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哥哥的鱼缸 02[叶翔/昊翔/郑皓]

*打游戏迟了…咪呜太太生快
*轩哥上线倒计时
*我昊例行酱油

2

和一个男人逛超市并不是第一次。在中国的时候,飞过几次日本的时候,都和唐昊在外面胡乱逛过各种商场。

“中午在外面吃吗?”每次在外面,都特别喜欢问唐昊这个问题。在家里不用指望他会好好做顿精致的饭。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周围环境影响的,比如唐昊是一个。

算是明知故问。

因为已经做好了迎接他一句“随意。”的准备。唐昊式的体贴。无关紧要的小事,一切尽量尊崇对方意愿,他的确算是个好男人。

“那你等下不要哇哇叫。”这种机会拿来搞恶作剧实在是大快人心,特别是看着某人被花椒麻得面无表情的脸,很想采访一句:大兄弟,今天又日了几条狗?

“两条。”

叶修回头对我总结道:“一人一条。”

我点点头:“我好久没吃鱼了。”

“喜欢清蒸还酱油水?”

我想了想,说:“酱油水吧,不要煮得太咸就好。”

“吃梨吗?”

“不吃,咬着累。”

“我给你切块。吃不吃?”

“那……好吧。”

心理学上有一种说法,人有两种情感庇护,一种来自母亲,一种来自父亲,当来自父方的情感不够时,另一条支线产生了——男朋友。

不是很准确,但我勉强相信这种说法。

“大叔……”

“怎么?还有想吃的?”

“没有……”

“那陪我去那边买包烟。”

“大叔……”

叶修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很古怪地盯着我看,仿佛要把我看出朵花来。

“怎么了小朋友?哼哼唧唧的。”

“……我想,”我听到自己这麽说,“和我男朋友分手。”

“……”

叶修脸上的表情倏然僵在那里。紧接着很快,他摆出了一个严肃甚至是严厉的表情。

“我们回家说——你现在还有想买的吗?”

我摇摇头,说没了,我们回去吧。

他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冷漠,让我感到一丝心慌。我像一只狗一样乖乖跟在他身后,沉默不语。他让我想起我母亲。

和,我哥哥。

我的,表哥。

我很早以前有个表哥,当然现在也是。父亲的村子几经搬迁,由孙改刘,母亲姓孙,我便干脆被随了她的姓。

父亲出生在一个叫梧桐村的地方,表哥从小也在那里长大,他是个很温柔的人,我习惯将他的温柔和梧桐这个词联系起来。梧桐这个词也是温柔的。表哥大我七岁,从我9岁那年起才和他真正熟络起来。他喜欢笑,我喜欢笑容。

那一年他16岁了,年纪不大,他在梧桐村里唯一一所中学读高二,心理成熟,虽然在让人看来幼稚得很。

“阿皓哥哥呢?”

每次回老家,这成为了我的开场白。仿佛我是为了他才回去。

“在楼上喔。”

也必定会得到这个答案。

于是后来就不问了,直奔二楼找他,他一定会在自己房间睡觉,或者在小别哥——他弟弟房间里看动漫。看我不爱看的动漫。那部动漫火爆异常,直到现在依旧被人津津乐道。

那个时候他还在学美术,那个时候身边很少有学美术的人,所以觉得很稀奇。有一间屋子堆了几箱子他的绘画工具,我不大进去,觉得太黑了。

“你让你阿皓哥哥教你画画嘛,你不是想学画画吗?”母亲说。于是表哥开始教我在纸上画立体图形,他的线条真是直,我蹲在他旁边怎么也画不直,然后得意洋洋地拿出尺子来。表哥说那样不行。我不听。

后来我真的开始学美术了,随便就能刷出笔直美观的线条,表哥却和家里吵架了。

“说吧,怎么回事。”

叶修把东西丢在餐桌上,回到客厅。我身边的沙发陷下去一块。

“没事,你快去写你的作业。”母亲当时是这麽回答的我。

而离我知道出柜是什么意思,只剩下两年了。

评论(2)
热度(15)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