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红袍加身[二][周喻/王乔]

*师生清水暧昧向

*暴露坐标系列

*本章主周喻


【二】


宋代词人施酒监有一红颜乐婉,施赠其诗云:“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

这是陷入爱情沼泽里的男男女女们清一色的心理,它是多么的无药可救,而又无需药解。


乔一帆坐在课室的第三排靠窗的位子上,阳光透过禁闭的玻璃折进来,热烘烘地淋透他长而卷翘的睫毛,玉兰的枝条柔软地垂在窗外,懒散的贴着玻璃慢慢生长。

他时不时眨一下眼,目光始终跟着建法老师走,手里快速抄着PPT上的笔记。建筑法规的内容比设计课枯燥,但内容却更精炼些。建法老师比王杰希小一岁,个子也矮一截,言行举止都像微风吹着溪流细细柔柔的走,骨子透出的温柔使其受欢迎程度位居海龟教授王杰希之上。


乔一帆自然是很喜欢这位老师的。建法老师总是温柔地笑着,枯燥无味的建筑相关法规被他念出来,他和别的老师一样正经地讲解,却如诵着一首又一首高雅的诗。他又知道的是,王杰希和这位老师是很不错的挚友关系。

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

温柔的人和温柔的人交朋友,孤独的人和孤独的人交朋友。这分明是常理。人之常情。

乔一帆孤独,他的朋友也是孤独的。孤独的人总是缺少温柔,孤独的心脏总归需得温柔碎片的填补。


温柔的建法老师和王杰希一样时髦,但他却又有些古旧的气息,比起从头到尾反复着翻动PPT页面,他更喜欢在中间穿插着一些白色的板书。他的手和乔一帆的一样漂亮。白皙纤长的手指,捏着粉笔在黑板上严谨地留下间距相等的几行中楷。

一笔一划,偶有几个小连笔,笔触细腻而又不失大气。年轻的建法老师背对着学生们在黑板上写字,不失从容。

而在他写字的期间,乔一帆左手边的空位突然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师兄,你来啦。”乔一帆弯着眼冲来人狭促地笑了笑,特意用轻轻的气音向他打招呼。瘦瘦高高的男生也歪过头,抿着薄唇冲他乖乖地笑,然后红着耳朵又扭过头去听课。

真奇怪,这明明不是研一的课。


“今天的课先到这里。”

讲台上的人微笑着公布下课,乔一帆有些不舍地收拾着笔记,收到一半突然刹车,偏过头抬眼看身边还盯着讲台发呆的人,轻轻推了推他:“有个问题没弄懂,师兄你……帮我上去问问喻老师?”建法老师叫喻文州,温文尔雅的好名字。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接过小师弟递过来的本子:“……嗯。”

他慢吞吞却又带着一种坚定的气场走上讲台,喻文州身边围了五六个学生在问问题,其中不乏有人因为盯着他发呆没听进课,完全是脑袋空空的样子,喻文州也不恼,很有条理地把重点都不慌不忙过了一遍。他的节奏不快,永远不知道急的样子。是这样的一个人。

周泽楷静静的候在他斜后方,听着他给学生们耐心讲解。他翻了翻乔一帆工整的笔记,其中有一条周围空出了一块地方,周泽楷这才注意到句子前用红色钢笔打了两个小问号。他将那个知识点以最快的速度扫了一眼,花了短短几秒,一个大致的解答便在脑海中成型。

他向乔一帆的方向望过去,对方一脸无辜地回望,顺带奇怪地瞥了一眼喻文州。

周泽楷很老实,他觉得自己会了就直接给乔一帆讲解好了,何必麻烦喻文州。这样想着,他朝乔一帆的方向抬脚,不料乔一帆瞬间变了脸色,一个劲地朝他挤眉弄眼,还小动作指了指喻文州。周泽楷莫名其妙地转过头一看,居然是喻文州一脸纳闷地盯着自己,而他身边早已空无一人。

嘭——!

周泽楷身体里炸出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炸得他整个脑袋瞬间一片空白。他尴尬地对着喻文州张了张嘴,没发出半点声音。

“……”

喻文州有些好笑地看着他,轻声道:“有哪里不懂吗?”

周泽楷僵着脖子,机械地点了点头,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点了点那两个红色问号。

喻文州接过本子一看,了然地笑了笑:“重点呢。”紧接着没等周泽楷反应就话锋一转:“刚刚迟到了?”

周泽楷脸一红,小幅度地摇了摇头,说了句“不是大四。”,又抬眼瞥了乔一帆一眼。喻文州一看这架势就明白过来了,冲乔一帆笑着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听。乔一帆完全没料到会被师兄“出卖”,噔噔噔地小跑过去。三张脸凑到一块儿。

“这个我刚刚可能讲急了抱歉,现在再给你们说一遍哦……”

乔一帆小鸡啄米般点点头,只有周泽楷微微一愣。他注意到喻文州用的是“你们”,仿佛对方根本没有记住他的解释,以一种非常自然的姿态将自己当作了他的学生。

就好像周泽楷不是那个因为倾慕而偷跑来听他讲课的研究生,而是喻文州所谓“迟到了”导致没听课的自家学生。


周泽楷强制自己认真听讲,却又不自觉的走神。喻文州一张干净的面容,宛如夏夜的湿热里莫名钻出的一丝凉风,在他有些杂乱的心里,书下了清秀工整的小楷,一行又一行,一串,又一串。


他忽然记起大年三十的晚上,他窝在房间里抱着笔记本,向无线网另一段的师弟发去了这样一句话。


“喜欢的人是,喻文州老师。”


新年的烟火鞭炮声在他的耳边炸开,五颜六色的碎纸渣厚厚铺了一地。是欢庆后的一片狼藉。

就像周泽楷喜欢喻文州,乔一帆暗恋王杰希。

喜欢啊,即使是暗暗心中点燃出火花,在脑海偷着炸出无可压制的激情,也会在眼神中溢出很多的无可救药。

后来呢,源源不断溢出的无可救药汇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那是——爱情。


-TBC


评论
热度(28)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