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台风,你好[上][双鬼/轩策]

*台风天不能出门买凤爪心好冷

*已经不造自己在写什么鬼

*飙方言装逼是恶趣味

*作者凌乱系列

*不造有没OOC

>>>

夏天来得极快,大片大片的阔叶林绿得发亮,带着清晨的喧嚣灼人眼球。白玉兰一树一树的开满了,空气中充斥着扑鼻而来的清香。浅灰色的水泥马路跟褪了色的斑马似的,透亮的空气中,浮尘窸窸窣窣地飞扬。

六月初的厦门,带了点潮意的温热笼罩整座城市,天空被前不久的几场暴雨冲刷得一尘不染,浅浅的,透明的蓝。

季后赛第一局被刷下,意味着虚空战队的夏休期月初开始。

虚空俱乐部里安安静静的,只剩正副队长在宿舍里窝着。李轩蹲在地上一件一件地把衣服往箱子里塞,有的叠有的卷有的坨成一团直接塞。前一天就收拾干净的吴羽策翘着腿在一旁刷平板,偶尔扫过去一眼,嗤笑:“动手技能全点游戏上了吧。”

李轩抬眼斜了他一眼,没好气:“要不你来?”

吴羽策“嘁”了一声,没理他,心想谁稀罕管你,老子衣服比你随便一件都整齐。

李轩吃瘪,爆手速整理完了所以东西锁好箱子,“喂”了一声说:“走不走?”

吴羽策把平板塞包里,拖了箱子跟在他后头。

两人一出门,潮乎乎的热气扑面而来,李轩眯了下眼,忍不住吐槽。

“我靠真热……”

相比之下,吴羽策就淡定多了,他拿出手机登录打车软件,叫了一部专车。

“干嘛不叫的士啊?”

“专车有券。”

“专车司机好多外地来的每次都找不着路……”

“……”

最后来的专车司机是个本地人,四十岁大叔,车上放着老掉牙的闽南语歌。

吴羽策瞟了李轩一眼,结果倒是李轩和大叔直接用方言聊上了,两个人从天气聊到交通,从杏林大桥聊到集美大桥有多赌。

最后聊到了荣耀。

“吼,哇那个孙啊,整天啪游戏,都唔读书喔,噶噫说啊嘛唔听。”

李轩一愣,吴羽策淡定依旧,仿佛早就听惯了这类话题,估计小时候一路听来的。

李轩好奇:“孩子多大了?”

老司机:“小学五年级,噫老呗老母都愁死了,叫哇去噶他说,哇系唔知虾米荣耀,哇从来莫接触游戏,丢知道厦门唔你们这个职业玩荣耀的。啊哩说吼,莫办法像你们这样为国争光,啪游戏又唔虾米用喔。”

李轩干笑道:“小孩子嘛,爱玩嘛正常,唔时阵强制管教几哈丢莫事。”说完自己都心虚了一下。

老司机点头:“系啊哇丢系这样想,噫老呗老母从小宠他宠得那个样,现在噶来愁,哇系唔想管喔。”

李轩了然点头:“嘿,小孩子倒真系不能太宠,哇系感噶现在厦门很多爸妈都蛮宠的。”

“丢系说啊……”

车里李轩和老司机一路畅言无阻,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吴羽策听得好笑,他看着车视镜里映出李轩的半张脸,看得有些出神。

俱乐部在会展中心附近,饭馆少没什么超市,唯一的好处就是有几家咖啡馆。平时忙于训练的李轩和吴羽策空余时间都没什么机会吃点好的,从会展中心到商业区少说也要半小时,对于惜时如命的职业选手们来说,花半个小时开车到商业区去聚餐买东西之类的,简直是浪费时间。

难得的夏休期带来的闲暇时光,加上因为地铁运行[注1]而减少了交通废气排放量,终于有机会欣赏一下城市清新干净的景致。

窗外阳光晒得灼眼,吴羽策却极其享受在空调车里晒着暖融融的太阳,他眯着眼睛假寐,像只偷了腥的猫,无比满足。

车里放着江蕙的《家后》,是吴羽策小时候听隔壁邻居阿嬷唱过的老歌,没怎么学但就是会了高潮部分,其他的部分一直没刻意去学。

“有一日咱若老

找无人甲咱尽孝

我会陪你

坐着闲聊 

听你讲少年的时阵 

你有多耀[注2]

吃好吃丑无计较 

怨天怨地嘛袂晓 

你的手

我会甲你牵条条 

因为我是你的家后”

吴羽策闭着眼,右脚无声打着拍子,嘴里跟着随之而来的高潮部分轻轻哼着。

“阮将青春嫁置恁兜 

阮对少年跟你跟甲老

人情世事已经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献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闹闹”

……

“阿策,阿策!”

“……唔?”

吴羽策迷迷糊糊睁开双眼,就看见李轩拉开车门,手还放在他肩膀上,明显是到家了。

虽然懵着,却还是本能一样地跟着李轩去开后箱拿行李,他平日里醒得慢,这会儿直到完全清醒过来才意识到居然是在李轩家的客厅里。

他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有些不解:“……呃?爸妈呢?”

李轩家是去年就已经认了他的,都说爸妈宠孩子,闹腾两回就消停了。吴羽策倒觉得有点对不住老人家,一向孝顺的李轩却大剌剌地安抚他说哎没事没事,反正也是迟早的。

李轩关门窗开了空调:“先回老家再旅游,一个月后回来。”然后又给吴羽策拿了拖鞋,说,“他们知道我们一起回来,你就安心呆着吧。”

“哦。”吴羽策点头,拎着两个人的行李箱进了李轩房间。

吴羽策家里只有他阿嬷,在厦门岛外,老人家前年年末走了,之后的冬休期和夏休期吴羽策就住在俱乐部。李轩心疼他,赶在当打之年早早就出了柜,只想着吴羽策假期能有个家可以住。

又累了一个比赛季,两个人一里一外占着两个浴室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到床上窝着。吴羽策靠在床头看李轩开了空调,又把窗帘拉上,亚麻色的窗帘一拉上,整个房间里的光线变得暗了许多。

李轩跟母亲发了几条短信,吴羽策抱着平板看游戏实况,李轩没看出是什么游戏,反正不是荣耀,就看到操作者各种挖地道插火把。[注3]

李轩发完短信和他一起看了一会儿,突然问:“你不睡?”

“刚车上睡过了。”吴羽策目不转睛回道。

李轩了然地“哦”了声,说:“那你继续,我先睡了。”说完就躺下闭眼,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李轩睡相不算是特别好的,也就勉强还成的那种。其间吴羽策给他掖了两次被子。

游戏不像荣耀一样打打杀杀可以看出一大堆名堂,吴羽策看了2p就觉得无聊了,索性关掉播放器开了QQ,看看谁给他留言。

吴羽策在职业圈里不算是热络的人,除了战队里几个,其他跟他聊得来的也就那么三五个。

他扫了一眼抖动的头像,也确实是那几个人。

方锐(海无量):吴女士!呼叫吴女士!

鬼刻:咋了猥琐方?

方锐:哦哦你终于回了,给我邮点特产来吧!

鬼刻:你要吃?

方锐:不,我要给我妈

鬼刻:哦

鬼刻:那你等着

方锐:谢啦![鼓掌][鼓掌][鼓掌]

答应了方锐一个任务,吴羽策扭头看了正在熟睡的李轩,打算晚上拉这人一起去趟天虹。[注4]

接着是队里几个人问他们两个到家没,吴羽策简单报了个平安,又点开了最后一个私聊。

张新杰(石不转):夏休回李队家?

鬼刻:嗯。你夏休回来吗?

张新杰估计在训练,回得很简短:回。

鬼刻:那等你拿完冠军回来吃饭

张新杰:好。

>>>

李轩醒来的时候外边正在刮风,他转过头,吴羽策半张脸缩在被子里,略长的刘海几乎要遮住双眼,没了平时意气风发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少有的温和无害。

吴羽策平日里睡觉总是冷着一张脸,跟韩文清有得一拼,战队的成绩不错但离冠军总差那么一截,表面上不说,但李轩知道吴羽策心有不甘,且压力远远大过他这个队长。

他怕床吱嘎响吵醒对方,以一种平行的方式小心翼翼挪下了床,不放心地给吴羽策掖好被角,然后打赤脚出去了。

客厅亮堂堂的,窗帘被窗外的风吹的飘起,打着旋儿。他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门,只有一排鸡蛋和一碗腌好的生鸡翅,他把厨房门慢慢拉上,打开微波炉打算把鸡翅热熟了,又从柜子里拿出平底锅,用黄油在锅里涂了一圈,打了两个鸡蛋,打散,加了牛奶、小半勺盐,倒进去用小火煎。

米剩的不多,大概够他们两个人吃个三四餐,李轩打开头顶的吊柜看了一圈,决定一会儿出门扫货。

把东西煮下去后李轩才想起来,菜应该饭煮好了再炒的。太久没做饭连本都忘了,真蠢。

他掏出手机打开职业选手群,这群家伙午休时间又一个个蹦哒着。

君莫笑:风挺大啊,呼呼吵的都赶上黄少天了

夜雨声烦:去去去去去叶修你滚滚滚滚滚滚滚!告诉你啊台风马上来了来了来了!你个老嘢就等着被刮死吧你!

一枪穿云:广州,先

无浪:少天前辈,台风先往福建再往广东最后到浙江^^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为什么往我这!这简直不科学好吗难道不是直接去杭州弄死那个老嘢吗!简直衰到贴地啊靠靠靠老叶我不服竞技场走起PKPKPKPKPKPK!!

君莫笑:呵呵

逢山鬼泣:别嚎了黄少,我们这已经开始刮大风了。

夜雨声烦:我靠我靠!李轩你还活着吗!千万别出门啊我跟你说可危险了你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

索克萨尔:李队和吴副队要注意安全

海无量:台风?!那你跟吴女士说特产先别买了等你们安全再说吧

石不转:门窗关好,半个小时内有缺什么东西趁现在台风还没登陆赶紧出门买东西,一买完马上跑回来。

逢山鬼泣:好…我现在出门买点菜[拜拜]

李轩关掉QQ,往窗外观察了一会儿。

“这风也不大啊。”

然后他穿好鞋子拿上手机钥匙和钱包就出了门。

>>>

“……可达10~13级、阵风12~15级;与此同时,台湾、福建、浙江大部、江西东部、广东东部将有大到暴雨,其中台湾、福建中东部、浙江南部……”

李迅坐在客厅和老爸一起看新闻,一边看着窗外开始摇晃的树,有些担忧。

“也不知道队长副队有没在家啊……”

-TBC

[注1]厦门地铁现在还在建,但按照原著时间绝对是已经都建完了。

[注2]国语版歌词是“荣耀”,我根据读音和保持歌词对称写了“耀”,其实厦门话应该是“能”“厉害”的意思。

[注3]一款生存游戏『我的世界』

[注4]天虹商场,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下面是老司机和李轩大大对话的翻译,我在写的时候是半方言半白话,不然怕像乱码一样你们完全看不懂。

【老司机:吼,我那个孙子,整天打游戏,都不读书喔,跟他说了都不听。

李轩:孩子多大了?

老司机:小学五年级,他老爸老妈都愁死了,叫我去跟他说,我是不知道什么荣耀,我从来没接触游戏,就知道厦门有你们这个职业玩荣耀的。啊你说吼,没办法像你们这样为国争光,打游戏又有什么用喔。

李轩:小孩子嘛,爱玩也正常,有时候强制管教一下就没事。

老司机:是啊我就是这样想,他老爸老妈从小宠他宠得那个样,现在再来愁,我是不想管喔。

李轩:(这里表同意语气),小孩子倒真是不能太宠,我是觉得现在厦门很多爸妈都蛮宠的。

老司机:就是说啊……】

评论(32)
热度(54)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