼色,孙翔转身迈开腿就跟了上去。

D-1

“我把你当我徒弟。”

“…”

“你是我最出色的学生。”

B-2

洛杉矶下了半个月的雪。

孙翔在邱非回国之前开始了化妆品扫货,两个大男生脸上生无可恋,架势却颇为疯狂,好几个专柜的导购小姐对他们频频侧目。

“这个是我妈的,这个是我姐的…”孙翔一边点货一边碎碎念,“这两个我姨我姑的帮我寄回去……”他把两罐乳霜郑重地塞进邱非手里。

邱非:“……”

一到年末,化妆品打折,小学弟又要回国帮家里七大姑八大姨姐姐妹妹们代购,孙翔不想花跨国邮费,也屁颠屁颠地跟来给他搭把手,再让对方帮忙把东西带到北京再寄给自家亲戚。

“学长……”小学弟头疼道,“你干脆跟她们说你忙不方便买,不然老这样多麻烦。”

孙翔悻悻地挠了挠头,说:“就做个人情吧,拒绝怪不好意思的。”

邱非:“情人都没有还人情。”

孙翔:“……”

仙人板板!

停了小半天的雪又下了起来,零星的落在两个男生的头上,只是在孙翔一头金毛上不大明显。

邱非突然“嗯?”了一声,说那是不是Hale?

孙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也是一愣。

漫天漫地的飞雪之间,刘皓身着一袭黑色,黑色的长发竟然难得的没有扎起,温柔的垂在腰间。他站在十二月的洛杉矶闹市街头,单手托着一块画板,细瘦苍白的手捏着一小截炭笔在上面一下下画着什么。

孙翔不自觉朝他的方向走了几步,刘皓突然用夹着炭笔的手指拨了一下头发,将一缕长发别到被冻红的耳后去了。

柔和,却是和平常枯井一样不同的眼神,里面沉入了一弯新月,干干净净的,明晃晃的闪着星子的。刘皓的眼神。

孙翔突然就停下了脚步。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麽远的距离,自己是怎麽将那双眼睛看得如此清楚的。

C-1

“卡。”

刘皓尴尬地停下动作,紧皱着的眉也半松了下来。他僵着身子勉强和坐在监视器后的导师对上眼,对方毫无波澜的双目中倒映着他渺小的、甚至直挺得不像个小书呆子的身影。

“老师……”他哑着嗓子刚要说什么,就被叶修一个抬手制止了。

一旁不断嘀嘀咕咕的制片人也安静了下来,低声去问叶修:“老叶,还继续吗?这孩子我看还……还行吧也?”

叶修轻轻摇了摇头,刘皓一瞬间就酸了鼻梁。

黄少天有些不忍,道:“学生也不用这样练啊我的哥,你以为谁都是喻文州吗?再说你也不是魏老大呀……”

“不行。”叶修叹了口气,向刘皓扫手,“你回去上课,下午还有魏老师的照明基础,不许给我逃。”

刘皓哽了一声,冲他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红着眼转身跑回去了。

“……”

叶修在他背后微微蹙起清秀好看的眉,方才的严厉荡然无存,只剩掩不去的担忧。

黄少天在他耳边悄声道:“他家里乜事哇?我前几日睇新闻…哇…丢雷啊…好惊…把小孩逼死才开心啊?阴毒啊都什么鬼啊简直把他当摇钱树啊…哇…扑街仔……”

叶修支着下巴,半晌,默默地开口对黄少天低声说了几句。

黄少天啧啧说你真伟大,你这哪是导师啊简直一便宜老豆。

D-2

“我管不了你吗?刘皓。”

“即使你不出去,我也不能一辈子管你。”

B-3

“为什么他不爱我呢?”

凌晨一点突然接到电话是挺惊悚的事,还是扑面而来醉醺醺的哭声。

“他说我是他最出色的学生……放屁!他明明就瞧不起我……我跟我家里断绝关系,他就可怜我……他竟然、竟然还想资助我……”

“我操他妈的我有个屁的可怜了!谁他妈要这狗人的同情了!我又不是要饭的!”

孙翔坐在地毯上,暂停了正在播放的小熊维尼,客厅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我又不是……”

他说到这里,哽了一下。

孙翔在电话那头胆战心惊。他突然不受控制的弹了起来,冲到玄关从杂乱的塑料盒子里掏出了钥匙,硬是拽着把靴子给穿上了。

穿好了一只鞋,舒畅的同时他倒是冷静下了一瞬,“操”的一声又单脚跳着,几乎是踉跄着跑跳回了房间把羊绒大衣和围巾一并裹好,又胡乱套好了熊本毛线帽,嘭的一声冲出家门。

耳边是呼啸的风,刮得他的脸生疼,攥着手机的手也疼得几乎要失去知觉,只得用尽力气抓着手机生怕摔进雪堆里。

雪下得交通拥堵,孙翔没敢开车,而是跑了一段路再打了辆的士。车里开了暖气,身子很快热了起来。他这才放下心来,那边刘皓安静了一会儿,吸了吸鼻子。

“I hate this place.”

孙翔轻声问他:“Why?”

刘皓不知是听到这话没有,很短促地发出一声笑,这声笑像根吊木偶的线,一下把孙翔茫然无措的心拎起来了。

刘皓又笑了一声,轻轻的,像气音。

“Sometimes I hate myself.”

他有些哽咽着说。语毕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又咳出了一声叹息。

“…I hate the world. But hate myself the most .”

孙翔的眼眶一下子热了。

D-3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A-2

“我妈居然说要给我们寄火锅底料!”孙翔在电话那头嚷嚷道。刘皓正好在课间休息,背景是小学委在点名,孙翔全然不知:“可是你又不吃辣,那我就不要了,我们自己叫个海底捞多好!”

“憨憨。”刘皓只觉好笑,嘲讽他,“你又做什么美国梦?你在公司老实给我工作,还海底捞。等你暑假回国再捞去。”

孙翔一听立刻不高兴了,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刘皓没听清,也没在意,他对一字一板地对刘皓郑重宣告:“你、你等着,我马上就要回来了!我要直接到你们学校找你!”

刘皓一听他这跟自己乱放屁,笑道:“哟,行啊,你倒是来,让我学生看看迪士尼动画大师本尊是多幼稚。”

孙翔得意洋洋:“所以小孩子都爱我啊。”

刘皓嗤笑:“你以为你是麦当劳叔叔吗?你全身上下除了一头乱毛还有哪儿和麦当劳叔叔像吗?”

孙翔:“我踢你啊!”

刘皓:“你倒是来。”

刘皓挂了电话后,孙翔的微信对话框突然不甘示弱地弹出来,他点进去一看,感到了打脸。

孙翔给他发了张自拍,一头清爽的黑色短发还是有些出乎刘皓意料。只是……

这B612经典猫咪胡须贴纸也太骚包了吧,连嘴唇都变得艳粉艳粉的。

刘皓有些不忍直视自己的小男朋友。

幸好不是直男型自拍。

熊儿子(刘皓给孙翔备注):怎麽样!爸爸我是不是贼几把帅?

Hale-ls:[微笑]是的儿子。

Hale-ls:瓜娃子 爸爸上课了。

孙翔放下手机,正好院长从外边进来。老先生今年六十五高寿,满头银白却是老花镜也掩不住他的精神,一见到孙翔,脸上立刻浮上了惊喜。

“小孙老师来了啊!没事你坐,坐!”

对方怎么也是长辈,孙翔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待院长落座后,他身子向前微倾,嘿嘿笑着说:“冯伯伯……我爸说我这次来一定要向您捞一幅回去,不然他明年亲自来跟您讨……”孙老先生实在脸皮太厚,弄得孙翔总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院长一听,爽朗地笑了起来,说:“老孙这人真是……成啊,一会儿带你去看我们院新藏的几幅画,喜欢什么随你挑!”

孙翔谢过老院长,接着就跟着两个研究生一起大致参观了下影画学院,两个小孩都不比孙翔小多少,很快就熟络起来。

戴妍琦:“孙师兄,前边那间大教室就是等下开讲座的地方,现在他们影视系在上课,你要过去旁听吗?”

孙翔一愣,不会吧这麽巧?

“哪个老师啊?”

盖才捷:“刘皓老师的纪录片创作,本科大二的。”

……真的这麽巧!孙翔抬手用拳头抵在嘴上,勉强将呼之欲出的笑意硬是摁了回去,点头道:“没事,就路过看一下,不打扰人家上课了——一会儿十点二十的讲座吧?”

两个小孩儿点头。

于是孙师兄不自觉紧张了起来——因为已经九点五十了。

刘皓是知道今天动画系要在这间教室开讲座的,只是没去打听具体,毕竟同院不同系,多少还是有些生疏距离。他看了眼钟——五十分了,离下课还有十分钟,索性提前下课了:“那我们今天先到这里,因为等下动画系这边开讲座要用教室,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留下来到讲台上来问——好,下课。”

底下学生们静了一秒,呼啦啦的开始飞速收拾东西准备去赶下一场课了。两个班的人走了一大半,几个机灵的一下子冲上讲台,争先恐后地问问题。刘皓扫了眼,还有七八个安安静静坐在底下,不知是等人还是等讲座。

“嗯?”孙翔看着突然鱼贯而出的学生们,心里倏地一虚。

盖才捷反应快,向他解释道:“哦,应该是知道有讲座所以提前下了,刘老师下课一般会留下来给我们答疑的。”

孙翔心里松一口气,慢吞吞地跟着他们走到教室后门。然后示意他们可以去忙自己没关系的。他往里看,刘皓今天穿了件白色的条纹衬衫,因为怕冷,外面披了件针织的浅灰色长衫,有段时间没去修剪的刘海遮住了半只眼。旁边围着的学生面露难色地向他问着什么,手在平板电脑上指指点点。刘皓始终一副平静的样子,多数是听学生讲,然后简短地说几句什么,周围的同学们都时不时若有所思地点头,有的还会“哦——”一下。

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几乎是一样的。孙翔站在窗外静静地看他,心里只觉时间真是一条漫长大河,他伫在岸边看着这河不断流去,却是无法感知其流逝之具体。刘皓于他,就像这长河之中的一汪水,但不同的是,从前这水是死的,麻木地随波逐流,从远处来,又要远去。

幸好孙翔看见了他。

于是孙翔跳了进去,化为了又一汪水,同刘皓一起齐远去了。水化浊为清,终于成了清澈明亮的活水。

与其说孙翔给了刘皓什么,倒不如说两人互相给予对方什么。起码孙翔追忆往昔,最爱惊叹的还是跳下去的勇气。

换别人我才不跳,谁爱跳谁他妈跳去。哼。

孙翔一想到这里,又得意起来,大步流星地从前门进去了。

“嗯…同期声会更好。”刘皓对孙翔的小骄傲浑然不知,此刻正忙着扮演好他的良师角色呢,“为什么非要解说呢?有些东西能用同期声表现的就不要用解说,我们不能老把观众当傻子。”

学生们小鸡啄米般的样子把孙翔逗乐了,一不小心漏出了点笑声,沉浸在教学世界里的刘老师完全没听到,反倒是学生们一下子全体安静了下来。

“你这个顺序可以改的,成片不一定要完全按事件原本的发展顺序来……嗯?”刘皓讲到一半突然被人从肩上轻拍了一下,一转头,学生们一个个无辜地盯着他。

刘皓:“?”

刘皓:“怎麽了?哪里有问题吗?有不理解的直接问……”

“老师,”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从人群外面响起,“我有问题。”

刘皓:“……”

哇这个声音真的是熟悉到我想揍人了。

刘皓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孙翔笑嘻嘻地和他死亡对视:“唔…如果你不介意。”

学生们:噫。

刘皓头疼地挥挥手赶走闪着八卦眼神的小屁孩们,深深叹了口气,无奈地看向孙翔:“超介意啊。院长怎麽会让你这种小傻子来开讲座误我子弟的。你要教大家做煮火锅的动画短片吗?哗啦啦十分钟一直往下扔食材配料的那种?”

孙翔皱起眉哼唧道:“哼,我就算要教他们做煮火锅动画也是两个小时的大电影!能让观众后悔没抱两大桶爆米花进影厅的那种!”

刘皓忍不住哈哈哈笑了出来,孙翔也止不住地跟着他一起笑了。

“傻逼熊孩子。”刘皓拿教案轻轻拍了下他的头。

孙翔刚剪完短发不适应,差点就要去恢复发型,抬起的手被刘皓一把拽住了。

孙翔一下子就脸红了,嘿嘿傻笑了起来。

刘皓捏了下他的脸:“傻得冒泡了孙老师,赶紧准备你的煮火锅讲座吧,我回办公室泡茶了。”

孙翔“啊”了一声,委屈嚎道:“你不看啊?!”

刘皓冷静微笑:“我为什么要看一个傻子煮火锅。”说完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孙翔小声地“嘁”了一声,撇撇嘴,蹲下身去插U盘。

这是孙翔在杭州度过的第一个春天,大片的阳光从窗外涌进来,穿过树影,鱼儿般的在他身上雀跃着。

他总觉得有什么好事要发生,于是一颗心也怦怦地、猛烈跳动起来。


-FIN

【并没有叶皓!并没有叶皓!并没有叶皓!】

这篇文是一个系列的 最初是要写叶周。老叶是白告导师从本科毕设到研究生 本来想把白告演技培养起来 最后发现学生的技能不是演技是影视美术和导演。白告雏鸟情节吧 太依赖他了(冷静,坐下,不是爱情…)老叶觉得这样对学生未来不好就把他送出国了……

天天说的没错,老叶就是爹一样的伟人(啥

评论(6)
热度(19)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