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赶巧儿[上][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微量魏喻不打tag

*方言私设有

*胡扯蛋


>>>


蝉声此起彼伏,一声盖过一声。

“哎,你咋还没拿下呢?”

四个人窝在食堂的小角落里叽叽咕咕着,刚去染了一头亚麻色毛的孙翔张牙舞爪挥舞着筷子,无故平添了几分嚣张。旁边唐昊看不下去了就皱着眉把他的手背狠狠地拍下来,孙翔不满地去瞪他结果被他瞪得脖子一缩,孙子似的。

袁柏清很同情地拍拍刘小别的肩,后者抱着铁罐正喝汤,被拍得一抖差点呛住,模糊不清地“唔”一声,心有余悸赶紧放下汤罐子。

刘小别喜欢校医学院的老师王杰希,这是419宿舍众所周知的事儿,虽然也就他们四个人,但基佬刘小别觉得能让仨知道说明自己还挺叼。

王杰希学中医出身,混在一群理科生中间跟仙风道骨的江湖郎中似的,尤其那只偏大的左眼还给他添了点神话色彩。人医学院叶教授说了,这小王老师没准上辈子二郎神呢,因为这辈子化作人只有俩眼珠子,头顶上那只就只能叠加在左眼上了。

说得很有道理,虽然没人信。

“人都不怎麽来,除了每周一场球。”刘小别郁闷地把汤一口干完,一副借汤消愁的样儿,莫了又补充道,“而且人一副高岭之花的样儿谁没事上赶着倒贴呐!”

孙翔一听又绷不住了:“我靠!刘小别你就说你是不傻?这年头谁追人不是倒贴啊,难道你追人还要一副高冷白莲花的样子往人眼前一杵等人给你跪啊。”

刘小别:“……这方法听起来不错。”

孙翔“嗷呜”一声惨叫,一巴掌盖住自己悲痛欲绝的表情,被唐昊踢了一脚后立刻乖乖低头吃饭。

“傻逼。”袁柏清冷漠点评。

“憨包。”唐昊冷笑摇头。

“哎!”刘小别一甩头,埋头疯狂扒饭,脑袋上顶着“让我静静”四个大字。

高岭之花向来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何况他这山脚都还碰不到呢。泡老师?刘小别再怎麽吊里吊气也自认没这个本事去撩拨人人民教师啊,何况王杰希一个学医的,一怒之下回头把他剖了咋办。想到这里,刘小别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唐昊趴了两口饭,抬头嘲讽道:“咋个啦?别怂啊刘小别!”

刘小别两眼一瞪怒拍桌:“靠!唐日天你丫损我吧就,爷就这麽一得行,他命里要缺我那就是他王杰希人生中的一大损失。”

孙翔手一抖,红烧肉“啪叽”一声,掉了。

孙翔:“……”

“啊啊啊啊肉!!!!”他悲愤哀嚎道。

唐昊和袁柏清埋头扒饭。

毕竟中二少年和思春少年的世界不是吾等凡人能理解的。

思春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吧。袁柏清郑重地拍拍刘小别的肩,又说你又不好好吃饭了吧怎么瘦了,肩膀硌手。刘小别摆摆手说那是你错觉了爷可健硕。袁柏清翻了个白眼就走了。

五月底干燥的阳光扫下来,刘小别摸了一把脸只觉得有些脱皮儿,一扭头唐昊正拽着孙翔去小卖部买水呢。

干,恩爱狗。刘小别撇嘴。

“哎唐昊!”他冲那边闪瞎眼的喊了一嗓子,唐昊和孙翔同时回头看他,“帮我买瓶水!”

“什么牌子啊说清楚?”唐昊在刺眼的阳光下皱着眉喊。

“啊,就内个……农、农夫○泉吧!”刘小别一时也想不起来其他牌子,心想反正都差不多。然后他看到唐昊手刚碰到农夫○泉瓶子都没拿,孙翔一把拽住他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了什么,于是唐昊又缩回手去拿了瓶百○山。

咦?

刘小别一愣一愣的,看他俩拿着水朝自己走过来,阳光透过叶缝一路滑过他们一黑一白的情侣T恤衫。

唐昊把瓶子往他手里一塞,孙翔赶紧补充道:“前段时间农夫○泉被人看到有虫卵呢。”

“啊?”刘小别微微张着嘴,“哦这样啊。”

“是啊是啊,超恶心的我居然还喝过。”仗着身高优势一把搂住刘小别脖子,另一只手拽着唐昊手腕,左拥右抱简直人生赢家,“走吧走吧回宿舍一会儿薄情大大该想我们啦!”

“他想我?切!”

“……”


>>>


“好,下课。”

王杰希刚一宣布下课,好几个学生就一窝蜂围了上来,七嘴八舌问这问那的绕得他一时有点晕。

“一个一个来——英杰先问吧。”他随便点了一个,就见正对面一个男生眼前一亮,赶紧把笔记本伸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老师……”

紧接着,王杰希又凭借着出色的记人技能一个一个点了下去,直到又过了近二十分钟这些小鬼才纷纷满意离开。

“叩叩”两声,王杰希捏着讲义抬头,只见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人抱臂斜靠在门边冲他微笑,看上去等有一会儿了。

他朝来人不慌不忙地走过去:“等很久了?”

“差不多五分钟。”喻文州这才站直,见他有了要走的迹象才抬脚,“我要去一趟旧办公楼,等下一起吃饭?”

“怎麽?找老师都不敢还要我陪?”王杰希恶意开了个小玩笑。

喻文州却一脸坦然地点头:“是啊,麻烦师兄赏个脸给我壮胆。”

王杰希摇着头粗暴评价道:“太没种了喻文州。”

“呵…”喻文州哑然失笑。

是太没种了。

可有什么办法呢,只要一看到男人他心里就堵满了愧疚。像是胶塞,堵得他透不过气来。自责像气球一样飞速膨胀,然后“嘭”的炸开,在胸口四分五裂。心脏就这麽常年绞着这些锋利的碎片,甚是顽强。

王杰希对他这位师弟是很敬佩的,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在感情方面莽撞得不像各方面的他。

不过好在,傻人有傻福。王杰希想道。


>>>


419宿舍此时一派和谐。

唐昊正搂着孙翔在寝室中央打地铺睡草席,袁柏清叼着根柠檬味儿棒棒糖下副本,刘小别无所事事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不知道是发呆还是思春。

“哎别儿,”袁柏清刚下完一个本,突然轻声开口,“我还是很好奇啊……哎你说你为啥看上一大小眼儿呢?”问完瞥了眼地上熟睡的两人,确认自己声音不大。

“看上就看上呗,人又帅又有气质,这是大小眼儿也不能抹灭的事实。”

哎哟……袁柏清抬头一看,刘小别竟然是面无表情地在和他说话,而且完全不脸红。

看来是暗恋成疾,这爱太久习惯了都,脸都不带红一下的真不纯情。不科学。

然而袁柏清不知道是,刘小别只在看到王杰希时才脸红,柿子似的。在王杰希面前都把在人后的脸一次性给红完了,那麽他袁柏清自是没这机会看刘小别在那装猴子屁股了。

袁柏清“嘶”了一声,不解道:“那你说你这也没个计划……是整啥呀?”

“唉……”刘小别叹了个气,“愁啊。”

袁柏清挠挠下巴,撇了一会儿左眉,再扭头一看刘小别已经翻了个身直勾勾盯着他,跟豹崽子盯猎物似的。

袁柏清:“……”

“你干嘛?”袁柏清有种不祥的预感。

刘小别发出低低地发出的一串哼哼哼的笑声,笑得袁柏清抖三抖:“你……冷静。”

刘小别朝他抛了个媚眼:“薄情儿哥哥~”

袁柏清严肃脸:“刘小别,冷静!我觉得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这像话吗!——来,躺下躺下,咱有话……好好说啊,好好说。”

刘小别翻他白眼,四仰八叉瘫在床上,头一歪斜眼看他。脸上写满了我就静静看你装逼等字样。

袁柏清正色道:“我觉得吧……你应该,啊,伺机而行。懂没?”

“……”

刘小别恶狠狠地冲他翻了个大白眼,一轱辘滚床角儿呼呼大睡去了。


-TBC

咱别哥儿 傻人有傻福 啊。


评论(2)
热度(63)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