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除夕[策皓]

大年三十的清晨,吴羽策站在玄关面朝厨房,瞳孔映着某人忙碌的身影。

“厨房垃圾拿一下——”

他观望了一会儿,选择张口打断对方。刘皓匆匆抬头瞥了他一眼,边点头边说:“等我这个炒完关下火。”

“哦。”吴羽策也不催他,神色如常定定站在那看着刘皓急急忙忙三两下翻炒完番茄蛋,关掉灶火连盘子都来不及拿就转了个身,两只手小心翼翼地拎起垃圾袋,一路小跑到自己面前递过沉甸甸的垃圾:“有点满,你小心一点不知道会不会漏水。——哦你拿着吧我帮你按电梯。”说完踩着来不及换下的拖鞋侧身出去帮他按了电梯,又跑进去把番茄炒蛋装盘端出来。

X市的初春一向暖和,十几度的气温给足了亚热带临海城市面子。吴羽策拎着垃圾下楼,面无表情地把它丢进绿色的大方桶,想了想转身去取了报纸,一摸口袋,再换一个方向,朝小区大门出去了。

年初一场寒潮席卷了全国各地,一向有着暖冬的X市也未能幸免,冷得大家的手速都下去了。

“装个暖气呗。”李轩跟经理说。

然后他就被赶出了办公室。

虚空的李队长怕冷人尽皆知,无论是宿舍还是家里都摆着各种暖身暖心暖床的东西,冬天的时候因为这个导致俱乐部停电大家跑出去吃夜宵也不是一次两次,可见李队对保暖十分讲究。

于是,此时的吴羽策站在对面家居店门口给李轩打电话,对方懒洋洋的声音从听筒迷迷糊糊地传出来:“……干嘛——?”

吴羽策迟疑了一下:“…你还在睡觉?”

听筒摩擦着被褥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听声音像是对方在翻身:“嗯……现在几点了?哈——”

吴羽策把手机拿开扫了一眼:“九点了,我都下楼倒垃圾了你怎么还在睡?”

李轩咂咂嘴:“才九点啊我妈还没叫我……你什么事啊?”

“……我想问你附近哪有卖电暖之类的,他这两天一直喊冷。”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慢吞吞的:“呃,可能,你们只需要在床上做一点……该做的事?”

吴羽策:“……”

“儿子。”吴羽策面无表情,“你爹我问你正经的。”

“不是啊……”李轩又翻了个身,没精打采地拖着X市特有的软腔,“欸……他可是H市人欸,下雪地方来的人真的会觉得我们冷吗?”

吴羽策:“你不也被是冻傻逼的?”

李轩:“……是喔。”

“不是,”李轩在吴羽策的逼迫下终于清醒了,“你才傻逼呢!”

吴羽策:“……”

凛冽的风啊冰冷的雨,吴副队在这一刻真切地体会到,自己去问黄少天可能都比问这个人有用。

>>>

事实证明,出门在外靠朋友,在家过年就只能靠自己了。

“你去干嘛了那麽久?”刘皓皱着眉蜷在沙发上瞪他,电视里还在放着某橙汁饮料红彤彤的广告,男女老少合家欢聚幸福美满举杯同庆,简直不能更美好。

和沙发上孤零零的一个人,以及风尘仆仆站在玄关脱靴子的这位,形成了再鲜明不过的反差。

“你男人给你送温暖来了。”吴羽策懒洋洋应道。

刘皓冲他翻白眼:“十三点。”*

对方很淡定:“骂人也找个生僻点的词,你是觉得我会听不懂吗?”

“嘁……”大过年的是男人就别计较。刘皓一轱辘起身下地,留他一个人在原地,“赶紧洗了手来吃饭,菜都凉掉了。”

吴羽策看着他猫腰拿碗筷的身影,笑了下没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两包暖贴放到茶几上然后转身去洗手。

>>>

没了。

*十三点:神经病(杭州话)

评论(8)
热度(41)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