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原創】渡我 1

青年導演攻(聞京鴻,27) ×畫家大叔受(江御啟,37)

———————

“……拜请三清道祖、天公祖、斗姥元君、南斗星君、北斗星君,诸位神明相保庇,保庇弟子:福运亨通、仕路高升、财源广进、万事如意。……”

-1-

“真神喔,别人拜关公就他拜天公。”

周一早上出了个大太阳,晒得民宿院子里的人懒洋洋的不愿动弹。老板自己搭了个木桌,配了一套齐全的椅子和茶具,青里透白的瓷器很适合这样的春天。

“老闆,沒有馬肉*嗎?”江御啟靠在一邊的藤椅上,望著老闆洗茶具的忙碌身影。

女老闆一頭短髮,妝容精緻,大煙熏和她的田园碎花裙似乎不那麼搭。江御啟很喜歡她今天的裝扮,覺得很個性,有老闆自己的味道。

“你怎麼那麼挑喔,這麼好的大紅袍你是有不滿嗎?”老闆轉頭瞟了他一眼。

“沒有沒有。”江御啟笑著露出一顆虎牙,另一顆矯牙前被牙醫撬走了,為此他還難過了兩天。

在藤椅上晃了一會兒,江御啟覺得無聊了,老闆繁瑣的泡茶流程看得他眼睛耷拉了下來。

“老闆,真的沒有嗎?”他又問了一遍。

“你很煩欸。”老闆衝他翻了個白眼,敢這樣對客人的老闆還真不多,估計也是摸清了江御啟的脾氣。

江御啟笑嘻嘻地說,我這叫執著。

“你這叫大面神。”老闆倒了兩杯茶,偏了偏頭示意他來喝,“下週就有了,不要屁話。”

老闆自詡是個不會做生意的人,民宿周圍沒有其他競爭對手,甚至沒什麼人煙,吸引江御啟的只有院子裡一棵高大的鳳凰木。樹葉像細碎的羽毛,到了夏天,紅色的鳳凰花開了滿樹,風拂過便是一地落紅。

“起風了。”江御啟拿著筆和速寫本的手蠢蠢欲動。

“掉毛了。”老闆說。

江御啟一臉嫌棄地拿起茶杯擋臉。

無情落紅到你嘴裡就是鳳凰掉毛。簡直了。

“你不是漫畫家嗎,畫漫畫的這麽沒有想象力。”

老闆抱著手一抬頭,江御啟順著她的視線轉頭看向自己身後,兩個男生扛著大鐵架匆匆經過。江御啟一頭霧水,以為是民宿的維修工。

“都是搞藝術的,不然你去人家劇組裡……看看好啰。”

“拍電影的?”江御啟有點詫異。

“不然這個破民宿會有這麼多人嗎。”老闆說。

……你對破真的沒有什麼誤解嗎姐。你真的是好謙虛。江御啟默默環視了一下這個裝修精緻、一看就價格不菲的屋子。

“還是算了,萬一哪個大明星拍戲,保鏢等下把我揍上頭條。”江御啟眨眨眼。

他其實只是不想湊熱鬧,劇組拍戲常常是要全場靜音的,萬一他弄出點動靜害人家NG豈不尷尬。

什麼保鏢不保鏢都不是事,畢竟片場也不太會放保鏢進來。但要是惹了人家導演,就有點給同行搗亂的意思了。

就像老闆說的,大家都是藝術家。江御啟畫畫時也不太喜歡被人家打擾,更不要說這種集體創作的大場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懶。”老闆說。

“是,是,我好懶。”江御啟雙手合十,“我們藝術家好不容易不用死亡趕稿,就讓我在這棵樹下養生喝茶下象棋吧。”

老闆斜眼睨他:“這位藝術家,你就不能為我國藝術事業做點貢獻?”

江御啟大驚,連忙擺手:“我垃圾,我不配。”

“……你怎麼好意思說你是藝術家。”

“我是動物行為表演藝術家。”江御啟一本正經地說,“你聽,我說話的聲音,像不像鴿子叫。”

老闆忍不住笑出聲,說好吧,那你是……哪一個品種的鴿子?

江御啟也跟著她笑了。他一臉誠懇看著老闆,慢悠悠地說道:“我是和平鴿。我希望世界和平。”

————
*馬肉:肉桂的一種

评论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