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明月松间照04[翔昊翔]

*哦累~哦累哦累哦累~

*云秀师姐我的嫁!

*作者撒比系列

*越写越蠢

*也许会坑


>>>


“滴——滴——”

“嘟——”

“靠!丫怎么开车的!瞎了啊!”


北城的周一一大早儿,从市中心成大盘螺旋式往一环二环三四五环外一连串的堵。无论是各个牌子不同喇叭高低鸣声此起彼伏,亦或是北城天都等等来自五湖四海的叫骂声,早该成了北城日常。哪天不往方向盘中央拍它两下再开窗把别人声音给压过去,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搁这儿混的。


楚云秀以一副优雅的贵妇姿态窝在驾驶座,大红唇不耐烦地抿了抿,副驾驶上的唐昊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知道她是为了保持自己高贵优雅的高档人士模样而忍着。


忍个屁。唐昊脸上没表情,心里一声嗤笑。

大家都是俗人,只要不是官老爷和那些个大咖,随便撕破脸皮干上一架,俩眼一鼻子一嘴儿的,也没人抽空特意记你那张黑得马赛克都免了的臭脸。


打架多半为撒气,要报仇的早提刀抹人脖子去了,撒完气儿互呸一声顶多浓妆艳抹的脸上多人一摊水儿,直接扯平了拉倒。


是的,大家都是俗人。

但谁都没本事管谁。


“……王八蛋。”


又堵了十分钟,楚云秀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了仨字儿。唐昊在内心默默叹气。


娘们儿啊。不中。

你说你想骂就骂骂得响亮呗,矫情个啥。


然后下一秒楚云秀就一巴掌拍下个黑色钮儿,车窗呼呼的就下来了。


“我日你先人的走不走!你他妈智商被狗吃了吗个臭傻逼调个屁的头没学过交通规则啊!老娘跟弟兄几个搁这儿呆一钟头了扣钱你他妈的给啊操——”


唐·弟兄几个·昊:“……”


明明才半小时,丫一个钟头怎么算的。再说大家都一起堵的,都一样的时间,睁眼说瞎话也不怕被骂。


接着,周围响起了一声又一声“就是啊都一个钟头了!”“美女骂的好!”“好狗不挡道!连美女的道都挡丫还好意思当狗?!”,且基本是男同胞。


楚云秀冷笑:“呵呵。”

唐昊:“……”

唐昊:你们男人真虚伪。


……等等好像有什么见鬼玩意儿混里头了。

算了没事儿这不重要。


甭管怎么说吧,狗总有怂的一天。交警大队的小片儿警一来三下五除二就给这事整了。因为拖太久,接下来的路也基本没怎么好膈应的,小堵两下就顺顺当当开进了杂志社停车场。


唐昊经过了一个早上的连环大堵显然不怎么爽,黑着一张脸搁楚云秀后边跟着。小有名气也不代表谁都认识,要不是脖子上挂台单反,人还真得以为楚女王带了个保镖来上班。


唐昊想要是孙翔内死要面子的小子在这儿,指不定怎么警告他表情摆好点儿别丫张飞似的,也许还得让他挂上标准的职业微笑好装逼给这些个大佬们看。


可惜他现在跟着的,不是孙翔。


“是我跟错了人啊~~~是我!~是我犯贱~~~~老爷!~~~老爷饶命啊啊啊~~~”

编辑长办公室传来一声悲戚的嚎叫,唐昊听出来是他师母去年在追的一部民国狗血家庭悬疑伦理剧。


对于职业微笑这一说,楚云秀却是很不屑的,她自己就是个典型例子。


“笑个屁!又不是鸭!”楚大女王如是说。


楚云秀谁啊?堂堂北城大新闻系第一才女,联盟杂志社特邀作者,新闻编辑部一枝霸王花炸墙来,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的楚女王是也!唐昊心里直摇头,心说孙翔内小子也是文学院的,虽说学的是中文,可怎么就没漏点儿才气出来啊,看着也太蠢了。


昨儿晚上的老中医广告还历历在目,唐昊十分不想回忆。


这么个二愣子,怎么就没去咱电影学院啊。

唐昊有些失望地想道。


楚云秀今儿可不是上班来的,要不也不会硬拽上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上山爬楼样样精通的弟弟。


“老头儿!老娘今儿个领赏来了!”


楚云秀径直推开了总编办公室的大门,就差用她内双八厘米的高跟抬脚踹了。里边坐着个男人,可硬气一人但明显不是个老头儿,顶多三十二三。

男人剑眉星目,一张北方大汉脸菱角分明,看上去不像编辑倒像个军官,


唐昊也是个黑脸神仙——这是孙翔昨儿上完药后给他取的名儿,说威武霸气嚣张至极——但他自觉搁这位面前,自己还是弱的,且对方内大眼珠子一瞪,他简直就想给人跪了,并将钱包双手呈上。


男人瞥了唐昊一眼,又盯着楚云秀:“谁让你直接进来的?”


“我。”楚云秀高跟往地儿猛一踏,双手撑着对方的办公桌:“杂志卖得不错,老叶说我弟那版反响高到爆表,而且我学弟的配字儿能值千金。”


接着话锋一转——


“老娘跟你手下混迹多年,加不加钱钱随你便。我内俩小子初出茅庐,没钱也给两张卡,人老冯手底下蹲的,穷出屁了都。”


说完伸出一只手。


唐昊瘫着一张脸,两袖清风纯围观。


男人又盯着她徒弟看了一会儿,没看出什么端倪,特豪爽地从抽屉里拿出俩厚纸包,外加三张购物卡,冷冷抛下一句话:“不用找了。”


唐昊:“……”


工作报酬,找?


楚云秀纤纤玉手一把抓,冲她导师微微一笑:“欢迎下次光临。”


唐昊:“……”


>>>


试问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们,当你们拿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你会做什么?


——那当然是吃啊!


甭管别人怎么说,起码孙翔是这麽想的。


于是当天晚上,王腐基大街岔口的小吃道儿里头,孙翔和唐昊正蹲板凳上吃得满嘴油。


“我靠你怎么知道这么个地儿?我每次放大假跟着方锐成天满街口吃都没见着这儿还有个岔啊。”孙翔抬手抹了把脑门儿鼻尖上的汗珠子,结果弄了一脸油,“靠!——有纸没?”


唐昊嘴里塞着臭豆腐说不清话,只能跟个傻逼似的鼓着腮帮子直摇头。


孙翔扭头看了一眼隔壁桌上黑不拉几的抽纸盒,烦躁地摆摆手:“哎算了算了随便吧!”


他又抓起纸盘里的翅串儿啃了一大口,含糊不清地瞪着唐昊:“哎……我说唔……为什唔不去高让眼呃一方啊……唔。”


唐昊抬手擦擦嘴,说:“那你说好不好吃吧。”


“唔?”孙翔抬眼直视他,一双狐狸似的眼睛在暗黄色的灯光下泛着琥珀色的光彩。唐昊也直愣愣地看着他,脸突然就有点儿热。


这人他妈的……还挺好看啊。


“帅小伙儿够不够吃啊?”


孙翔一扭头,只见摊主正笑着看着他们,估计是他们吃了一盘又一盘的,个儿又高人挺壮饭量应该也大。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还有羊肉串儿吗来俩串儿。”


“哎~好嘞!”


唐昊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你丫胃还挺大。”


孙翔笑得没心没肺,说:“饿就吃嘛反正花我的钱,哥哥今儿就包养你了啊,饿了再点!”


“个傻逼。”唐昊翻他白眼,伸手抓过他啃了一口的翅串儿,“还包养,一会儿把你个小瘸子扔这儿了看你怎么爬回去!”


“哈哈哈哈哈!你舍得啊?”


“哎我操我这就走了你丫爱信不信!”


“哦那你把我鸡翅放下先。”


“……滚吃屎!”


-TBC


我真得睡觉去了!!!!


评论(2)
热度(20)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