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野鸡02-03[翔皓/双孙]

*为避免误会说下昊翔纯友!

*皓皓人形上线

*描写废柴


02.

“一场秋雨一场寒啊。”

唐昊抱着断了带子的单肩包一脚踩进积水里。孙翔打着伞举过他头顶,雨水顺着撑开的伞布滑落而下,冰冷得可以。

十月底的梧桐村开始转凉了,这场毫无预警的台风吹跑了夏季最后一丝余温,把伏在胳膊上安分守己的鸡皮疙瘩一粒一粒揪起来。浸泡在雨水中的身体反复过电,直至麻木。

他们站在杂货铺口的石阶上。雨帘叠成一幕巨大屏障,鱼一样游动着,垂下来时哗哗冒着凉气,把道上花花绿绿的行人不断扭曲成难以言喻的形状,各种各样的。

唐昊直愣愣盯着浮动的雨幕,巴巴地张口:“今天不能骑车回去了。”

孙翔:“啊。”

“我爸妈不来接我。”唐昊咬着下排牙外的软肉,嘴角往下掉,一脸的闷闷不乐。

孙翔:“……啊。”

唐昊有些恼火,他斜着扭头去看孙翔的表情,男生一脸空洞地目视前方,像大草原上迷茫的羔羊。

真是可怜。各种意义上。

唐昊更不高兴了,他虎着脸皱着眉,一字一板道:“你有听我讲话吗?”

“啊。”孙翔被雨水激得抖了一下,回过神,“……为什么?”

为什么这里的人总不知野心为何物呢?为什么孙哲平和那个女人为了一厢情愿而从神明那讨来他呢?为什么……

他有很多个为什么。但不是所有“为什么”都能换来“因为”,因为……

“没什么。”唐昊抬手拍他湿淋淋的肩膀,把手往他肩上压,布料里的水挤进他温热的手心,沿着掌纹缓缓流淌,像地图上走动的洋流。

“走吧。”他说。


03.

雨势稳定,而天色层层晕染,天光被云雾一丝又一丝抽松,化为缕缕墨色。脏兮兮的泥水漫过脚踝,孙翔无从考虑他的球鞋是否将被泡坏,过水的袜子湿乎乎地黏着脚,拖着他沉重的步伐朝家中走去。唐昊在树下和他分手,雨水将天空淋得漆黑空洞,将他的背影泡成一壶隔夜的茶,

铁门紧闭着,孙翔背过身朝那走去,却在水沟旁一脚提到了什么东西,软乎乎的,像袋沉重的水泥。

对面人家的灯光透过来,他惶恐不安地侧开身子,是个人躺在那里。

“喂!”

他慌张地喊了一声。

声音因恐惧嘶哑,如村头那片枯木林。

他微微抖着眼皮,惊恐地喊道:“死了吗?!”

地上的人吃力地翻了半个身,像个弹簧一样又瘫了回去。雨水冲刷着他瘦弱的身躯,仿佛浇灌一株萎缩枯黄的苗。

墨黑的雨水当头泼下,风刮着伞柄在指节上扯出一截浅红的刺痛。孙翔抬手狠狠抹了一把脸,蹲下去把那人翻了个身,手忙脚乱地半拖半扶起来。

“你家在哪?”他在对方耳边沉声。

“……我没、没家…”矮了他一大截的少年模糊答道,声音细细发着颤,在连绵的雨声里勉强冒出头来,“我家不在这里……很远……”

“那些大风天的,你怎麽倒在这里?——还有血?你被谁打了?!”孙翔抬高了声音,一脸忿忿不平地收紧手中动作,他能愈发感受到少年在他怀里颤抖得厉害。

像扑棱着翅膀的鸡。

少年缩在他怀里,脸上表情浸泡在黑暗里,痛苦和恐惧浮在水面。他的声音破碎虚空,像是从气管里被人抽出一根将断的细弦,被他苍白脱皮的唇无力弹拨着。

“冷……”

他费力挤出的一个字,像乌云罅隙里漏出的一丝光。冰冷的光,寒彻心骨。

梧桐树被狂风折磨地枝叶乱散,呼呼哗哗吹得漫天飞舞,有的黏到了少年脸上。孙翔一手搂紧他,另一手从他脑后空出来,绕到他脸颊,颤抖着,扫开了去,连带着盖着他眼睛的几缕湿漉漉的黑发。

闪电像盏灼人眼球的灯,在他脸上一闪而过。少年在白光里睁大了恐惧的双眼,水光弥漫在眼球上方,像个漩涡,要将孙翔一颗青涩的心脏吸入吞没。


“轰隆——”


孙哲平皱着眉从沙发上腾的站起,他关了信号丢失的破电视,打开了客厅明黄色的灯。

他叼着烟猛烈地吸了好几大口,直到烟头快要烫到嘴角才迟钝地抬手,夹烟的手指抖得有些厉害,粗糙的老茧不安地磨蹭着烟头,直到被烫得一个激灵。他把烟头胡乱按灭在烟灰缸里,烟灰缸被他摁得一端翘起,一头栽进了刚换了垃圾袋的塑料桶了。他在客厅的一小块地盘开会踱步,脚步越来越虚浮,最后他顿了顿,一个箭步朝哐哐响的铁门冲去。

他哗啦一下扯开门,雨水被风刮着扑面涌来,如梧桐村村头那小盐田旁的海水,涨潮时掀起一大片巨浪,随时要将人吞噬而去。

他倏然瞪大了双目,嘴巴嚅嗫了几个来回,才迟疑着开口:“怎么了你们?”

“啊,我……我同学!”孙翔没好气地答道,一脸理直气壮地掩饰自己挫劣的谎言。

反正孙哲平也不关心他,更不知道除了唐昊他有什么同学。这麽个大雨天的,搁家舒舒服服开个暖灯窝着,哪能关心他这儿子的死活呢。

孙哲平皱了皱眉头,侧开身子:“进来吧,我去给你们热菜。”

孙翔见他这样也没了脾气,只得把陷入昏迷的少年以及一身泥水拖进屋子里,把他抱进了浴室里。

孙哲平扭头看了一眼他走过的方向,呆呆地盯着那墙好一会儿,半晌才如梦初醒般沈着脸回过头来,扭开了灶台的火。


梧桐村这雨,下得是越来越大了。

也没个停的。


-TBC


短小的我(。


评论(10)
热度(46)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