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明月松间照05[翔昊翔]

*方锐大师有云:作者是帅比。

*作者撒比系列

*写得略爽


>>>


“嗯,这里……有感觉没?”

“嗯、嗯……”


六月中旬,北城的气温几乎是逐天升高,干燥的空气中带了点甘甜的橘子味儿,唐昊将其归结为是孙翔喝多了北冰洋。

室内的温度有点高,床上的两个人都大汗淋漓。唐昊十分钟前才后知后觉打开空调,空气中弥漫着的气味愈发浓烈。

“这边呢…嗯?”

“啊……嘶…你他妈你轻点!”

手指带了点余温,凡是触碰到的肌肤都瞬间火辣辣一片。

唐昊摁着孙翔,“哼”地闷笑了声,气得孙翔两眼一瞪,气势汹汹道:“你笑屁啊不然你来试一下…啊——禽兽我日你大爷!”

“噗。”唐昊绷不住了,一个人自顾自大笑了起来。

“老子都瘸了你还好意思这样对我!你丫以为家暴吗唐大少?”

“行了行了祖宗您安生点儿吧,啊。”唐昊手一伸往床头柜上的纸盒子里唰唰抽了两张,把三两下把手上的药油给收拾干净了,“就您内哼唧劲儿,知道的知道我给你上药,不知道的丫还以为你给我上了呢。”

“我靠!”孙翔腾的一下涨红了脸,手指颤巍巍地指着唐昊,“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男……你你你、我操我他妈的报警了啊!”

“啧。”唐昊拿眼珠子斜他,“那这位妇男同志,麻烦您拿起您自个儿的手机,别试图再破我手机密码了好吗。你看看你内点儿智商,少得连给蚂蚁塞牙缝都不够。”

“……蚂蚁有牙?”孙翔果断歪了重点。

纯粹为了打比方且中学生物垫底的艺术狗唐昊:“……”

“有。”唐艺术狗面不改色冷静道。

“真的啊?!”明明是纯文科生却对小动物小虫子有着极大兴趣的孙翔同学双眼发亮,掏出手机解锁百度,决定看看蚂蚁的牙长啥样儿。

“……”唐昊默默拧紧了药油盖子。


“嗤——嚓嚓嚓——”

邻居家炒菜的锅铲声混合着油烟味传了上来,唐昊这才发现窗子没拉紧,挪动了两下身子准备下床去关窗。

“啊!!!”

唐昊一个激灵差点从床上滚下去,扭头冲着罪魁祸首咆哮道:“你嚎屁啊嚎?!”说完忍无可忍一把把人压倒在床上。

孙翔倒在床上乐个不停,眼泪就笑流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唐昊:“……”

喂?二院吗?

孙翔把手机举到唐昊面前,笑眯眯的像只计谋得逞的小狐狸:“蚂蚁没有牙。傻——逼——”

唐昊:“……”

呵呵。


唐昊把孙翔摁在床上疯狂凌虐了一顿。


被好好收拾了一顿的孙翔顶着个鸡窝头,笑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哈、哈哈哈……欸,一会儿吃什么啊唐大少?”

唐昊把窗户关严实了,扭头看着他:“家里没菜了,要不下馆子去?”

孙翔苦着脸戳了戳自己的腿。

唐昊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半晌才阴沉沉道:“把你腿子剁了烤来吃。”

孙翔:“……”

我还是觉得我应该报警。


唐昊拿出手机订了两份羊肉烩面,又爬上床轻轻握住孙翔的脚腕子,左看右看好一会儿,最后下了个结论:“这伤好得也七七八八了。”

“是啊……”孙翔说完愣了一愣,突然一脸伤感地看着唐昊,“内什么啊……”

唐昊抬了抬眼,道:“你内什么表情?”

“小昊昊儿~”孙翔软着语气叫他。

唐昊脸一黑:“有事说事,一大男人撒什么娇。”

“哼哼哼…”孙翔傻笑着看他,“唐大少,您寂寞吗?”

唐昊没好气:“干嘛?”

“这……您要是寂寞,我可以留下来给您提供特殊服务啊!”孙翔说着还翘着兰花指冲他抛了个媚眼,唐昊被他给恶心着了,又一把把他摁倒,整个人虚压在他身上,居高临下盯着他:“多少钱一晚。”

“……”孙翔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跟北城动物园里内群泼猴儿屁股似的。

“哼。”唐昊冷笑,俯身低下头在他耳边道,“这么容易就脸红啊?小浪蹄儿…”

微微沙哑的声音,混合着带了水汽的热气,一股子轰的涌进了孙翔薄薄的耳膜里,他忽的整个人为之一振,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喀啦”一声,裂了。

“我操!”孙翔猛地一把推开他,喘着气儿坐起来,“这本儿不对啊我明明是反串儿演的A咋就成G了啊!”

唐昊简直要被他给气笑了:“你哪儿看出是G了啊?”

孙翔这才一愣,默默在脑子里回放了一遍刚刚的剧情,好像也确实没有哪个细节能让人觉得是………呃。

“行了你。”唐昊见突然发起呆来,伸手往他红扑扑的脸上掐了一把。孙翔的脸有些热,唐昊收手回来才觉得指尖居然在发烫。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怪。

“……”神游天际中的孙翔被掐了也没吵没闹,只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瞪着唐昊。

唐昊突然有点瘆的慌。他想翻身下床,却又僵在那里不动弹,他估计自己是懒癌犯了,可论懒,他又哪是孙翔的对手呢。

“喂。”孙翔突然出了声。

唐昊浑身一颤,不动声色地原地坐正了。孙翔还躺着没动,他盯着天花板,笑了:“小昊昊儿要不要哥哥陪你多住会儿?不然哥哥走了你得多寂寞啊。啊,是吧。”

唐昊不屑地“哼”了一声:“大爷我不稀罕,打哪儿来的滚哪儿去啊您。”

“哎!别介啊!啧,特殊服务等着你啊!”

这人嘴贱的毛病估计一时半会儿治不了了。唐昊翻了个白眼,问:“你要伺候我是吧?”

孙翔咧开嘴“哈”了声:“当然~哥哥可是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啊!不信你问小锐锐。”

方锐个小王八羔子的话要能有谱那老子就转去表演系演苍天有泪了好吗。唐昊无语腹诽道。

“好啊。”唐昊点点头,一脸云淡风轻。

“耶?”孙翔一愣,随即嘭的一声变成了一朵迎风摇曳的灿烂小花朵儿,笑得那叫一个傻啊,“那我们开始吧!嘿——”说着扑倒了唐昊。

“我操!你不君子吗君子哪有趁人之危的啊!……我靠你他妈还敢咬我!…哎哟我操你是狗吗!!”

孙翔平时在宿舍里看方锐三天两头这麽凌虐卢瀚文都看腻了,动作早就烂记于心,别说卢瀚文个毛没长全小屁孩子,就是唐昊这上刀山下火海的他也能给治个一两招。

唐昊跟条案板上没死的鱼似的啪嗒啪嗒各种扭啊蹦的,不料孙翔这兔崽子看似没用实则臂力惊人,配上这个头跟体校出来似的。

当然这也不怪唐昊,毕竟他自己上山爬楼的体力算很不错了,而且孙翔爬个山都能差点嗝屁儿的壮举实在难以忘怀,所以他就这么大条地低估了敌方实力。

猥琐大师方锐有云:轻敌者,所以自取灭亡;轻敌者,所以断子绝孙;轻敌者,所以菊爆满地霜也!非也非也,子万万不可如吾之智者持油条戳孙子鼻孔,高呼“香否!香否!”于魏子,而怒掀卢子之衾也!

孙翔:你他妈才孙子!

魏琛:你咋不说卫子夫呢个倒霉孩子!

卢瀚文:你才炉子!自个儿发光发热生火去吧您!——老大啊卫子夫贵为皇后你顶多也就小公举吧。

——而十分可惜的,我们的唐大少并没有接受来自北城大中文系一直花方锐大师的战术熏陶,毕竟一个满山跑的艺术生和一个通读《孙子兵法》《司马法》《六韬》《三略》《尉缭子》的国学生是不能比的,即使是师承于他却智商略有欠缺的孙翔,那也是完爆他唐昊的。


孙翔像武侠剧里的大反派一样哈哈大笑:“没错,我就是君子!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哈哈哈哈哈我让你推我让你压我啊?!”

“……”唐昊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老子就是王法!”。

然后下一秒他就被孙翔给啃了一口,还出了个极其暧昧的印子,当然这时候水深火热的他俩谁也没注意这茬。

唐昊咆哮:“你他妈狗啊?!狗儿子!!”

孙翔“哈哈哈哈”笑得很得意:“龟孙子!!”

唐昊:“……”


方锐大师又云了:善哉!儿孙自有儿孙福,老鳖何苦霸上狗。

于是魏琛和卢瀚文决定把方老鳖丢出去喂狗。

——当然,内都是后话了。


-TBC


作为一只文科狗我觉得我累得只会汪汪汪了。


评论(18)
热度(34)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