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放课后[翔昊翔]

*没文笔 无聊写点杂的记录生活

*方言翻译最底下看

*好久没写高中生

*暴露坐标系列

*已交往设定


>>>


“唐昊——传球传球!”

“哔——”


九月的南城是盛夏,气温甚至高过了八月。温热的风吹得凤凰木叶窸窸窣窣,阳光被树叶切割成了破碎凌乱的光影碎片。从礼堂侧门就一直蔓延进来的矮灌木林绿得发亮,喷泉池里的水被蒸发消失,一楼大厅传来悦耳的钢琴声,行政教学楼和礼乐楼都静悄悄的。


食堂附近的玉兰花又开了,打乒乓球时能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但大多时候都会被饭菜浓浓的香味给盖过去。


周五下午第四节课是体锻,虚课一节,相当于放学,只不过校门是不开的。好在高三提前十分钟放学,大家也都跟着沾了光,剩半节的时候校门口就已经三三两两站一堆人闲聊了。


城渡中学的足球队比篮球队出名,两个篮球场但人数加起来不如操场中央的,一般到虚课就是一堆人在操场,中央草地踢球,外边一圈塑胶跑道是长跑队和慢跑锻炼的,四周阶梯也会零星坐几个玩手机的闲杂人等。


通常来说,唐昊是正中央那个,孙翔是个偶尔锻炼的闲杂人等。


“哎。”

孙翔摘下耳塞抬起头,整张脸浸没在唐昊黑漆漆的阴影里。唐昊抬抬下巴冲他伸出手,孙翔就了然地抓起旁边剩三分一的脉动递给他,唐昊旋开盖子仰头一口闷,晶莹的汗水从小麦色的脖颈往下滑落,孙翔默默咽了口口水。


一旁的球队队长边擦汗边调侃道:“哟,唐昊你老公又来啦?”

唐昊瞪了他一眼:“塞林老!滚!”

队长笑嘻嘻,拍拍他的肩:“我先走啦,周天记得去体育中心跟二中他们踢两场。”

“周天?”唐昊接过孙翔递过来的纸巾,盖在脸上胡乱擦了一把,“周天什么时候?几点啊?”

“早上九点吧。下午太热。”队长说完开始发书包拉链,右手一甩背到肩上,“可以带你老公来啊~”

“滚!”唐昊一巴掌拍他背上,又十分熟练地把手上的汗往对方书包上一抹,被队长给象征性地踹了一脚,这才舍得离开。


校门口的人越来越多,唐昊在心里默数五个数,电子伸缩门终于开了。


孙翔又重新插上了耳塞,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大喇喇道:“喂老婆,走不走?”

唐昊曲起腿用膝盖顶了他一下:“老你妹!叫老公!”

孙翔疼得缩了一下又狠狠一个肘击过去:“我草你是不是整天跟戴妍琦她们混在一起整个人都猥琐了!查车查车!快点!”

唐昊懒得拿手机:“没流量,自己查。”

孙翔冲他竖了个中指,认命点开公交软件:“一辆还剩两站了,还有两辆开往文艺中心。”

唐昊思考了一下,拍板:“慢慢走走到上一站,不跟他们挤。”

孙翔在心里默默比了个OK,揽着唐昊的脖子就慢悠悠往外晃,胳膊肘被唐昊扇了一巴掌:“你不嫌热啊?”

孙翔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还好吧。”

唐昊翻了个白眼:“欸我很热啊,手拿开。”边说边用肘关节顶了他一下。

孙翔迅速开启了琼瑶剧模式:“天呐!你嫌弃我!你!居然!嫌~弃我!”说完居然还发出了吸鼻涕的声音。

唐昊忍无可忍咆哮道:“你有病啊!手!啧跟你说了手啊手拿开!”

孙翔哈哈大笑,手恶作剧似的搂的更紧了,而唐昊斜了他一眼,出乎意料地没再说什么。


>>>如果漫漫时间长河汇成一张记忆卡,那么存的满满是我和他肆意嚣张的回忆。


两个人打打闹闹出了校门,过马路的时候一辆电动车没看红绿灯,孙翔拽了唐昊一把才让他躲过一劫,然后握着唐昊的手就再也没松开。

几秒钟。

手心浸在彼此的汗水里。


灰色水泥路上的斑马线有些褪色了,像只脏兮兮的斑马,透明的光线中,浮尘翩翩起舞。孙翔凑过去跟新入学的后辈们挤着看站牌,唐昊和他牵在一起的手有些不耐烦,掐了一把对方的虎口,疼得孙翔一个激灵。

“你掐我干嘛!”

“就一辆101能让你上,不然你还想去哪?”

“我就随便看看啊~”

“……”


他们经过轮胎店门口的时候,一辆101很淡定地从他们身边开过,孙翔一愣,突然惨叫了一声:“101啊唐昊!”被唐昊看神经病一样地看了半天:“刚就说好了不坐这辆,你激动什么啊。”

孙翔悲愤:“可是我晚上有课!”

唐昊:“……”

唐昊二话不说拽着他的手腕去追车,刚冲三步就被孙翔给扯了回来:“哎算了算了不跟他们挤,我等等跟老师发个短信说堵车。”

唐昊点点头。两个人就继续保持着一人握着另一人手腕子的姿势,慢悠悠地往城渡中学上一站走去。


>>>男人之间没有纵容。其实就是——相互的包容和理解。小学不是有篇课文叫将心比心吗?


城渡中学有两个校区,初中部在明区,孙翔和唐昊的家就在那。高中部在湖区城渡路附近,孙翔幼儿园时期的旧家就在湖区,但后来听说幼儿园关掉了。

城渡港区宋、元、明三朝均有政府设立的官渡,建国后运输压力太大,又建了新港。白天南城第一码头客船停运,游客只能到城渡码头坐船去琴屿上游览。


阵阵海风抚过白鹭羽翼,码头渡轮游曳在金色的鼓浪之上,温热的夏风从太平洋上吹来阵阵咸湿,沾染着阳光明柔的味道。


“滴——”

“学生卡。”


是来自南城最原始的,盛夏的味道。


为了方便下车,他们找了最靠近车门的一对座位,玻璃门上贴着的“黄色区域”标识有些脱落,“域”字的提土旁变成了工字旁。


孙翔眯着眼有些困意,阳光被车窗切进车内,慵懒的打在脸上。他瞄了正在看手机的唐昊一眼,静悄悄地把脑袋靠在车窗上。


唔…挺舒服嘛。


唐昊正在给他学长孙哲平发短信。

——周天想带他去体育中心看我踢球,OK吗学长?

——如果他作业能赶完的话

——我明天叫他跟我去市图刷卷子?

——别抄作业啊你俩

——呃= =这个你放心

——好的


101明黄色的车厢晃悠悠地转过一个又一个弯,头顶上是天蓝色的BRT大桥,各式各样的店铺向后奔去,每一站都有密密麻麻的人群在等候他们。


唐昊很烦那些从后面挤上车的人,每次他都冷冷盯着这些人,在心中默念一万次傻逼。

有两个人从后门挤上车,他看着他们传到前面去刷又传回来的一模一样的E通卡,看着它们的主人傻了眼不知道哪张是自己的卡,觉得有些可笑。


动静有些大了。


孙翔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含糊不清地哑着嗓子问唐昊:“到哪了……”

唐昊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面不改色道:“过站了,看你睡着了没好意思叫醒你。”

“…………啥?!”孙翔瞪大了眼。

“啧,个傻逼不会自己看看外面,这才文艺中心呐。紧张什么。”

孙翔揉揉眼,扭头果然看见了高耸的科技馆大楼:“哦………我路痴嘛。”

唐昊这才想起孙翔是个在城渡中学呆了两个月才勉强把行政教学楼和礼乐楼构造搞清楚的人,于是默默闭了嘴。


>>>一个懵逼的路痴和高冷的地理学霸,绝配。


下去了几个人,上来了一堆人。

唐昊揉了揉孙翔被玻璃压扁的头发,说:“我刚给你哥发短信,明天带你去市图把作业刷了,后天早上跟我去体育中心。”

孙翔“欸”了一声,一脸纳闷:“去体育中心干什么?”

唐昊难得耐心地跟他解释了一下:“刚张佳乐不是说了周天去跟二中踢两场吗?他说能把你带上,去不去?”

“欸——?”孙翔好笑地看着他,眼睛亮亮的,“我去干嘛?看你啊?”

“啧。”唐昊眉头一皱,“不看我你看谁?看张佳乐那个三八哦?”

孙翔哭笑不得:“人家哪三八了……”

唐昊声音瞬间高了好几度:“你还给他说好话——?”

“噗。”孙翔被他的幼齿劲儿给逗乐了,“我就给他说好话了。干嘛,你要打我啊?”

“吼!”唐昊被他的小表情给气笑了,“我打不打你你等下下车就知道了。”

“…………这位英雄,有话好说。”

唐昊无语:“啊叽位英雄,哩紧怂内。”

“哩咔怂咧!甲赛啦哩!”

“……”


行道树的枝叶愈发的茂密了,偶有些长的垂下来,窣窣扫过101发烫的车顶。

“车辆转弯,请拉好扶手,下一站,外文北站。”


孙翔挤在人堆里歪歪扭扭地跳下车,跟着惯性往前跑了两步才把头扭来扭去,有些慌乱地找唐昊的身影。


“喂,看哪里?走了。”

“哎你先跑啦我还以为你没挤下来。”


101路公交车“嘁”的一声关上了玻璃门,在车流与人潮的喧嚣中扬长而去。


孙翔在夕阳的余晖里追上了唐昊的步伐。


-END


>>>小剧场时间到!

唐昊:“每个人人生中都会有一种事物,因为每天都能看到就会觉得很平常,但在不需要的时候看见他,有突然会觉得很亲切。”

孙翔:“对啊~比如说——”

唐昊/孙翔:“101”/“你”

唐昊:“噗。”

孙翔:“………傻逼我杀了你!!!”

>>>方言翻译时间到!

原文:唐昊瞪了他一眼:“塞林老!滚!”

塞林老——相当于草泥马

原文:唐昊无语:“啊叽位英雄,哩紧怂内。”

“哩咔怂咧!甲赛啦哩!”

——“啊这位英雄,你很怂欸。”

“你才怂咧!吃翔啦你!”


【麻油了【。


评论(23)
热度(51)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