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小事一桩[唐昊生贺/翔昊翔]

*刚屁滚尿流赶出来的略乱
*提前祝昊昊生快!

>>>

孙翔拉开寿司店的玻璃门,从两边拥挤的学生们中间侧身往柜台走,快走到柜台的时候看到了熟人。他动作一向慢于大脑,这是他所苦恼已久的,眼前的人冲他笑了一下,招招手,说了句最简洁的“嗨”。

孙翔笑了一下,有些傻气地微微咧开嘴:“嗨~”

张佳乐一只手撑着下巴,有些诧异地平静道:“你是今天第一个看到我没问‘你怎么回来了?‘的人。”

孙翔想起唐昊那张写满同情的脸,说:“我知道你回来了啊!”

张佳乐:“……”

张佳乐沉默了一下,对对面玩手机的黄少天说:“……我竟无言以对。”

“……”黄少天难得没说话。

孙翔挺怕这两个学长的。张佳乐是那种能跟你开玩笑的成天笑眯眯的人,但是揪着你错误能各种找机会讥讽的人,孙翔就是受害者之一。黄少天他就并不是那么熟了,感觉疯疯癫癫但并不好接触的人,而且话多嘴快经常跟不上他的思维。

城渡中学的高三单独一栋楼,和高一二中间连着一段桥廊,气氛压抑走廊窄,一直被大家戏称监狱。孙翔有时候跟学长江波涛从高三楼走,看见学姐学长们一脸麻木空洞地拎着个杯子出来装水,神色冰冷冒着怨气,仿佛行尸走肉的冤鬼。

所以说,孙翔自从升上高二就基本没怎么在学校里见过他俩。

·

“你们现在怎麽样?”张佳乐问。

“嗯?”孙翔消化了一下,反应过来,“你说乐队吗?”

张佳乐点头。

乐队成立一年半,最早是由张佳乐、叶修和黄少天一手带起来的,后来叶修半路出国张佳乐也忙,乐队变得一塌糊涂,有的人索性不来了。唐昊当时是考虑退出的人之一,张佳乐一直想留他,孙翔就成了中间那个两头跑的说客,总算把这位未来队长给劝回来了。

“挺好的,上周第一次活动。”孙翔说,“他们这一届高一都还可以。”

张佳乐“嗯”了一声。

孙翔灵光一闪,很快又加了一句:“新歌刚做好!”

张佳乐脸色一变,把孙翔的e通卡往桌上摔了一下直接飞出去:“你们居然没人告诉我!你们是把我忘了吗!”

孙翔哭笑不得地蹲下去把卡捡回来:“我们都以为你不上网了。”

张佳乐冲他翻白眼:“你和糖糕两个鸡婊砸。”

孙翔乐得哈哈直笑。

“唐昊现在啊,整天过着学霸的日子。”孙翔晃晃手上两张e通卡,“你看,连买寿司都要我出来打包带回去,他还在问化学老师问题。”

张佳乐啧啧感叹。

“理科生就是惨,我看他整天生不如死。”孙翔笑嘻嘻道。

黄少天突然开了口:“艺考生也是!”说完一脸哀怨地掐着自己脸,“你看我都胖了,我严重怀疑就是在画室日夜颠倒!整天到晚上十二点才回家!”

孙翔“哇”了一声:“这么晚啊。”

张佳乐点点头:“对啊,我有个舍友有一天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晚上不回来吃了,我们问他干嘛了?他说要拖到凌晨一点才从画室回来,因为老师心情不好。”

孙翔:“……”

黄少天沉痛地点点头,显然感同身受。

·

孙翔拎着一大袋寿司,转身问张佳乐:“你有什么话要我带给唐昊吗?”

张佳乐慢吞吞地想了想,好一会儿,眯起眼幽幽道:“告诉他,有空跪着死过来跟我请安,不然给他倒悬打飞机。”

孙翔:“……”

嗯?!

黄少天笑得快抽过去。

·

孙翔悠哉悠哉地站在红绿灯下,看着阳光中透明的浮尘飞扬,南城四月掀起的热浪盖过头顶,校服布料下的毛孔微张,汗水就不动声色冒了出来。

闪烁的绿灯即将转红,校门口的交警比了个手势强硬制止了想要冲过去的学生。孙翔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歪着头看他们遗憾的表情,笑出来,没有嘲讽也没有愉悦。

急什么,又不差那两分钟。

·

“你会不会有时候觉得我烦?”

“嗯。”

松了口气。孙翔敲着手机发过去:“比如?”

“比如乐队我交代你的事你拖了。”

“还有在食堂排队的时候你只会低头玩手机。”那边又发来了一句,很认真的样子。

“……这样。”

孙翔一屁股坐在床上,低声笑了。

“以后有什么事你直说。”他给唐昊这样说道。

唐昊过了一会儿回过来:“嗯,不然时间长了有隔阂。”

·

为你改点小毛病简直小事一桩嘛!有什么事情是翔哥我做不到的呢?孙翔得意地扯高嘴角,在春光里笑得很明媚。绿灯一下转亮了,他迈开步子七拐八拐留心绕开了高一的后辈们,风一般朝教学楼快步走去。

“走!”孙翔站在唐昊他们班后门,里面只有他一个人坐着在翻书,头顶的电扇一圈一圈转得很慢。竟然是新装的,孙翔有点不平衡。

唐昊在他出声前就心灵感应般的抬起头,顿了一下,等他出声才如梦初醒的站起来。孙翔看着他向自己走开的身影,心里冒出一点满足来。

空荡荡的教学楼笼罩在静谧之中,偶尔几个人的说话声显得单薄,像气层外的行星错落划过黑沉沉的宇宙,无端透着一丝凉意。

他们一路上了五楼,拐到了乐队活动专用的教室。地上七零八落散着彩色的气球残骸,是上学期末庆祝新年演出留下的,一直就没记得清理。

水蓝色的窗帘布有些发白,唐昊走过去手一挥拉开,温热的阳光一下子涌进室内,铺天盖地。孙翔微微眯起眼。

“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把窗帘拉开。”唐昊突然说,“平常和刘皓待在一起,我们都喜欢把窗帘拉上,见光死。”

“那你还拉?——多晒晒太阳好啊。”孙翔打开电风扇,“好热。”

“拉上再开台风,比较有安全感。”唐昊解释道,“他艺术生画画有时候还喜欢点蜡烛,我本来也想,不过太危险了。”

孙翔有点受到惊吓:“你让他小心点啊,很容易着火的。”

唐昊走过去把风扇从五档调成三档:“之前有跟他说过,他现在应该不会了。”

“热啊——”孙翔撒娇般地抱怨道。

“热了脱。”唐昊看了眼他身上的薄薄的夏季校服,一脸冷漠耍流氓,“我风扇吹多会头痛。”

“欸?”孙翔马上就被他唬住了,“湿气太重了吧你,没去看医生?”

“再说。”唐昊想糊弄过去,结果换来了孙翔绵绵密密的唠叨声,“你要去看一下啊。不然年纪轻轻就这样,以后老了更严重要怎么办啊……”

“你怎么这麽啰嗦跟我妈一样啊!”唐昊被他这黏糊劲给气笑了,“我回去问问我妈有空给我挂个号吧,你赶紧来吃你的。”

“唉!”孙翔老气横秋地继续教育他,“年轻人!”

唐昊懒得鸟他,在孙翔拆塑料盒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这个人真是……甜蜜的负担啊!

他很快收起了表情。他想,如果孙翔看到了自己这个表情,一定会哈哈大笑这说好少女啊之类的吧这样,而且还会露出比自己还恶心的表情。

简直是人生最大的恶意。

·

“欸我们乐队这个教室选的还是很好的,你看啊,我站在这里就能俯瞰整个渡中,而且连外面那些小店都能看到!”

唐昊对他翻白眼,毫不留情地挑他的刺:“明明只有操场和大门进来这块,连半个渡中都不到好吗。”

孙翔充耳不闻,自顾自的继续道:“简直就是黄金地段啊!只要998!”

唐昊被他这傻样给气乐了:“……傻逼。”

孙翔一脸兴奋。

“哎对了,”他转身看向狼吞虎咽的唐昊,说,“刚张佳乐让我给你带话。”

“什么?”唐昊停下动作,抬头看他。

“他说…咳……”孙翔刚想告诉他,突然间狂笑了起来,差点被口水呛到。

唐昊:“……”

唐昊黑着一张脸翻他白眼。

“你笑什么啊傻逼!”

“哈哈哈哈哈!……”孙翔抹眼泪,好容易才缓过气来,“他说……噗!……呃他说让你跪着向他请安,不然他要给你倒悬哈哈哈哈哈……”

唐昊:“……”

“什么?!”他瞪着孙翔,“你说清楚!”

“……他要给你倒悬打飞机!”孙翔说完又蹲下去笑了。

唐昊:“……”

唐昊唰的一下脸黑了。

黑绿黑绿的,翔一般的颜色。

他怒气冲冲地咆哮道:“你告诉他!我很生气!我!很!生!气!”

孙翔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好…噗咳咳咳!…”

唐昊:“……”

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

“我那天晚上在和乔一帆聊性向的问题。”

“你们真是……”唐昊无语摇头。

“我跟他说了我是同。”孙翔夹了一筷子土豆丝塞进嘴里嚼,“他说他有个朋友也是。”

唐昊“哦”了一声:“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他说,“你要是有同性朋友怎么样?”

“没差,我又无所谓。”

“哦……”孙翔开始抱着铁罐喝老鸭汤,“……那要是他喜欢你呢?”

“掰。”唐昊说,“离远点吧。”

孙翔听完就笑了,半开玩笑地试探:“要是我喜欢你呢?也掰啊?”

唐昊点头:“……嗯,掰。”

“哎你放心我绝对不喜欢你这麽蠢的,我喜欢年纪比我大的!”孙翔笑道。

“操,你才蠢。”唐昊面无表情。

·

那天下了晚自习,孙翔回家躺在床上给乐队的师弟乔一帆发消息:“小徒弟,师父我今天试探那个人去了。”

乔一帆估计在写作业,过了几分钟才回过来:“他怎么说?”

“没戏。”孙翔发了一串笑哭的表情,好显得自己比较无所谓,事实上他也真的没太在意,“我问他同性朋友喜欢他怎么办,又问了如果是我呢。他说掰。”

乔一帆发了个委屈的动图,说:“……心疼,揉揉你。”

“说真的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喜欢他。”孙翔补充道。

乔一帆几乎是秒回:“你想象和他法式深吻什么感受。”

孙翔:“……”

孙翔躺在床上闭上眼,满脑子脑补出来的都是唐昊皱眉推开自己的场景。

“算了,”他苦笑着,自我安慰般的得出一个结论,“我估计也不是完全喜欢他吧。”

乔一帆叹气:“没事,这个也说不定吧。”

·

不就是正常心态当朋友嘛!简单!小事一桩!孙翔等唐昊出来锁乐队教室门的时候,转身把那袋装满塑料盒子的袋子塞进垃圾桶,另一边啪嗒一声,一个喝空了的豆浆杯子掉出来。

人不能太贪心了,有什么装在心里就注定要挤出点什么。

孙翔木着一张脸走到走廊的另一端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又忍不住去捡起那个杯子,小心翼翼地塞进垃圾桶,周围方才一起掉出来的碎纸片他就不管了。

不喜欢也不是什么大事,小事一桩,一桩小事罢了。

这世界上没什么坎是我孙翔过不去的,也没什么小事是我搞不定。不过就是个唐昊而已。

不过就是,一个分不清喜欢与否的人而已。

·

——“晚自习叫你爸来接你,我要请假回去。from.唐昊”

孙翔午睡刚醒,迷迷糊糊发了个问句过去——“怎么了你?”

唐昊没回。

下午第三节排球课是几个班一起的,孙翔一脸戾气阴着脸站在最后一排。刘小别站在他旁边,看了他一眼:“你正宫呢?”

孙翔阴郁着脸,没理会他的玩笑:“我正宫在外校。”他说的是他发小周泽楷,跟他同班了九年,结果高中考上市一中了。

刘小别啧啧两声,没说话。

“唐昊!”老师点名。

“他请假了!”刘皓说。

孙翔的脸更黑了。

下课了他掏出手机,唐昊没有给他回任何消息,他又皱着眉发了一天过去:“你生病了?没事吧?”

最近流感爆发,他们班很多人不幸中招,不过唐昊中午还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了。

直到下了晚自习唐昊都没回过来。

“靠!”

孙翔咬牙切齿地一路走出学校,在黑漆漆的夜里找到了他爸的车。

这人没心的吗?还是我又哪里惹到他了?

……难道发烧睡着了?

这样一想,孙翔心情好多了,但又免不了生出一丝担忧来。

孙哲平掐了烟坐上驾驶座,从后视镜里看他的宝贝儿子:“今天怎么了?唐昊呢?”。

“生病请假。”孙翔低头看手机。

“你最近也要注意。”孙哲平说完,脚一踩发动了车子。

“知道了。”孙翔不耐烦道。

·

乔一帆给他发来QQ消息:“师父,明天队长生日哦。”

孙翔躺在床上懒得动,想想还是回过去:“知道……”

乔一帆只知道孙翔有个喜欢的朋友,却没猜到那个人就是唐昊。孙翔把手机丢在一边,眼一闭睡过去了。

·

醒来是半夜三点,唐昊忍着呼之欲出的尿意,连滚带爬起来上厕所。

手机在他床头充着电,他迷迷糊糊的怕清醒,不想去拿手机。

手机的提示灯发着幽幽的绿光,一闪一闪的,他以为是充好电了,拔下来丢到一边倒头就睡。

可那绿光没有暗下。

-FIN

评论(16)
热度(52)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