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赶巧儿[下][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大概有点儿欧欧西?

*胡扯蛋


>>>

刘小别你不帅了你知道吗!碰上王杰希你丫就一思春大闺女。

——唐昊

>>>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是在刘小别捧着大胡子薯片看唐昊把孙翔壁咚在宿舍墙上的时候,袁柏清边砍着怪边慢悠悠说着的。

当长辈劝告晚辈在办公室里安分,老子劝儿子在学校甭闹事儿,笑面虎对二百五谈判时,他们最爱用这句话来提点人了。而放到这里,刘小别只是十分淡定地质疑了它的纯洁性。

袁柏清当场便冷笑道:“总有你明白的那一天。”

而现在,躺在王杰希家床上的刘小别,在某种意义上终于认识到了这句话的巨大威力。

刘小别:我他妈真是日了哈士奇了!

哥们儿和媳妇儿吵架,他自告奋勇请人吹瓶儿,结果把自己给喝进去了,倒了也就算了,醒来后还躺在了暗恋对象的床上。

晴天霹雳六月飘雪西湖之水我的泪啊——刘小别欲哭无泪。他想这回掉坑里了吧,人还没追到就先给人留了个醉鬼的印象。

什么叫还没开始就先结束?这就叫。直到现在,王杰希瞪着一大一小俩眼珠子微笑着问他早餐喝不喝豆汁儿的情景,还在他脑子里乌鸦似的盘旋着,循环着,嘎嘎嘎嘎叫着。

刘小别觉得,这根本就是老天爷献给自己的一首葬歌,听听这调,魔音绕梁八辈不绝。

刘小别恍恍惚惚穿好衣服,从裤袋里摸索出他的小肾五,一解锁——空空如也,一个来电都没有。

刘小别:“……”

说好的人生如戏呢。


刘小别磨磨唧唧地抱起刚换下的王杰希的睡衣,颤巍巍地走到厨房门口,然后愣住了。

王杰希穿戴整齐,一身白衬衫黑西裤的教师标配,正穿着条轻松熊围裙在煎蛋。北城清晨的阳光暖融融地烘在他周身,在刘小别眼里简直自带圣光一样耀眼。

刘小别看得入神,王杰希以他敏锐的天眼(?)发现了他的存在,转过头看着他笑了下,说:“衣服放阳台洗衣机里就好——刷牙洗脸了吗?”

刘小别顿了一下,登时把头摇地跟拨浪鼓似的。王杰希忍不住笑出声,冲他身后指了指:“去洗把脸来吃饭吧。”

这人简直……太温柔了。刘小别红着一张脸去阳台打开洗衣机盖子,提起地上写着○渍洗衣液大字的红罐子,拧开盖凑近闻了一下——薰衣草,挺闷骚一味儿,和刘小别他妈用的一个样。不过刘小别在宿舍和唐昊他们共用○月亮牌的柠檬味儿。其实最早孙翔买的是青柠味儿,结果那一整个月他们哥四个都是一股○猛先生洁厕灵的变态味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兼职扫厕所去了呢。后来唐昊实在受不了了,就把那还剩个底的洁厕灵洗衣液给扔进了垃圾堆里。

据唐昊解释,不扔宿舍垃圾桶是怕孙翔捡起来冲冲外壳,拧开盖继续用。后被刘小别吐槽说为什么不直接倒马桶里冲掉,还能顺带洗洗马桶。袁柏清对此建议十分不屑,唐昊听完一拍大腿悔不当初。从此在刘小别心里,唐昊的智商就比袁柏清高了不止一个档。


用王杰希新拿的一次性牙刷毛巾洗完脸,刘小别理好头发压掉呆毛才踢踏着棉拖鞋磨蹭出来,王杰希已经热好了早饭,坐在那儿招呼他过来。

刘小别吸吸鼻子,坐到他对面。

在刘小别的记忆里,唐昊和孙翔在食堂里老面对面坐,特别是热恋期内会儿,吃个饭三不五时就抬头对视一眼,虽然不是相视而笑,但其实在刘·单身·小鳖眼里,互瞪并翻对方白眼儿的性质和那也差不多。

坐在暗恋对象对面,那当然就是为了来几个充满爱意的对视啊。

然而现实是,刘小别盯着王杰希,王杰希埋头吃。当然刘小别不在乎。

王杰希逆在暖烘烘的光里,像是镀了一层金。他整张脸埋在室内的阴影里,剑眉星目,一张薄唇抿住吸管,看得刘小别几乎有种伸长脖子凑上去亲的冲动。

当然了,刘小别不是唐昊,没有把人摁墙上强吻(虽然被袁柏清制止)的能耐,所以他只是呆呆地用他那张沾着豆汁儿的嘴,蹦出了仨字儿:“你好帅。”

王杰希:“……”

刘小别:“……”

风在吼马在叫老子在咆哮!!!!!意识到自己又傻逼了的刘小别再次欲哭无泪。

王杰希从鼻子里笑出一声气儿:“谢谢啊小伙子。”

刘小别:“……”

刘小别虚弱扒着桌沿:“内什么您听我解释……”

然而并没有下文,因为刘小别脑子里一瞬间清晰明了的条理全给王杰希一句话绞成一团乱麻,连根线头都找不着了。王杰希也不急,慢条斯理地开口:“刘小别同学。知道昨儿晚上我瞧见你的时候,你杵在大排档门口说啥了吗?”

刘小别僵着脸摇头。

“你说啊——”刘小别脖子随着王杰希拖出的尾音越伸越长。

王杰希一抬下巴,刘小别的脑袋也跟着他向后仰。

“你说——”

刘小别觉得王杰希大概连他鼻孔里几根毛全给看清楚了。

“你……”

“哎我去!”刘小别差点儿往后翻下去,脖子一缩赶紧回来,“您这……耍人吧这是?咱说话别大喘气儿啊同志。”

“同志?”王杰希乐了,“我可不是。”语毕,话锋又一转:“你才是。”

刘小别“啊”了一声,这才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小脸儿腾地涨红了:“碍不着您事儿。”

他忽然又觉得不对了:“哎不是,您咋知道的?”

嘶哎——难道说——

“我昨儿晚上,没干什么傻事儿吧?”说完,他还冲人讨好地笑笑。

“没呢。”王杰希示意他压压惊。

刘小别登时松了口气儿,喝口豆汁儿降压。

“——也就说我命中注定是你的人吧。”

“噗——”刘小别毫无防备,喷了王杰希一脸豆汁儿。

王杰希:“……”

“哎您别动,我我我去您拿毛巾!”刘小别一蹦三尺高,冲进浴室打湿毛巾给他擦脸,擦到一半被王杰希拿过去继续,刘小别就干巴巴杵一旁看着,也不知道该干嘛。

王杰希擦完脸,一脸湿漉漉地盯着他看,一大一小俩眼睛透着两道严肃的光,跟机枪似的把刘小别从头到脚扫射了一遍。

“刘小别。”

刘小别僵着脸:“到。”

王杰希很随意地笑了下,说:“你分得清喜欢和爱吗?”

刘小别认真地想了想,说:“分不清。”

王杰希一愣,笑了:“那你都分不清,你——”他顿了顿,继续道,“你想好跟我过一辈子吗?”

刘小别老实道:“想过很多次,但没想好。”

“那你都没把握,就想跟我过吗?”王杰希态度很温和,言论很残酷,像极了刘小别以前那个笑面虎教务主任,“我下周生日,过完就二八了小别,我一奔三的人来不及浪费日子了。”

“……”刘小别皱起眉,直勾勾地和他对视,“您还挺迂腐。”

王杰希诧异地看着他,半晌才笑着说:“对呀,老北城人保守——我缺点很多的,你们小孩儿可不喜欢。”

刘小别“啧”了一声道:“那怎么了?我和我爸还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了,我也没嫌着他呀。”

王杰希:“……你可别是把恋父情结搁我身上了?”

刘小别忍不住“靠”了一声:“我不至于好吗。算了您再好好考虑下吧,我要脸,不逼人。”

王杰希点头:“好。”

刘小别闷闷地应了一声,然后就进屋拿了东西要走,走到玄关才回头看王杰希:“您不捎我一程?”

“呵…”王杰希哑然失笑,“真不客气。”

王杰希家离学校不算远,差不多15分钟的车程。他今儿早上没课,权当做了把好人,把这小佛一路送到西。北城的气温升得很快,晒得王杰希的车烫得都能煎鸡蛋了,刘小别手一碰,立刻“哎呦”一声直甩手。

“熟了?”王杰希好笑,一把拉过他的手,“还挺香。”

“看屁。”刘小别一个白眼抽回手,“烤肉香啊?——走了,拜拜了您。”

“哎哎。”王杰希揪住他的领子往回拽,跟拎小鸡似的,“这么大脾气。劝你先别回宿舍,你那小室友喝得迷迷登登的,昨儿就被他家内小孩儿接回宿舍去了,你确定——回去?”

刘小别:“……”

刘小别果断冷着一张脸往图书馆走。

“刘小别。”王杰希在背后喊他。

“干嘛?”刘小别面无表情。

“你急啥?”王杰希明知故问。

“赶投胎。”刘小别掉头就走,“赶着下辈子投个抱得美人归的胎。”

哎呦,这就犟上了。王杰希无奈:“我这没说拒绝你呢。”

“哎我说这位同志——啊不,这位直男。”刘小别一脸泄气地回过身,背着光一脸黑漆漆地看着他,表情不甚明了,“我哥们儿从前追姑娘,人要么答应,要么没门儿。您倒好,上来就唬得我一愣一愣的。”

王杰希站在那儿,等着他继续。

刘小别挠了挠头,硬着头皮接着道:“您跟我说,我都分不清喜欢和爱,都没想好过一辈子,怎么有胆儿跟你谈情说爱呢。”

王杰希静静地望着他,他看着男生站在初夏明媚得有些毒辣的天光里,心中落满了光。

刘小别看他没什么反应,咬了咬牙,也不顾心里那点儿尴尬,把心一横,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那、那甭管泰山还鸿毛了,咱不是孔夫子,也不是毛主席,咱就一俗人——但不说俗人还圣人,过好当下就成。您要让我保证过一辈子才能和您在一块儿——虽然我确实想跟您过一辈子,但我也不是为了一辈子才喜欢你的呀。”

王杰希还是一言不发望着他。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了解此时此刻,这个毛头少年给他带来多么巨大的心灵震撼。

“难道您知道您总有死的那一天,就不活了吗?”

王杰希:“……”

刘小别摆摆手:“哎不,我就打一比方,您别误会啊,我没别的意思。”

“不是。”王杰希看着小孩儿紧张却又故作镇定的脸,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

“不是误会,我也没生气。你怎么老英勇完就怂。”他走到刘小别面前,抬手揉了揉他深栗色的毛。

嗯,挺软。

刘小别:“……呵呵。”

刘小别冷笑结束抬脚就要走,王杰希又一把把他给揪回来:“毛主席可没教你当逃兵。”

刘小别一脸不屑:“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保存有生力量。”

嚣张,太嚣张了。王杰希从牙缝里轻轻挤出了一声“啧”:“这点儿力,真虚。”

刘小别一脸震惊地瞪大双眼:“虚你姐姐!我这就泡你了!”

王杰希:“……”

刘小别:“……”

“那赶巧儿了。”王杰希冲他微笑道,“我这也打算泡你了。毛主席说:世界上最怕“认真”二字,我就最讲认真——小小子儿,怕麽?”

刘小别:“……怕个屁。”


后来,土生土长的老北城人袁柏清告儿刘小别,说北城从前有句老话,叫作——

小小子儿,坐门墩儿,哭着喊着要媳妇儿。


-END


评论(19)
热度(101)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