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明月松间照03[翔昊翔]

*作者已抛弃文笔这种邪物

*为毛你们不猜我哪儿人

*作者已经没东西写了

*傻小伙们的日常上线

*作者撒比系列

*也许会坑

>>>

“哎哎哎——包子油条煎饼豆汁儿哈——来来来!起床起床!”

一大清早,学区学生2公寓419宿舍就传来了方锐元气满满的叫床声【不。简直是余音绕梁直上云霄三千尺。

宿舍里传来了一阵淡淡的油条味儿,接着,这股味儿瞬间充斥了某个人的鼻腔。

“唔……”孙翔默默翻了个身。

孙翔江湖人称狗鼻子,甭管什么吃的,离他三米远就能准确喊出名字,更别说方锐这都要把油条直接塞他鼻孔里的节奏。

孙翔:我觉得!我!闻到了!来自清晨的!第一缕!飘香!

“你吃屎吧方锐……除了油条啥都没有……还想诓老子……”

“我靠这是重点吗翔儿……”首杀失败的方锐大大跑到魏琛床边,一脸贱兮兮地嚷嚷道:“欸欸欸!香不香!香不香!”

魏琛迷迷糊糊敷衍道:“香……香……跟你放屁似的……”然后被子一蒙趴着继续睡。

“靠!你丫恶不恶心你!”方锐瞬间起跳,一脸鄙视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又转了个身去攻陷卢瀚文。

卢瀚文年纪最小个也矮,这活宝一直被他们宿舍几个当小孩儿养着,所以方锐很淡定地选择了最适合小孩子的办法。

“小卢儿欸——”方锐邪魅一笑,一把拽起了卢瀚文的被子,没想到这小子经验十足,一把拽住了一个角,胡乱踹了方锐一脚,甭管有没命中敌人,反正受到惊吓的方锐手一松往后一缩,卢瀚文又一骨碌把自己搁被子里裹紧了。

“欸我类个去!”

敌方太奸诈,我方太轻敌,导致了猥琐大师方锐大大难得一见的惨败。

方锐大大托下巴,看来土办法不能用,只能对症下药了。

俗话说杀鸡儆猴,方锐第一个就决定拿孙翔开刀。

只见他拿着手机,慢悠悠地按了几下,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然后生怕孙翔听不见似的放大了音量:“喂?哎~唐昊啊~这么早忙啥呢?哦~我这儿忙着叫室友起床呢~对啊孙翔不肯起床——”

“砰!”

“哎操!”

方锐一转头,只见孙翔以一种不知该如何形容的姿势在床上捂着脑袋,五官全部拧在了一起,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孙翔整个人都不好了,185的个子这样蹿起来绝逼是得遭罪的,而且他一弹回床上还一个错位没坐好…………扭到了。

孙翔:T皿T!!

方锐:=口=!!!

晴!天!霹!雳!

六!月!飘!雪!

方锐当然没可能在和唐昊打电话了,两个人虽然互留了电话但完全不熟,何况唐昊一副对着个谁都面无表情的面,方锐再贱也不可能上赶着找不痛快。

魏琛和卢瀚文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大动静给弄醒了,两人都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傻看着表情复杂的方锐和吃了屎一样痛苦的孙翔。

北城的清晨在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中显得格外清净,此时的419宿舍在这突如其来的作死事件中显得更加更加更加的寂静了。

“……”

“……”

“……”

“翔儿啊~~~~~~!!!!!!”

方锐一脸悲愤地两下就跳上床,一把抱住已经疼傻了的孙翔前后左右摇晃,还疯狂地揉起了孙翔本就乱糟糟的头毛。

方锐抱着孙翔嚎啕大哭:“呜啊啊我的翔儿啊~~~年纪轻轻的就磕傻了~~~~是爸爸对不起你啊啊啊啊~~~~~”

魏琛:“……”有病。

卢瀚文:“……”傻逼。

孙翔一脸阴恻恻地扒开八爪鱼一样缠住自己的青年琼瑶剧演员方锐,一字一板冷静道:“爸-爸,我-很-好。”

方锐捂住心口顺势倒在了孙翔床上。

孙翔:“……”

魏琛翻过矮栏杆,把孙翔的腿架在方锐身上,仔细看了看,摁了两下,孙翔瞬间疼得直抽气儿:“老大你杀人啊!”

魏琛晃脑袋感叹:“真牛逼,居然扭了。”

“哇……方锐大大您该当何罪啊。”卢瀚文一脸不可思议,又看向皱着眉的魏琛,“老大,翔哥儿这得瘸了吧?”

魏琛没忍住白他:“去去去瘸什么瘸!童言无忌啊童言无忌~不过以一个医学生的角度告儿你啊,一周痊愈,你丫好好宿舍里呆着吧个倒霉催的。”

“唉~”方锐一脸沉痛地拍了拍他,“儿子,不是爸爸不伺候你,你要知道,革命道路漫长,还有多少名人名著在课室里等着你爸爸我呢。”

卢瀚文眨了眨眼:“欸那咋办?我们都要上课,魏老大这周还要跟着导师去市医院,难道让翔哥儿自生自灭?”

孙翔一听急了:“我都成年了好不好!”

魏琛被他给气笑了:“切,成年了不起?还不是残了!”

孙翔:“……”

方锐拍拍他的肩,说:“哎算了算了,要不我问问唐昊看他肯不肯送佛送到西吧,反正他也闲的。”说完完全不给孙翔反应的机会,打通了唐昊的电话。

孙翔决定下次趁方锐睡着把他手机偷过来删掉唐昊电话,因为他跟唐昊简直命中相克,碰上这位仁兄就没啥好事儿。

是的,这个人完全忘记了对方是他救命恩人的事。

让我们给唐昊大大点根蜡。

>>>

唐昊接到方锐电话的时候正在和楚云秀聊天。

离出刊日还有两周半,楚云秀发QQ来找唐昊唠嗑,唐昊问了那组照片的事,楚云秀只是发了个笑脸,说等着惊喜呗。唐昊也没多问,反正楚云秀眼光毒,就算出点儿岔子也不至于不尽人意。

唐昊热爱冒险,同时也享受各式各样的惊喜,楚云秀的话让他感到一丝愉悦,哪怕方锐和他不怎么熟也应了这桩苦差事。

三个小时后,方锐扶着一瘸一拐的孙翔上门来了。

简单交代了几句又给人郑重道了谢,方锐丢下孙翔的一箱行李就溜回学校上课去了,唐昊也没对人客气,让孙翔沙发上窝着自个儿玩,然后抱着电脑挨着他坐下。孙翔也没怎么局促,就这麽窝在他身边刷起了微博。

——一种诡异的熟络感。

仿佛这两人已经是多年的老哥们儿。

男生们的友谊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虽然没什么过多的交流,但到了晚饭时间这俩人儿已经莫名其妙地混熟了。

唐昊做饭水平谈不上高明,但炒几个普通家常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就是煮饭水多了点儿,比较软,不过俩糙汉子凑合凑合垫吧垫吧心照不宣的也没在意。

吃完晚饭,唐昊按照方锐的嘱咐给孙翔上药。孙翔看着那瓶散发着浓浓气味儿的药油,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了之前方锐给魏琛看的一个广告。

“健生中医——关心哩欸坐骨神经痛!”

“空八空空!空九哩!空空空空!”

“噗!”孙翔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结果手还没碰着他脚踝的唐昊脸色一僵,缓缓抬起头盯着他:“我丫还……没碰到。”听上去有点儿咬牙切齿,可惜孙翔脑仁儿空空,没感受到。

“呵呵呵呵呵没事儿没事儿您继续!我就是吧,想到之前方锐给老大看的一个广告,挺逗的,你可以去B站鬼畜区找找。”

“嗯。”唐昊扬扬嘴角,没说话,轻轻地在孙翔脚踝上抹药油,孙翔轻轻“嘶”了一声,觉着还挺舒爽:“哥们儿,技术不错啊,有两下子。”

见他不说话,孙翔又自娱自乐地给他表演起了广告词儿,且不愧得方·新生代琼瑶剧青年演员·锐·大大真传,表演得特别欠揍。

“健生中医~~~关心哩欸~坐骨神经痛~~”

唐昊往手心里又到了点儿药油。

“空八空空~空九哩~~空空空空~~~!”

唐昊看准了孙翔脚踝红肿最严重的地方。

且,xie mei one smile.

“免费电话啪未通嗷————”

“嗷啊啊啊————”

唐昊一只手钳制住痛得乱扭的孙翔,一只手使了劲儿地一下一下在孙翔脚踝上很有节奏地摁压扭着。

“我操!大兄弟你这是要弄死我啊!”

孙翔眼眶都红了,睫毛有些湿漉漉的,像一个被主人一扫堂腿给扫飞出去的哈士奇。

“嗯?”

唐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才是真正的老中医,小兄弟。”

“……”

孙翔泪流满面。

麻麻,广告里都是骗人的。

——今天的孙翔大大,也依然在作死呢。

-TBC

欢迎大家提供灵感和脑洞!无以为报!唯有更文!

广告你们去哔站搜台湾老中医或者老中医应该可以找到

评论(6)
热度(23)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