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生命线[橙白/短小无意义]

*一个无聊的退圈三流写手

*没文笔 泡菜腔

*白贤视角

>>>

“哦,生命线挺长嘛。”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这麽和我说的。


把骨节分明的手摊开垫在我的手背下。和我同年的男人。温热的大拇指和并拢的四根手指把我的一排手指固定住,力道不重,也算不上轻柔。我的指尖在他的手中,微微向下弯曲,并不是地吸引力的原因,而是人为的。这或许有些废话,但,关于他的细节,我愿意用很多废话去描述。尽管显得我像个傻瓜。

可有哪个人不像个傻瓜麽?即使是聪明的人。

聪明的人喜欢把自己伪装成傻瓜,傻瓜试图把自己伪装成聪明人。可是,前者成功让自己变得像个傻瓜,甚至是疯子,因为他们是聪明的。后者看上去很聪明,但更多的是傻气,或者说,伪装成聪明人的傻瓜们可以互相识破,而不伪装的傻瓜却信以为真。


似乎是,伪装,可以帮助提升聪明力?


“哈,当然不是啦,傻瓜就是傻瓜,再怎么装摸做样也是傻瓜的一部分啦。白贤先生呢——”

我屏住呼吸,瞪大眼期待着他的回答。

“傻——瓜。”

靠!我一拳头砸在他肩膀上。

“啊啊!……啊白贤先生呢,看不出来,竟然是有暴力倾向的人麽。”他笑嘻嘻地扭了扭肩关节,手上抱着一叠文件夹令他无法将手伸向被我砸疼的肩膀。不过也不一定。虽然我对我的力道还是蛮有信心的,但他看起来完全是没事的样子嘛。


——不过说起来,钟大先生呢,好像一直是这个表情啊。


“呀,我才没有。”我板着脸替自己辩驳道。这个词放在我身上。不对,是放在任何一位男性身上,都是很不好的形容。是毫无魅力的象征,虽然只是开玩笑,但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让我感到一丝惊慌。

“是啊。可是,白贤先生这麽说的时候,很惊慌的样子呢。”

他微微凑近我的脸,直勾勾地盯着我的双眼,好像要把自己看进去一样。

“辩驳的时候要理直气壮一点啊白贤先生,不然呢,就会像伪装成聪明人的傻瓜一样了。”

“我才不是——”

“啊啊,知道你不是。只是善意的提醒嘛。”他眯起眼,将嘴巴翘起一个夸张的弧度,像猫一样。

是那种野猫,但又贬低他了。钟大先生是看上去很儒雅的男人,并不是CLUB里的花花公子。

啊,可是这样一想的话——好像——也是有几分像的嘛。也没什么不对。不过这样分析下钟大先生,完全——完全就是个奇怪的综合体啊。


和钟大先生是同年的,但我大他三个月,按理说是不同届的人,像被一个断层隔开了般。因为初次见面留下的印象是会看手相这种,听上去年纪稍长的人才会做的事,并且成熟男人的处事风格已经在心里定型,像根钉入木板的钢钉,还是钉死的那种。坦白说,虽然有些不礼貌。但,钟大先生的长相确实也是长于年龄的。以至于在知道真实年龄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的愕然,像带着侥幸心理作弊却被老师当场抓包一样——当然并不是合适的比喻。不过竟然也松了一口气。嘛,毕竟,也是能料到的,又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人和人之间,总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瞒天过海,特别是像我这种,嗯……聪明地扮演着傻瓜的人。

那么钟大先生呢?我的秘密能瞒过将我视为傻瓜的聪明人钟大先生吗?

像手中握着水,明知道完全握住是不可能的事情,却还固执地不肯松手,仿佛只要手心有一点湿润就是赢家的我。

明明手中的水早已被源源不断潮水般涌出的汗液替代,而我,只是一味地坚信,是胜利的我握住了我的水。

但,水本来也不是我的。这是事实。


-FIN


就是个随笔而已……


评论
热度(1)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