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野鸡[双孙/翔皓]

*双孙父子设定

*闽南地区背景

*兽化有不喜叉

*ooc有不喜叉


00.

“孙翔!明天记欸来我家呷卤面!”

“啊,我知啦!”

唐昊在不远处的梧桐树下杵着,一脚踩着自行车踏板,两手扶在把手上扭过上半身冲孙翔喊道。夕阳的余温晒得他头顶发烫,脸也有些红。

孙翔站在家门口的水沟旁大声回应他。然后唐昊腿一蹬就在金黄色的光辉里缓缓离开他的视线。

孙翔想起唐昊他妈做的卤面,里面总是加了很多猪皮,无意识间咂咂嘴。他一手攥着书包带,拇指反复摩挲着上面粗糙的纹路,一手捏着钥匙开了那扇凹凸不平的铁门,开锁发出一串喀啦啦的刺耳声音,他抿着发干的嘴唇走进去。

家里十年如一日的昏暗不清,只有电视机打出的亮光将沙发的那一小块位置笼罩着,闪动个不停的光晃得他眼疼,而男人只是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背心和一条皱巴巴的蓝色老头裤衩,没骨头似的窝在沙发里抽着烟。沾了灰尘的破电扇把烟灰凉凉地朝他吹来,他忍不住在规则的呼呼声中咳了两下。

仿佛突然接受到了什么致命信号,男人夹烟的动作一顿,盘着腿俯下身去,伸手在瓷缸里摁灭了才抽了半支的烟。他偏过头来,冲孙翔张了张嘴,几缕白烟就从他的欲言又止里徐徐溢出。孙翔懒得理他,背过身抬手开了餐桌上方的小吊灯,灰蒙蒙的视野立刻亮了一半,房间的云雾也染上一层金黄。

老电视嗞着电流音运转,显示屏里战火纷飞,着实有些骇人听闻,女主播严肃地报道着来自异国的恐怖,把男人胡子拉碴的脸映得一片灰败。

“呷饭啊啦!”孙翔随手把书包扔在餐桌的一条桌腿旁,他去厨房里取出两幅碗筷,给两个人都盛好汤,“有什么好看欸啦,自己生活不顺心就来看有什么人比你咔惨喔?”

“死孩子,管那麽多作哪?”男人没好气地站起身换了个财经频道,不顾儿子不屑的目光,踢踏着人字拖去洗手吃饭。

晚饭依旧简单得令人发指,一盘炒芥菜一锅鸡汤,是他们家自己养的鸡。孙翔他爹孙哲平自个儿在梧桐村弄了个小养鸡场,收入平平,没什么起伏。他们家在这梧桐村里不富,也算不得穷,起码能供孙翔上高中还能看上个彩色电视——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户人家,普通得不会平白无故被人想起,顶多偶有人茶余饭后提到,哦,东边孙家那爷俩啊,小孩儿满月娘就跟城里人跑了,两个大男人从此相依为命,老子还伤了一只手……唉,可吃了不少苦啦。

“吼!”孙翔从喉咙里哼出一声,动了动腮帮子,“说得好像我很爱管你一样。”

孙哲平夹菜一个不稳,一小块菜杆掉在桌上。他要夹起来吃却被孙翔横过来的筷子“啪”一声截住:“脏啊。”

“……粒粒皆辛苦啊。”孙哲平皱着眉说着,声音又低又闷,干涩得像是从嗓子里硬压出来的。他说完,重新去夹盘子里被炒得偏烂的菜叶。

孙翔“嘁”了一声,不以为然。

青春期的男生像一棵疯长的树,加上高中带来无形的压力吃得也就更多更快了。孙翔一如既往像只饿了三天的小豺狼,呼噜呼噜五分钟就解决掉了这顿没滋没味的晚餐,洗了自己油汪汪的碗筷就捡起书包钻屋子里写作业去了。

孙哲平已经习惯了他这样,每天能见到孙翔这麽几分钟就不错了,他这儿子对他可从来就没什么好脸色。

不过。他从鼻子里重重喷出一团气。是他活该。

孙翔握着门把的手停滞了几秒,又快速关上了。

“没出息。”

他的脑海里回荡着那声叹息,靠在门板后皱着眉嘟囔道。

“个老窝囊废。”

他缩着声音,模糊不清地骂道。他骂完又掐了一把自己的嘴,在心底里恶狠狠呸了一声。

他不恨孙哲平,他的内心这麽告诉他自己。他爹含辛茹苦把他养大,虽然他只是他爹妈青春期傻逼而来的倒霉产物,只是他们无脑疯狂的代价而已。但他爹还算是个男人,比他那有本事生没能耐养的娘好不知道多少倍。可他就是不喜欢孙哲平。

他打心眼里觉得,这人简直太没用了,除了养鸡养娃抽烟就没点儿别的追求。他和他爹大概至始至终都,不是一路人。

不就废了之手麽?有什么好自暴自弃的。

孙翔将写满公式的草稿纸烦躁地揉成一团,捏实了,指甲摁进他的肉里,疼痛却是白增添些躁气而已。

而那时井底之蛙般的他,还只是个被叛逆期蒙蔽了双眼的毛头小子,他并不那麽了解他爹,也不知道他爹,是如何伤了那只手的。


小风扇呼呼打着转,孙翔卡在了一道看着挺简单的物理题,卡得久了他就开始急,一急一躁的,他就想起了孙哲平那声叹息,越想心里越乱。他伸手挠着头,挠出了些细碎的头屑,黏在指甲缝里。他烦得不行,捏起拳头敲着自己脑袋。

他把窗子推开通风,夏夜湿润的风带着植物涩涩的气味吹进来,却怎麽也吹不软他胸口堵着的石块。

他总是在这种时候萌生出一刀往自己胸口捅入的欲望,却又很快被打消,接着这欲望变成了幻想,零星细碎地有一下没一下在脑子里打个转儿,再匆匆忙忙逃出去。

他在这接连不停的幻想里,身体发僵。

“喔喔喔——”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想起。

孙翔哗啦一下站起来,凑到窗边去——窗台上站着一只白毛黑皮的乌鸡。

他不记得是哪一天开始,那鸡会在夜深人静之时跑到他的窗台来,冲他小声地喔喔叫,然后安安静静地缩起身子盯着他写作业。他一开始总有种被监视的恐惧感,而时间久了便习惯了这个把他写作业当表演来观赏的小家伙。

“你还真准时啊。”

孙翔冲他无奈地笑了。

那乌鸡盯着他,扭了扭脖子。

“就你准时。”孙翔伸手,小心地抚过乌鸡背上雪白的羽毛,“奇怪了,你身上怎麽都不会脏的。而且一点鸡味都没有。”

乌鸡很乖巧的伏在他掌下,温顺得像一只家养的猫,嘴里还时不时舒服得发出细微的响动。孙翔见它这模样忍不住发笑,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没见过你这样的鸡啊。乖得跟猫一样。”

乌鸡又轻轻叫了两声,脖子一缩一缩的,小弧度地拱了拱他温热的掌心,弄得他直发痒,仿佛是为了印证孙翔那句“跟猫一样”的评价。


01.

“噢,阿翔来了喔?”

女人笑着迎上门来,手里还端着个铁锅,边缘参差不齐的锅盖缝里挤出了一丝浓浓的香味,混合着很多种食材。孙翔抿着嘴把口水往喉咙里咽,唐昊已经在一旁叫开了:“妈我带孙翔晚上在家里写作业喔?”

“好啊。”女人很慈祥地冲他们笑,笑得孙翔心酸酸的,“上去放好东西来吃面吧——啊阿平知道阿翔晚上在这里吃吧?”

“嗯,我昨晚有跟他说。”孙翔点头。女人抬手摸摸他的头,唐昊就拉着他上楼放书包了。

唐昊家在村里算是比较富裕的,二层楼的屋子在那时的乡下并不多见,孙翔刚开始还担心唐昊他家里人会不让他和自己这个“穷孩子”玩呢,没想到人爹妈挺朴实的猪肉贩子,直接把孙翔当干儿子养了。

孙翔仅有的那点儿母爱,可都是从唐昊他母亲那得来的。

“你晚上不回去,你爸不骂你吧?”上了楼,唐昊压着声音悄悄问他。

孙翔叹了口气,耸肩:“他能说什么?就他那怂样,看得我眼疼心累。”

“哎二翔。”唐昊从书包里抽出语文课本,一个随手丢在床上,“其实……你挺心疼你爸吧。”

“心疼?”孙翔想了想,苦笑道,“不知道,就是怒其不争吧。”

唐昊沉默了一会儿:“我怎么觉得,你和你爸的角色就是反着来的啊?”

孙翔懒得思考,就敷衍着点点头:“嗯。”

他想这没办法,天公伯就是这麽不公平。不给他个妈,坏了他爹的手,那就只能他来当英雄了。


-TBC

仅剩的存稿不知道有没后续

背单词去(扯头发流泪


评论(9)
热度(55)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