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原创】覃珄 2

互攻。


————


-2-


“今年也不回来吗?”


覃瑟打来电话的时候,覃宇站在走廊窗边看着飞舞飘扬的雪。


翎楠从不下雪,高三那年寒假,老王打电话来跟他兴奋地嚷嚷说津北下了大雪,以后他一定要考到津北,不然就复读。覃宇来到津北的第一年冬天却怎么也没等到雪,他在微信里冲王宸翻白眼,老王很委屈,说你考到津北就不错了不要挑三拣四扎我心。


可我又不是因为下雪才来的。


覃宇突然回过神,电话那头覃瑟又喊了他一声。


他点点头,又想起他母亲看不见:“嗯,不回了。”


覃瑟有些失落地“哦”了声,又强装镇定,说:“那好吧,回头……等我去北京出差,带点春天的衣服过去。”


等到春天。


教室传来一点翻书和扣笔帽的动静,紧跟着下课铃穿过整个走廊。覃宇走到从床帘缝里瞄了一眼,年轻的男老师正在收拾教案。他轻轻地笑一声,听到覃瑟在电话那头发出疑问的声音,他压低了嗓说妈我先挂了,下课了。


覃瑟顿了顿,有些责怪地说了句“上课还打电话”便匆匆挂断了。


学生们鱼贯而出,他们脸上挂着一点新奇的笑意,覃宇听到有人说“这老师也太帅了吧”,也有人说“他上课还挺有意思的”。


当然,更多的人在讨论等会儿吃食堂还是外卖。


男老师在三四个学生的簇拥中走出教室,脸上挂着一点青涩的笑容,学生们拿出手机要加他的微信,他也很大方地点开二维码,还不忘提醒他们:“要备注一下年级班级和名字。”


覃宇在一旁拆他台:“快把你们钟老师的二维码拍下来拿去卖,很值钱的。”


钟聿珄这才发现他来了,佯装生气地“啧”了他一声,很快又不好意思地笑了,说:“你不要教坏师弟师妹。”


“学长也是我们专业的吗?”有学妹好奇道。


覃宇问:“你们是什么专业?”


大家争先恐后回答:“电编的。”“电视编辑。”


“哦,”覃宇笑着说,“那我不是你们师兄。”


钟聿珄睨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说:“你不是吗?”


覃宇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威胁,举手投降:“我是,我是。”


周围一圈学弟学妹对他们的对话表示疑惑,钟聿珄和覃宇对视一眼,笑了。


“这是我第一个学生,你们要叫大师兄。”



“高二16班,覃、宇?”


钟聿珄看着历史书上工整的名字,侧过脸看向神色冷淡的覃宇。


覃宇房间的光照很好,早上九点半的太阳从窗户切进来,斜斜地覆在他们身上。男生的黑发有点自然卷,有几根发丝凌乱地蹦出来。他不太跟钟聿珄对视,但抬头时钟聿珄发现他的眼珠颜色有点浅,像一片寂静的湖,蒙着冬日清晨的雾。


……迷茫的高中生。钟聿珄暗自感叹。


他问覃宇:“你现在是高二文科吧?”


覃宇“嗯”了声,顺着他的话往下问:“你大四吗老师?”


钟聿珄有点不好意思:“我研三了。”


覃宇有些惊讶:“感觉你和我差不多大。”


“嗯。”钟聿珄并不否认,“我大你……五六岁吧。”


男生大概是心算后发现不对,狐疑地看着他,似乎在等他解释。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钟聿珄托着腮,笑眯眯地看他,“已经上大学了。”


覃宇:“……”                                                                                                                                                                                                                                  


“自卑吗?”


“那倒不是。”覃宇握着他的手,放进自己大衣口袋里。


雪比下课时稍小了些,踩在地上也没什么声音。


覃宇说:“你知道我妈是什么样的人。他要找家教,肯定得找最好的。”


“哦,”钟聿珄笑出声,“我是最好的啊。”


“是啊,钟老师是最好的。——我妈也这么说过。”覃宇在口袋里捏了捏他冰凉的手指,接着往下说,“我当时就想,难怪我妈会找个连专业都不对口的大学生来教我。”


钟聿珄叹气:“专业不对口怎么了。”


覃宇眨了眨眼,不懂他什么意思。


钟聿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抿嘴笑得脸都在抖。


“男朋友合胃口就行。”


钟聿珄说完,觉得很土味,又发出了一阵笑声。


评论
热度(1)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