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果实·花[王喻/虐狗快乐]

*企业金领×中文老师

*加国背景私设

*装逼未遂

*七夕虐狗

  

“你离我有多远呢,果实呀?”

“我藏在你心里呢,花呀。”

——《飞鸟集》

  

“OK.Now…Today's class is over.Be careful out of the accumulated snow. ”
“Merry Christmas Eve,Mr YU!!”
“Merry Christmas Eve!”
 

窗外下着雪。

告别了学生们和同事,喻文州拉了拉毛绒围巾,从衣袖里露出一部分苍白的指节舒服地捧着Starbucks的红色纸杯。
他保持着这个动作一路走到地铁站,脚踩在雪里,发出Chi~Ku的声音。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他看到好几个自己班上的孩子,抿起嘴冲几个笑了笑,孩子们也开心地冲他露齿一笑。

地铁站很暖和,他丢掉了喝空的纸杯,随着人群勉强挤上了一班开往市中心广场的地铁。地铁的玻璃门映出了几对情侣幸福的脸,喻文州不去观察他们的十指紧扣,而是在开了一站后坐到了角落一个位子上,拿出手机,解锁。
在他解锁密码正确的那一刹那,屏幕里的一条短信扑面而来,像他紧张得快要从胸口跳出的心脏一般。短信发件人是一个♚,白色小窗上只有短短一句话。

 

“To.小果实-你的枝叶在市中心广场等你.”

 

  喻文州脸一红,觉得有些热气从肩窝蒸腾而出,他把半张脸埋在围巾里,笑得有些微颤。

地铁在黑暗中穿梭,为了迎接一次又一次的光明,人们来来去去,交叠更替,像是地铁不断循环流动的血液。
终点站是市中心广场,他随着人群拥出地铁,站在自动扶梯上缓缓上升,离灯火阑珊越来越近。好容易才平静下的心脏又无意识按下了加速键,一下下一下下,剧烈又急促。

 

白茫茫的雪中漏出了漫天灯火,市中心商圈大楼危耸,巨大的LED大屏幕上放映着圣诞主题广告。喻文州无暇去研究是化妆品还是奢侈包,他将双手蜷在大衣口袋里,身体因为寒冷亦或是他因而有些颤抖,四肢僵硬得有些不受控制地朝购物中心一楼走去。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他勉强控制着僵硬发抖的身躯快步到离玻璃门五米的地方,突然被一道巨大的力量往后猛地一带,紧接着便落入了一个温暖异常的怀抱中。
男人将整张脸埋进他的肩窝,喷出的徐徐热气带着浓烈的男性气息,混合着微乎其微的薄荷味道。喻文州眯起眼,偏过头想看他的脸。

“等多久了?”他问。


“好久。”


喻文州变了变脸色,皱起眉心疼道:“傻啊,不冷麽?”


王杰希无声地笑了起来,从鼻腔里不断喷出短促的热气,弄得喻文州有些痒。


“不冷啊。”


“下着雪怎……”


“想着你就不冷。”


“……”


王杰希从背后抱着他轻轻晃了晃,在他耳边低声道:“一想到你,全身就热乎乎的,比暖炕还舒服。”


“啧!”喻文州哭笑不得地打他冰凉的手背,还下了些真力道,“你这人,什么比喻。”


王杰希满不在乎地紧了紧双臂:“管他,高兴就成。”


我高兴了好,你高兴了成。

 

加国的雪比中国细腻,它带着属于北美人民的爽朗,几乎是被北欧的风一阵又一阵地吹下来,干燥松软。广场中央伫立着一棵巨大的圣诞树,每一簇松针上嵌着五彩缤纷的光芒,一闪一闪的,绽放在人们微缩的瞳孔里。


王杰希将喻文州冰凉细瘦的手包进手心里,两个人手牵手进了一家咖啡馆。王杰希给自己要了一杯Venti的美式咖啡,又给喻文州点了Grande Mocha和一份熏鸡沙拉填肚子。
昏暗的咖啡馆里点缀着一盏盏暖黄的灯,窗外的雪又大了些,而不过是正常饭点而已却已有上百号人围在了广场中央。王杰希轻啜了一口咖啡,味蕾浸没在黑咖啡的苦涩里,却又很快被醇香所替代干净。他静静地望着窗外,广场上的男男女女,他们牵着手,拥抱着,谈笑风生,甜言蜜语。

喻文州正用漂亮的手握着叉子,他微微低着头,安静咀嚼的样子像一只温顺的小仓鼠。王杰希捧着马克杯有些发烫的杯身,手指紧扣着弧形的杯柄,他像黑夜中行动的猫,两只大小有些不对称的眼睛亮晶晶的,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爱人,一副要盯紧猎物的架势。


喻文州咽下口中的食物,又叉了一小片生菜,冲王杰希眨眨眼,有些不明所以:“睇住我做咩?”


王杰希笑笑不说话,上嘴唇抵在杯沿,继续看他吃沙拉,脸上表情带着浓浓的温情和爱恋。喻文州也弯起眼。两个人就这样在温暖的灯光下,傻笑着对视。 


 喻文州这个人是这样,有问题没得到解答,他也不纠结,而是直接自己找寻正解。王杰希不回答,但喻文州总会有个结论。
 

“有那么好看?”他突然问。


“嗯?”王杰希一愣。


“哦,那就是爱我咯。”


“……”


王杰希突然觉得,自己快变成公司新来那个无口属性的华裔后辈了。
 

“哦,话说回来,”喻文州忽然放下叉子,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熟练地解锁翻开短信,递给王杰希看,“说我是果实,那为什么说你是枝叶?”


王杰希冲他狡黠地眨眨眼,有些恶作剧的样子:“你猜。”


喻文州无辜地看他:“猜咩?猜你觉得我离了你不行?”


王杰希无奈地笑了,说:“人民教师太聪明,瞒天瞒地瞒不过你。”


喻文州“噗嗤”一声被他逗笑了。


王杰希抬手捏了捏他热乎乎的脸:“以后结婚了,都不能有外遇的,不然莫名其妙就被弄死了。”


喻文州瞪大眼“呿”了一声,故意板着脸道:“我哪有那么可怕……不过你要是有外遇,我一定会弄死你,不过不是莫名其妙,是光明正大面对面拿刀……”


“诶诶诶,你内什么表情。”王杰希又掐了把他的脸,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红印,“不可能在外头找别人,放心。要找别人今儿就让你自个儿付咖啡钱了,钱都养你了哪儿偷人去。”


“明明我自己养自己。”喻文州抿了口咖啡,觉得身体暖烘烘的,“那下次我自己付钱。”


“哎别,养你我乐意。”


“……”


喻文州抬眼看着他,笑了。

他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微微敛起,便有波光自牵万千风情流转于此,里头是对面人才能读懂的深情与爱意。

  

陈玄佑在《离魂记》中记载:一女子为了一生挚爱,竟抛弃了身躯,灵魂离壳,追随而去。问其因,泣曰:“君厚意如此,寝食相感,今将夺我此志,又知君深情不易,思将杀身奉报,是以亡命来奔。”

王杰希想,他和喻文州大抵皆是如此。

两个身处异国他乡的人,因为性向得不到家人理解。两个孤独的灵魂在加国的寒冬里互相碰撞出火花给对方取暖,也许会一不小心烫伤对方的手,却也不恼不怨。因为是,知君情深不易。 

 

咖啡馆里放着悠扬动听的歌,温柔的男声似一杯醇香的卡布奇诺,丝丝缕缕的浓香缠绕心弦,在不经意间悄悄系上一个精致结。

“My last night here for you.
Same old songs, just once more. 
My last night here with you? 
Maybe yes, maybe no. 
I kind of liked it your way.
How you shyly placed your eyes on me. 
Did you ever know.

That I had mine on you.…”

“Shall I be the one for you
Who pinches you softly but sure.
If frown is shown then.
I will know that you are no dreamer.”

  

喻文州没有告诉王杰希,如果自己是果实,那他便是用心脏包裹住果实的花。  

圣诞的钟声敲响时,他们并没有随着人潮聚集到广场上,而是在昏黄的咖啡馆里,在不知名的歌声里,安静地交换了一个带着咖啡醇香的吻。
 

乃是,知君深情不易。

 

-END

 

那首歌是王菲的Eyes on me,我听的是五色石南叶的版本,可以去我LOFTER主页找来听。

 

评论(6)
热度(40)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