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红袍加身[三][王乔/昊翔]

*师生清水暧昧向
*昊翔上线

【三】

说到暗恋。

可能每个人爱人的方式不同,导致的概念也不同。亦或是,性格不同,以至于有的人是无所谓的,有的人是宣泄的,有的人是缩进角落埋身黑暗里的。这都值得理解。

就像浸没于海洋之中,水生物自由自在地穿梭游动,陆生物挣扎着脱离,两栖动物毫无所谓。至于长着翅膀翱翔的,它们几乎对海洋没什么兴趣,因受伤落海而亡的几率少之又少。
人生中第十件无可奈何的事情,是对一个人无可救药的爱。

且不说是何种性格,一旦坠入爱河,基本没有迅速出逃的可能性。无论享受,无所谓,亦或是恐惧。

乌云密布的天空,挤出了一道狭细的口,天光从罅隙里被风吹下。湿溚溚的凤凰树叶,一丝一丝连带着水汽被突如其来的高温蒸腾得只剩一片生涩的黄。

·

“入秋了,台风要来了吧。”

王杰希停下手中脱漆的钢笔。

乔一帆正好说完最后一个字合上嘴。他说话声音不大,两唇开合幅度小,说话快时连嘴都不用怎么张。南城人咬字软,几个音连着糊过去这样,有时王杰希不得不让学生再重复一次。

王杰希应付性地,假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将棱角分明的五官埋进了显示屏的阴影。他的头发微微卷曲地立着,却又有些倒塌的迹象,看起来是又长了。乔一帆坐在办公室的沙发里默默算了时日,想着再过三周左右教授又是要光临学生街那家理发店了吧。

·

乔一帆刚到王杰希手下的时候,男人还是一头生硬的板寸,整个人都是硬气的,一副毫无情理可通的样子。今年一个暑假没见,男人把头发留长了点,刘海顺下来似有若无掩盖剑眉,整个人也温柔了下来。乔一帆也没去问他缘由,只当是人年纪大了开始收刺了。

年轻时候的王杰希,一身戾气,像只凶狠的鹰,盘旋在乔一帆触不到的高空。乔一帆抬头仰望他,却总被强烈的阳光刺得满眼生疼,甚至能落下泪来。

·

“教授,方便问个喻教授的私人问题吗?”

王杰希“嗯”了一声,说问吧。

乔一帆绞着双手,他在心里想了很多种不同的问法,含蓄的,直接的,礼貌的,鲁莽的。半晌了才小心翼翼地开口:“教授他……有爱人了吗?——或者说是,有没有喜欢的人,之类的?”

王杰希手一松,钢笔啪的一声摔在桌上,在静悄悄的办公室里被放大得有些可怖。

乔一帆心里一抖。

“抱歉,”王杰希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刚没拿稳。——你们喻教授单身,有没喜欢的你要自己去问他。”

乔一帆尴尬地抬眼去观察他的神色。毫无波澜。他突然想开口向对方解释自己是受人之托——虽说周泽楷也未曾提起,但乔一帆仍想帮他一把——最终,一句话在战战兢兢在嘴里打了几个转儿,连开头的“周师兄”三字都蹦不出来。

研一有个转专业到周泽楷导师下的男生,姓孙,性如烈酒,在周泽楷介绍下认识了乔一帆。这师兄对乔一帆性格不大感冒,甚至于是“头疼啊”这种感受。周泽楷当时很抱歉地冲乔一帆笑笑,乔一帆知道这师兄是少见的说话不过脑,也不大在意。

孙师兄对周师兄如此评价他们的乔师弟——“胆子好小喔,像我小学养的那只垂耳兔。”

·

两年前——

十一月正是南城的夏末初秋,凤凰木的叶子却很早开始泛起了黄,淅淅沥沥雨水般撒了一地。秋风野猫一样,成天缩在各个角落里,饥饿的时候就拖着冰凉尖锐的声音跳出来,随便找个角落跑两圈,又惊慌失措地窜回去了。

王副教授的搬家行动,在这个热烈又呲呲窜着几丝凉意的日子里默默展开。

三个师兄跟乔一帆去教室公寓帮王教授搬东西。其中一个是隔壁化学系的唐昊,在系内素然有鬼才之称不过——

不过。

这“鬼才”二字的含义可不尽相同。

·

唐昊和孙翔——也就是那位孙师兄——是同级生,性格都不大讨喜的二人算是不打不相识。

大一那年学生内部组织了一场联谊,孙翔莫名其妙就被室友给骗了去,结果才知道是帮那货搭讪学姐问电话。

兄弟一场这点忙帮把是没什么损失的,没成想孙翔吊儿郎当的样子讲没两句就被旁边一男的给拦了。脾气比孙翔冲,声音比孙翔大,长得比孙翔硬朗……就是没孙翔高。

“你干嘛的你怎么说话的你!”

孙翔一愣。
……青天白日活见鬼。

“我靠什么……”鬼……

“靠屁靠!边儿呆着去!就这德行还他妈想泡我姐!”

那个人就是唐昊。

而孙翔室友要追的学姐,姓唐名柔,历史系系花级人物,正是唐昊同志他亲爱的老姐。

·

他们的初次见面并不愉快。

孙翔就像一卷骇浪往礁石般坚硬的唐昊心上猛摔一掌,险些将这石头给冲走,幸好唐昊太固执,任尔东西南北风,管你惊涛与骇浪,都在原地屹然不动。

真是糟糕又差劲的两颗心。

他们多么疯狂,多么刚烈,多么顽固。
他们多么年轻,多么青涩,多么美好。

·

那天风滋溜溜的轻旋飞舞,有细细碎碎的叶子吹到唐昊发顶,唐昊的头发那时还长,他对此毫无知觉,抱着画架直直往前走。孙翔在他身后,突然停下,“哎”的喊了声他的名字,看着唐昊一脸纳闷地转过身,背着光五官模糊。

乔一帆在二楼楼梯转角向外看,孙翔很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我靠!就你他妈屁事多。”然后把一叠厚如砖头的专业书轻轻放到地上,往前走了两步,抬手往唐昊头上随意扫了两把。

唐昊低声笑骂了句什么,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孙翔就抱起那叠高到他鼻下的砖头书,迈开长腿不慌不忙赶了两步,偷偷靠近唐昊背后,以一种别扭的姿势把书从嘴前挪开,微微低下头往唐昊脑袋上细细地吹着,吹着,直到确认对方头上一点细碎都没有。方才倒退了一步,继续慢悠悠地走。

“胆子要大点啊乔一帆。”孙翔在斑驳破碎的阳光下揉了把乔一帆毛茸茸的脑袋,像揉只小动物一样。

乔一帆乖巧地“哦”了声。小心翼翼地一路小跑追上王杰希在最前面的步伐。

周泽楷无奈地叹了口气,冲他的背影摇摇头。

唐昊用胳膊肘撞撞他,意有所指感叹道:“鹰和兔子,道阻且长啊。”

周泽楷觉得略些有趣,轻轻笑出声。

-TBC

乔同学得勇敢果断点啊。

评论(3)
热度(33)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