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明月松间照07[完结/翔昊翔]

*烂尾然而并不接受约架

*先祝我翔哥生日快乐

*文笔被我吃掉了(。


>>>07

“上头内庙,去过没?”

唐昊抹了把汗,水珠顺着他额前乌黑的发簇滴下,打湿他挺立的鼻尖。孙翔斜着眼默不作声地观察他刘海间沉甸甸的、随时会摔落的汗珠子。

“以前跟方锐去过几次,说是能保佑人不挂。”

唐昊扭头瞥了他一眼:“灵吗?”

“灵!特别灵,上头解签的大师还猜中我晚上躺床上玩手机呢。”

唐昊皱眉“靠”了一声,一巴掌呼他脑瓜子:“晚上少看手机,小心眼睛绿了回头你三更半夜一开窗都不用唱歌,嚎两声就有人喊狼来了信不信?”

孙翔双眼一瞪:“你唬我还真的啊?”

唐昊一巴掌拍他屁股墩上:“丫爱信不信。”说完斜了他一眼,自顾自往前走去了。

“我靠……”孙翔跟在他后边小声嘟囔,“这他妈……非礼吧?”

“孙翔,”唐昊在前面叫他,“你上次走的哪条路啊?”

孙翔愣:“啊,哪次啊?”

唐昊:“就你差点儿嗝屁老子把你捡回来那次。”

孙翔:“……”

请你忘记,谢谢。


于是队形变换,孙翔领着唐昊抄了近道,而且是强行抄近道,要扒开灌木丛往里面走的那种。

唐昊无语:“……你为什么不好好走正路。”

孙翔一脸鄙视地上下打量他,嗤笑道:“鲁迅先生说了,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多了也便成了路。我可是要当第一个吃大螃蟹的人,你懂个毛啊?”

唐昊:“……”

这个奇葩的逻辑,他真的不大懂,也不想懂。毕竟用自己正常的智商去研究孙翔的脑回路,这事儿吧,在他看来就挺没智商的。


只是——

唐昊看了一眼前头蹦蹦跳跳的家伙,决定以采取放养政策为上计。

陶行知先生曾经给他的学生们做过一个实验。他将一只鸡拎到讲台上,硬生生想用手去掰开鸡嘴儿给它塞米,鸡强烈地反抗,大有一番宁死不屈之势。于是先生松开了那只鸡,不去理会,把米往讲台上一撒,这不过一时半会儿的,鸡便自己屁颠屁颠跑去啄了。

所以这人呐,也是逼不得,逼不得。

顺其自然,最是为妙。


>>>


“嗯、我知道……好,嗯……”

下午五点钟,火锅店里冷气开得很足,而孙翔仍旧热出了一身汗,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正反两面不断抹着汗湿的脖子,唐昊看不下去了,伸长手抽了几张纸塞给他。

“你弄坏你老板的书?”孙翔声音微微抬高,唐昊不解地抬头盯着他看,仿佛要把他看出个洞来,“……那能咋办?我难道能救你吗。”

唐昊以他敏锐的听觉发誓,对面那头是个姑娘,还是一挺可爱的会撒娇的姑娘。

他在内心微微有些憋闷,不知怎的就想起了老头儿白天和他说的那些话,弄得他心里发痒,像被一九齿钉耙给耙来耙去的,痒得发疼。

“你老板难道还能揍你啊?他要敢骂你哥哥我替你出气!”

仿佛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压着他翻滚汹涌的岩浆,随时有喷发噬人的危险。

“哎琦琦……”

“孙翔!”唐昊喊了他一声,语气生硬。

孙翔一愣,举着手机没了下文:“怎么了?”

“……”唐昊喊完自己也愣了,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一冲动得脱口而出,只得干巴巴地给他解释,“开了。”

说着还指了指翻滚的汤水。

孙翔恍然大悟“哦”了一声,对着手机急吼吼喊了句“我先吃饭了回头说”,嘀一声断了五分钟不过的通话。

唐昊给他捞了满满一勺子羊肉。孙翔就抬头冲他露齿一笑,乍一看还有些傻里傻气的。唐昊愣了一下,低下头去搅碟子里的花生酱。

“果子没熟再急吃的也是个酸,还不如慢慢来,咱养这小玩意儿为的就是它的甜,不是纯为了个‘摘’字。”

他想,老头儿说的总归是没错的,爱一个人为的不是得到结果,而是要享受这爱的过程,无论酸铁苦辣,你都得学会享受——把自己泡在里边,变成这过程的一部分。


“哎!丸子都浮起来了你丫倒是给点儿反应啊?”孙翔不耐烦地伸在唐昊眼前比划了两下,后者呆滞的眼神瞬间一闪,再抬起头来看他的时候还带上了几分热度。

唐昊看着他的小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一个顺其自然。可人生又有几分自然呢?如此事事顺其自然,无非是守株待兔罢了。而他唐昊不愿做那愚蠢的农夫。世上从没有什么不请自来的人,唯有三顾茅庐方能得一贤人。而如今这贤人换良人,也不过是同一道理罢。

唐昊给孙翔捞了一筷子金针菇,孙翔见他把自己话当耳边风,臭着一张脸扎起一个牛肉丸摁到唐昊碗里,还差点把人碗给戳翻出去。唐昊哈哈大笑,说你他妈傻逼吗碗戳烂了卖了你洗碗啊!

孙翔莫名其妙脾气更差了:“丫挺的!甭跟我贫!吃!!!”

后来方锐听完这段,给唐昊分析说,孙翔那是大姨夫来了,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说完就被魏琛一脚踹开,说孙翔是知道了小昊昊你的心思在给你下套呢。

卢瀚文缩在床角,默默为他翔哥儿难得暴涨的双商点了个赞。

唐昊被他这小野性子给逗乐了,难得的脾气好了一回:“你他妈——这小烂脾气谁给你惯的,啊?”

孙翔埋头自顾自狼吞虎咽了一会儿,抬头,闷声闷气的:“有屁快放,我忙着。”

唐昊从前就觉得孙翔这人精得很,特别是学中文出来的,最爱玩儿语言游戏了。

这小王八蛋跟我玩儿一语双关啊。唐昊在内心扑腾了两下。

吉米说:爱情合理就好,不要委屈将就,不要相信完美的爱情,其实彼此有缺点,有一种纯朴的可爱就足够了。

哎哎~~~真纯朴,真可爱啊!唐昊和孙翔大眼瞪小眼,说,“我的屁是香的,怎么样,喜欢不?”

“……”孙翔差点被噎到。

孙翔惊声道:“我草啊唐大少,你素质吃了啊!”

唐昊指指他嚼动个不停的嘴:“嗯,啃光了,一点儿没给我剩,我真可怜,素质没了,还没人爱我。”

孙翔:“……”

孙翔哭笑不得:“……我才知道你竟然这麽n要face。”

唐昊一脸嫌弃地“嘁”他:“半吊子洋文还敢出来拽。”

孙翔:“……”

孙翔不可置信地瞪他,沉重而缓慢地摇了摇头:“我现在确定你刚才没有告白了。”

“那刚才跟你告白的是什麽?你的心吗?”唐昊笑了,“孙翔,你真是太饥渴了,竟然都已经用自己的内心cos我来给你的肉体表白了麽?我真是看错你了。”

孙翔抓狂:“啊啊啊傻逼!你闭嘴!!!你怎麽越来越像我老板了!”

唐昊回忆了一下孙翔导师——叶教授那一张嘴伶俐的哟~~~乃是小年轻们口中的蛇蝎美人。忒毒!忒毒!

“叶教授乃神人一个,岂非吾等凡人所能比拟。”唐昊说完,忍不住自己乐了,“哎,我这语气是不是跟你胡扯八道的时候像了很多?”

孙翔:“……”

“你再黑……我……”孙翔咬牙切齿,“就……分……手……”

唐昊学着叶教授的模样轻飘飘地“呵呵”了两声,在桌下一腿子勾住孙翔伸得老长的腿:“黄粱美梦,醒醒吧您欸!”

孙翔气呼呼地翻了他一个白眼,闷头吃饭,偷偷拿筷子头戳着自己不住上扬的嘴角。


做你的千秋大梦去!他想。

老子只愿长醉不复醒。


-END


完结了啊啊啊!!!!!!!

好吧强行解释一下文章标题。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唐昊是月,孙翔是松。唐昊是石,孙翔是泉。


评论(6)
热度(29)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