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明月松间照01[翔昊翔]

*作者撒比系列

*也许会坑

*校园文

>>>

孙翔在二十岁那年和唐昊狼狈为奸,相见恨晚,愿执子之手,风雨同舟,共度一生,白头到老。

>>>

“我操,傻逼他妈有病啊……”孙翔趴在窗口看底下一群光着膀子迎风奔跑的家伙,忍不住想笑,旁边方锐一把抓起眼镜往下一看,也乐了:“追风少年啊。”

“去去别拿我眼镜,好几天没洗了。”孙翔从方锐手上抢回眼镜,踩着拖鞋踢踏踢踏地钻进浴室,往镜片上挤了两滴洗手液又用手指随便搓了两下再冲掉,举起一看干干净净的心情立马好了不少,“他们大四的是不是有病啊,反正我毕业之前肯定不干这种蠢事,跟个傻逼一样还影响市容。”

“哈哈哈,那才俩女的路过看了他们一眼,卧槽跑得跟那兔子一样快。”魏琛刚从楼下上来,一边脱鞋子一边笑得贱兮兮的,很是幸灾乐祸。

魏琛大他们两年,本硕连读暂不毕业,因为宿舍问题就很神奇地跑来他们这儿,正好他们宿舍缺个人,这大老粗就这麽心安理得的住下了,还成为了他们老大,结果现在升研究生有了新宿舍,人还赖着不走了,美名其曰“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然后被这仨狗崽子们群殴了之。

孙翔哼地笑了声,小拇指拎着眼镜从浴室里出来,说:“都要毕业滚了居然还被安上了耍流氓的雅号,好生佩服。”

方锐嘿嘿笑着凑过来问:“欸,他们光着膀子到处跑到底想干嘛啊?”

“不知道啊。”魏琛摇头,“老幺不在吗?你们问他呗,我看好几个都他认识的。”

“欸——老幺还真不在哈!”魏琛往里头瞅了瞅,一脸惊讶,“他不老窝宿舍里吗?怎么,最近开窍了?”

他们宿舍老幺,卢瀚文,除了上课三天两头宿舍里头窝着不出去,说是得写稿,一日三餐都舍友们给带的,要麽就打电话叫外卖。今天这一出去吧,还真叫人稀奇。

方锐没忍住,笑了,说:“谈恋爱了吧。”

魏琛翻白眼:“去去去谈你妹的恋爱!成天家里蹲的还谈恋爱?我看他网恋还差不多!”

方锐猥琐笑:“哟,没准就是网恋,你看他天天对着个电脑。”

“……我才没有网恋啊……”

“哟!”方锐蹦起来冲过去一把把卢瀚文搂怀里揉毛,“宝贝儿你哪儿去了吓死哥哥们了~”

“傻逼。”卢瀚文翻了个白眼,换上拖鞋直径往屋里头走,三下五除二爬上床窝着,“你真是跟熊大壮他们一个蠢样。”

“嘿小样儿——”方锐撸起袖子一副要干架的样子,脸上却是笑嘻嘻的,灵活地一个蹬腿上了卢瀚文的床,熊扑到他身上,压得小孩儿哇哇叫。

魏琛和孙翔热烈鼓掌,孙翔贱兮兮地感叹道:“好一片大好春光啊~~~”气得小孩儿白眼直翻:“滚蛋吧你们这些小贱人!”

“噢!儿子长大了让爸爸滚了,爸爸好心痛!”方锐捂心口像个马达一样地疯狂打滚,卢瀚文忍无可忍抬起脚踹他,方锐就特怂逼兮兮地嗷嗷乱叫。

“嗡——嗡——”

桌上的手机打断了闹腾的气氛,孙翔一个激灵抓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上的【云秀师姐】四字忍不住抖了一下,按下通话键:“喂?”

楚云秀和魏琛一届的,不过是在新闻系,大美人一个,凭借着一流的专业水平成为了一家杂志社的特约作者,是孙翔少有的女性朋友之一。

楚云秀那头有些嘈杂,听着不像是在学校里头:“啊,孙翔啊,帮个忙呗。”

“欸我听着,怎么了?”孙翔用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手上拿着眼镜戴好。

“嗯……”楚云秀顿了一下,简洁明了道,“写俩稿子给我。”

孙翔沉默了。

孙翔:“……你刚说啥?”

楚云秀十分淡定:“我说,写俩稿子给我。我手上有几张照片就缺字儿,这临时临头也找不到人了,你不中文系的麽,露俩手回头稿费给你算着。”

孙翔双手猛烈一抖,还没来得及庆幸眼镜已经戴好不在自己手上,一边的方锐就悲壮大嚎道:“翔儿啊~~~我的翔儿啊~~~~你可别是年纪轻轻就帕金森了啊啊啊啊~~~~~”

楚云秀:“……”

孙翔:“……”我日。

“好吧,”孙翔打开窗深吸一口气,感觉清醒了许多,“啥时候要?”

楚云秀想了想,说:“月底吧,别跟你平儿里说话似的带糙就行,我一会儿把图发你邮箱。”

“成成成,”孙翔连连点头,“没别的什么要求了吧?”

“没了没了,您呐,就可劲儿地瞎扯吧,胡天海地地扯,就跟内文艺青年装逼似的。”

孙翔给他师姐逗乐了,打趣道:“咱真才实干肚子里打小装的就是墨汁儿,用来文艺说不上,装逼倒是有两下。”

“嘿!~”楚云秀也乐了,“成,那有多少两下子来多少,权当装逼图个乐。我这儿忙着,挂了啊!”

“哎~那师姐您忙着,拜拜!”

呼……孙翔挂掉电话一屁股坐下,整个人像块化掉的牛皮糖瞬间瘫在座椅上,还黏糊糊的弄都弄不起来。

魏琛有些不解:“干嘛了你?一通电话跟要了你命似的。”

方锐也凑了上来:“你不刚还精神气儿十足麽?”

孙翔盯着他俩看了一会儿,突然发出了一连串“呵呵呵呵呵”的怪笑声,惊得方锐一跃而起,摇晃着孙翔鬼哭狼嚎:“啊呀呀呀我的翔翔~~~年纪轻轻就疯了呀~~~~这可让我如何是好啊~~~~~”

孙翔:“……”

“你个二愣子!能不盼我点儿好啊你!”孙翔一巴掌朝他脑瓜子呼过去,方锐瞬间倒在魏琛怀里,吓了魏琛一跳:“我操你个兔崽子给老子麻溜儿滚起来!”

卢瀚文面无表情冷静道:“二三三三三。”

孙翔:“……”

我要报警了。

吵吵之后宿舍里恢复了宁静。

六月的阳光,热烘烘的烤着整座北城,卢瀚文一如既往地窝在床角噼里啪啦敲字儿,孙翔在空调房里一脸惬意地插上笔电电源,输入一串密码后轻车熟路地打开邮箱,太久没上的邮箱里一堆广告邮件,孙翔没理,径直点开了楚云秀的邮件。

他吃了一惊。

了不得……真了不得。

楚云秀一共发来了十一张照片,都是从极高的地方往下俯拍,强烈鲜明的冲击力让不恐高的孙翔都有些恍惚,他定了定神,把每一张都仔细看了,从山顶俯拍下来的瀑布泉流轰然奔腾而下,完全垂直角度下的城市灯火通明,立交桥上打着大灯的车流来回穿梭,甚至于百货大楼从上到下一圈又一圈的布局在镜头下像蜗牛壳上的纹路。

嘶……孙翔摸了摸下巴,怎么这人总喜欢往高地儿跑啊……不过,比起看着照片就有点儿腿软的自己,此乃真英雄也!

果然这好师姐从不坑自己。孙翔在内心默默给楚云秀点满了六百六十六个赞

孙翔看完了照片,上Q给楚云秀敲了一下,也不管人在不在,开门见山说道:“这人有两把刷子啊!什么名儿说我听听?”

过了半分钟,楚云秀简洁明了地发了俩字儿:“唐昊”

唐昊?孙翔给楚云秀回了个“嗯”过去,心下想着的却是……这名字咋有点儿眼熟呢?

-TBC

内什么我还真不知道孙翔能给唐昊配什么字儿真是dodie了我

评论(7)
热度(37)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