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原创】覃珄 1

父母离异的高中生覃宇,是热闹中一叶孤独的扁舟,家教钟聿珄是支撑他横渡学海的舟人。

北上求学的大学生覃宇,是寒冬也不愿南下的大雁,老师钟聿珄成了他在异乡唯一的故乡。

互攻。

长佩文学地址:https://m.gongzicp.com/novel-29910.html

﹉﹉﹉﹉﹉﹉﹉﹉

覃珄

文/将息歃千

-1-

这真是个难忘的2015。

翎南入冬总这么晚,11月的某一天,覃宇穿着八中的夏季校服走在路上,买了罐冰可乐。

男生的脖子冒了点汗,乌黑的卷发刚刚过眉,是往两边一拨就不会被段长抓仪容仪表的程度。

“覃宇你妈没来接你啊?”张博昊长着比他高半个头,从后面一把勾住他脖子,看上去亲密得不得了。

“她?”覃宇抬了抬眼,懒懒道,“她忙,忙得地球都要翻转过来了——明天晚上来我家打游戏吗?”

“呃,你妈肯吗?”张博昊迟疑着挠挠头,有点尴尬,“上次我们打到十点,你妈好像有点……不太高兴。”

覃宇摇头,食指“啪”地一下抠开了可乐的易拉环,气沫被晃得漫出来,像涨潮时的浪。张博昊“嚯”了一声叫起来:“单手开罐,兄弟牛逼!”

“别管她,她反正给我找了个家教以后也不管我。”覃宇咕噜噜往嘴里倒了小半罐可乐,“很烦,周六就得上课了,我一点都不想上。”

“啊哈。老王以前不想上课就往老头子保温杯里放避孕药。虽然也没什么卵用。”

“老王?有贼心没贼胆。”覃宇摇头,“而且太缺德了,是我不想上又不是人家怎么我。”

“这倒是,老王这个成绩基本也没救了,让我们一起保佑他上个本科吧。”张博昊比了个奥特曼的手势,光比不算还非要抖个不停,仿佛前面的女生是个大怪兽。

覃宇:“别抖了,看着都晕。”

张博昊不肯停,还抖出了残影:“别这么快晕啊,看我消灭前面的学神,我就是八中一霸!”

“……”覃宇无语,“是,消灭了羊毛毛你就是八中之王,江湖封号张王八。”

“……哥,我喊你一声哥,你就是传说中的王八哥。”

“是,是,我八哥。”覃宇忍笑,“我飞一里地,你爬一厘米。”

张博昊辩不过,嗷嗷扑上来就要压矮他,破罐子破摔地说要让覃宇感受到他威震四方的王八之气。

覃瑟成日忙于工作,覃宇不在意,照常和张博昊挤公交。翎南交通其实挺发达,偏偏他们坐的那班车老是等不来,或者是人挤人,男生们将近一米八的个头根本挤不进去。

“八哥……我、我不能……呼吸了……”

张博昊跟在覃宇后面挤上车,被挤得半弯着腰,说话都困难。覃宇也好不到哪里去,汗都要流了满脖子。

司机大叔冷酷无情,冲他们嚷嚷:“往后走!往后!挤在门口干什么!”

“叔!臣妾做不到……啊!!”

“槽!”覃宇一脸震惊地低下头,看着突然窜上来蹲在他俩中间的女生。

张博昊神色痛苦:“刺客……”

眼前伸出一只手,食指和中指夹着一张卡,卡套上绣了一只羊。

覃宇:“……”

覃宇默默接过卡帮她刷了,又插回她举着的两根手指之间:“羊毛毛,你是神仙吗。”

杨瑁瑁抬头和他对视,满脸无辜:“这就是一米五的好处。”

张博昊拼命想要呼吸一点新鲜空气,活像一只伸长了脖子的王八:“你明明一四八……”

杨瑁瑁一脸冷漠地拔他腿毛。

张博昊发出惊天惨叫。

覃宇看着这俩活宝,也不说话,只是独自觉得好笑,完全放弃了和张博昊的珍贵友谊。

张博昊碰到杨瑁瑁总是虐人不成反被虐,从高一到现在,覃宇差不多也该习惯了。只是在春意盎然时的某一瞬间,这份打闹会令他忽然恍惚一阵,春风拂过以后,在他心里便只剩下一点点、淡淡的惆怅。

这惆怅究竟从哪里生出来,覃宇当然是还不大明白的,他觉得应该是因为他们的热闹不属于自己吧。

高中生活无非就是强撑着睡意的课、总是要排队的小卖部和食堂、和你若即若离的同学,以及和你一天见面不超过两个小时的家长。

覃宇和覃瑟甚至一天见不到一小时,从前覃瑟载他上下课,覃宇总是坐在后座看她的后脑勺,后来他开始看手机。而现在只是上课的二十五分钟和吃饭的十分钟。试卷签字总是覃宇自己写,老师也看不出是谁的字,因为覃瑟很少给他签字,或许她的名字更适合出现在合同上。

后来覃宇索性都不给她签了,怕老师看到她的真迹会问他是不是仿家长签字。

离婚以后的覃瑟像一个公交车司机一样,每天见到的人很多,覃宇也不是特别的一个,上了个车,打了招呼,可能也只是刷卡的时候机器报出“滴——学生卡”时,会让覃瑟意识到覃宇是特殊的,但很快又把他抛之脑后。

覃宇只是覃瑟生命中的过客,覃瑟也只是覃宇长大后漏在胸口的一点回忆。

他们实在是难以触及对方。

评论
热度(2)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