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明月松间照06[翔昊翔]

*啊啊啊啊救命我已经开始乱写了【。

*前面太制杖有空大概会修

*好想太监


>>>06

“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唐昊站在小院儿里头,拿着个壶弯着腰给绿植们喂水。冯老头儿一把年纪还挺有情调,弄了一院儿的花花草草,还有两个藤架,上头葡萄藤缠缠绕绕的,还有牵牛花跟喇叭似的一朵朵吹着。

冯宪君舒舒服服地坐在屋里的藤椅上,藤椅靠着院子,能直接清楚地看到他那宝贝徒弟往哪朵花的根上浇着水。

唐昊跟着老头儿学东西,还得抽空来伺候这些小生命,虽然是个生物渣但意外的很有养植物的天赋,眼看着一年了也没意外弄死过一株,很是深得老头儿喜欢。

“您今儿唱的哪出啊?”

唐昊在院子里扬声问道。他偏过一张脸朝着老头儿,刺眼的阳光讲他的线条分明的五官揉成一团,有些皱巴巴的,却不滑稽。

“帅得真他娘的凶残哎——”对于这张脸,孙翔曾如是评价道,唐昊面上极为不屑,转个身儿就在内心乐开一片大花田,跟他内心儿整个塞进蜜罐子里头似的。

“一场游园一场梦哎……”

“噢。”唐昊点点头,转过身蹲下去看角落里泛着青的几颗果子。他伸出手轻轻捏住,对着阳光小幅度地摇摇,晃出了花白的光。

“能吃吗?”

老头儿在不远处问道。

“还青着。”他摇了摇头,手指撑着地站起身来,“一时半会儿也急不来,您老慢慢等着呗。”

“这穷道理谁不懂。”老头儿用握成拳状的手敲了敲摇椅扶手,发出不大但清晰明了的声音,“果子没熟再急吃的也是个酸,还不如慢慢来,咱养这小玩意儿为的就是它的甜,不是纯为了个‘摘’字。”

唐昊站在门边默不作声观察了一会儿老头儿的表情,但什么也没看出来,一切是那么的平静,就像一丝小风蹿过心口,却是有痕无伤。

他欲言又止,想问点老头儿啥,最后又什么都没问,抿着干得有些脱皮的唇在屋子的阴影里站了好一会儿。

他感到恐惧,但他不惧怕这恐惧。

他突然想起那天在床上孙翔的眼神,仿佛警告他“我已经把你里里外外都给看透了,你死吧。”。而他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参不透孙翔的情绪。


他总骂孙翔傻逼,其实孙翔这人精得很,装什么像什么。他要跟唐昊扮猪吃老虎,唐昊就只有趴案板上待宰的份儿,且不知这刀何时起,何时落。像是被耍了一样,他感到心里空空的,却又沉甸甸的,干巴巴的发着紧。

裤兜突然振了一下,他把手掌伸进发皱的牛仔裤兜儿里摸出手机。

[唐大少,今儿天气不错啊,您要上山拍照捎我一程啊!]

唐昊咂咂嘴,给他回了一句“傻逼滚!”。

[(゚Д゚)哎别啊带我转转呗,蹄子总算好了丫憋死我了!]

唐昊回:“你娘不娘还学小姑娘发颜文字……一小时后学校门口杵着等我。”

[人小戴师妹教我的,她说她最喜欢(´・ω・`)这个。等着啊大少我这就去!]

“……我草我求你别给我发这个我想吐。”

[没事儿吧哥们儿带你二院看看?]

唐昊抓狂:“傻逼滚!!”


女人真可怕。唐大少如是想到。


“我上山去啊。”他转过半边身子冲嘴里咿咿呀呀的老头儿道。

“哎。”老头儿瞥了他一眼,扫扫手,“去吧去吧,啊。”

他“嗯”了一声算是应答。

冯宪君的耳机里还放着什么他不知道的曲儿,他只能隐隐约约听见老头儿跟着那陈年滥调哼着哼着。阳光的位置又偏了点儿,晒到了两鬓白发上,他也不在意,眯着眼儿沉浸在着温热里头。

“我这里……假意儿懒睁杏眼…摇摇摆、摆摇摇……扭捏…向前……”

唐昊换好鞋拎起包,孙翔的短信又振过来了。他回头看了老头儿一眼,开门又关上了。

老头儿的咿呀戏嗓他再也没听见。

“我只得把官人……一声来唤…一声来唤……”


>>>


“哒哒哒……啪啪……”

419宿舍,方锐和魏琛的键盘声响彻房间,孙翔在房间正中央换衣服,卢瀚文和往常一样窝在床上抱着台电脑。


“翔哥儿,我这个月稿费到了,晚上撸串儿去?”

卢瀚文抬头看了看正摆弄衣服线头的孙翔,问了一声又低下头去。孙翔掀起衣服把线头咬断,呸掉后才回他:“不成,我今儿约了唐大少爬山去,晚上估计就外头吃了。”

魏琛一把摘掉耳机,抹了抹鬓角上的汗:“方锐去把空调开了热死老子了!”

“Double Kill!”

方锐舒爽地“哈哈哈”,头也不回手上忙碌:“自个儿捣腾爷没空!”

“靠!尊老爱幼懂不懂?”魏琛也挪不开身,手上噼里啪啦地忙活,“翔子开空调!”

孙翔从桌边站起来去方锐床上拿遥控器:“你俩虚不虚啊尽使唤我……”然后把遥控器丢魏琛桌上,“一会儿要调自己弄去。”

“Trible Kill!”

“你丫让方大少弄老夫没空。”魏琛回了句。

卢瀚文幽幽道:“游戏渣,祝团灭。”

“Ultra Kill!”

“Panta Kill!”

魏琛不屑地“切”了一声:“开玩笑老夫可是神一样的少年,难道还会任那些傻逼宰割?何况我们还有号称‘黄金右手’的方大大。”

孙翔嘿嘿笑了:“黄金右手?话说方大大,您平常拿笔写字儿的时候就没点儿……内什么……小冲动?”

方锐:“……”

方锐大师很憋屈,拿敌人泄愤。

“You have scored an ace!”

方锐猛地一拍桌:“Nice!”

魏琛笑眯眯地关游戏起身,踢踏着人字拖进了浴室洗脸准备好好睡一觉,方锐也愉悦蹦哒着紧随其后。

“翔子出去啊?”方锐看着背起包就往外走的孙翔,趴在床上敲敲床栏问道。

“是啊我约了唐大少,”孙翔笑得如沐春风,朝他们摆了摆手,“走了啊白白!”

宿舍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方锐挠挠头,不大明白:“这大热天的能上哪儿去啊?”

“哪儿不能去啊,北城这麽大想约哪儿哪儿。”卢瀚文一脸优越地笑了下。

“哎,你们说……”魏琛皱着眉犹犹豫豫地开了口,他各和这俩对视了几秒,没接下文。

卢瀚文眨眨眼,没说话。

方锐和他对视良久,也没说话。

“……”

“……”

“……”


三分钟后。

“我草不是吧?!!!——”

方锐声嘶力竭惨叫道。


卢瀚文默默点了点头。

魏琛无奈摇了摇头。


于是某灌水网站这天新增了一个hot贴。

[求助——同寝室的哥们儿是个基佬而且很有可能是我促成的怎么办我是不是该死啊嗷嗷嗷在线等?!!!]


[楼主一看就是个基佬。]

[楼主祝你和你哥们儿性♂福。]

[楼主你和你哥们儿一♂夜♂几♂次?]

[楼主你真是党和人民诚挚的小伙伴!]

[楼主乖乖躺平吧。]

[…………]


笔直笔直的直男方大师怒摔手机。


-TBC


越写越弱智了好想太监……


评论(2)
热度(15)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