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赶巧儿[中][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俩痴情种喝酒の场合

*粗文一篇求别削

*方言私设有

*胡扯蛋


>>>


这喝酒吧,它不一定就误事儿的。

——刘小别


>>>


五月无乾土,六月火烧埔。

可不嘛,天干物燥您不注意着点儿火气,回头蹭蹭的就冲天炮了。这人啊,脾气天气成正比,何况南方人搁家这闷里闷气,成习惯了都,一到北边儿这憋屈劲儿每年都得烧一烧。

于是刘小别操场上冲王杰希脸红了一个下午,回到宿舍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怒火烧了一脸,还差点给人爆头。

“老子他妈哪傻了?!”

“你他妈哪都傻。”

“我靠唐日天你你……你是不是想打——”

“哎哎哎!”袁柏清嗖地站起来一个箭步过去握住孙翔抬起的拳头,“消消火消消火,好端端生什么气儿呢啊。坐下!”

“切。”唐昊翻了个白眼,一个顺脚踢在了地上喝了一半多的矿泉水瓶上。他是真没注意,而且人在气头上难免劲儿大了点儿,结果孙翔腾的一下又燃了:“老子喝一半呢你干嘛!啊?你想干嘛啊你凶什麽凶!”

草!唐昊剩余那点儿耐心彻底被他磨完了:“你有完没完你!给你叠颜色么就染红染!你说你拽囊样呢啊!啰里八嗦的。”

孙翔一下也没听懂,只觉得唐昊大概骂得难听,一时半会儿什么也憋不出来:“我……你……你这个不要好胚!”

哎哟我的祖宗哎!袁柏清一看孙翔气得整个人都在抖,而且有哭鼻子的征兆,赶紧往人后背呼噜噜顺着气儿,保持冷静道:“唐昊你收敛点啊,前两天还腻歪个卵似的今儿就崩了。你俩都是,啊,脾气收一收,多大人了净跟小学生似儿在那瞎吵吵。”

“你怎麽不问问他啊——哎疼疼疼——”

刘小别一看这势头不对,拧着唐昊耳朵就往外拖,到走廊碰的一声把门关上,顿时清净了。

“你俩干啥呢这是?”刘小别皱眉。

唐昊抿着嘴不说话,一脸的阴郁,明显有怒火在肚子里翻腾。刘小别眼尖,把他脖子上凸起的青筋看得一清二楚。

“走。”凭着从前关于这对儿的各种劝架和观战经验,刘小别大概也猜到前因后果。他叹了口气儿拍拍唐昊肩膀,说,“哥们儿请你喝两杯。”

唐昊沈着脸,默不作声地点点头,跟在他身后。沉重的脚步声一下一下地踩碎宿舍楼里难得的寂静。


>>>


“别啊……谈恋爱真苦啊……”

刘小别摇摇头,给他把酒满上,五个指尖轮着来回敲桌面,没滋没味地咂咂嘴:“内是你不懂,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啊,脾气也收一收。你俩脾气都不好,翔翔年纪小点儿,有些地方呢,能让就让呗,让完他跟你撒个娇也就这麽过了。”

“靠,你说得倒轻松,这不控制不住麽,人在气头上……什么屁话都往外蹦……”唐昊叹了口气,捏着玻璃杯又是半杯下肚,“你不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瞎扯。”刘小别习惯性翻了个白眼,“叶教授和王老师就不一样。王杰希多沉稳一人,叶修就一脸T。”

“那是你情人眼里……出、出西施。”唐昊晕乎乎地给自己倒酒,手一抖洒了周围一圈。

“切。”刘小别翻白眼,“合着我们翔翔在您眼里就一东施啊?丫脸真大。”

“大你妹!”唐昊一巴掌盖他脑门上,刘小别一哆嗦差点咬到舌头:“草!毛病啊你!”然后给唐昊倒酒,也不管人醉得话都说不清了。

“你闭嘴!吵、吵个卵啊你!”唐昊不耐烦地凶他,开始护犊,“我们家翔翔…最、最可爱了!你丫——少在那跟我扯!我们家翔翔……最可爱了……嗯,还温柔……对老子、倍儿好。还嗝!眼睛还……对称!”

“我靠!”刘小别一蹦三尺高怒削他脑瓜子,“你喝傻逼了你!再跟我扯眼睛老子削你个小王八羔子!”

唐昊瞪了他一眼,揉着脑袋继续喝。

“算了,咱甭提这茬了。”刘小别泄气似的坐下,给自己的空杯子里也满上,喝一口叹一口气儿,道,“告儿你啊,下回冲人大吼大叫前动动脑子,想想你媳妇儿多温柔可爱,哪天把人逼成黄脸公了都。”

“行…行。”唐昊摆摆手,这会儿又显得稍微清醒了些,“说得跟我娶你似的……还有嗝!你家王杰希才……黄脸公呢!跟黄河一样黄。”

“人王杰希招你惹你了怎么老跟人脸过不去啊!明明很帅好不好!”刘小别急得扯着嗓子反驳道。

唐昊皱着眉掏了掏耳朵,龇牙咧嘴道:“刘小别你、你不帅了你知道吗?你现在这逼样……啊,简直就一……思春大闺女!”

刘小别不理他,自顾自灌酒。

他忽然觉得很憋屈,跟在寂静无声的图书馆里忍屁儿似的憋屈。

怂大发了啊,刘小别。

“哎,别哥。”唐昊酒过三巡,反而回光返照似的清醒了些,“你真追那……大小眼啊?”

刘小别正伤感着,这会儿也懒得和他计较称呼了,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往唐昊肩上重重拍了一下,疼得唐昊横着肘子撞他:“鸡爪子……拿开!”

“唐日天!!!!”刘小别大吼一声。

“草!”唐昊一个激灵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你是吃了屎了!”

刘大少他一声吼,日天也要抖三抖。刘小别这一吼,把唐昊酒都给醒了三分。

“唐日天!听你别哥给你讲、讲故事啊!”刘小别晃晃悠悠站了起来,两手直挺挺撑着桌子,沾了一手汤汁酒水也不在乎。

“别光天化日之下喊老子名号……我、我唐日天不服!”

刘小别:“……”

哇,不得了。

“不服憋着!”刘小别又一巴掌呼他后脑勺,唐昊这回没嚎,愣神儿似的把从看向远方的视线移回他身上,直勾勾的,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唐日天,别哥今儿就教嗝!教你做人。”

唐昊面无表情:“……您说。”

“日天啊……做人要知足,懂吗?想想当初要追孙翔的时候,你脸皮子都不要了。以后可多动、动动脑…别老身在福中——不知福。”

唐昊:“……哦。”

“……看看我,王杰希连我叫啥都……不知道呢。”刘小别一脸委屈,完全没了平时一脸高冷样儿,“嘭”地一声坐回原位。

唐昊:“王杰希不喜欢你……咋办?”

“放屁!”刘小别怒拍桌,“唐日天我告儿你,王杰希命里就缺我!”

唐昊手一抖,玻璃杯掉地上摔了个粉碎。

“哎哎!打碎了杯子赔钱啊!”老板在不远处喊道,语毕又扭过身子招呼别人去了。

唐昊没听见。

“别……别哥。”他抖着手推了推刘小别。

事实上,他三分钟前就想这麽做了。

“啊?”刘小别迷迷瞪瞪不知所云。

“你看那八点钟方向,有一男的,朝咱这走走来了……”

“好像……还有点……大小眼?”

刘小别揉揉眼:“哦……王杰希嘛。”

两个人醉意朦胧间望着一白衬衫男似乎朝这儿走来,眼睛一会儿大,一会儿小,脚步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他似乎是眼中带笑的,又面无表情神色诡异的样子。

唐昊:“……”

刘小别:“……”

醉了。


王杰希刚下班从学校出来正好路过,想着买点酒和串儿回去喂他那郁闷成狗的师弟,没成想今儿点儿背,大几十米外就听见有人大喊自己名字,而且内容惊世骇俗。走近一看才觉着眼熟——哟,这不是老看他打球内小崽子麽?动不动就脸红挺可爱那个。

于是王杰希自动忽略了俩孩子复杂的神色,自顾自上前对老板说:“这我家学生,摔多少我给赔吧。”

后来唐昊不止一次对刘小别说,王杰希当时简直像个六翼天使,还是自体发光的那种。

然而,这只是后话了。当时的唐昊只是一脸哈士奇被哔的表情,握着刘小别肩膀晃了三晃说:“王杰希啊我草——”

“咚!!”

刘小别不胜酒力,砸桌上了。

唐昊:“……”

王杰希:“……”

噗。


——这孩子,还挺可爱啊。


-TBC

没喝过酒不造有没bug

杭州话我问别人的 大意是 你这个不要脸的。个人认为用在情侣吵架很难听 不过大小伙子这气头上的难免话里带刺【请勿模仿!

云南话百度来的 我觉得比杭州话好理解……应该都能看懂吧……

【听异乡人用方言骂你是很糟心的请大家友好相处【手动再见


评论(4)
热度(76)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