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韩皓】撤回 1-6

撤回

1

刘皓洗完澡,顶着一头湿淋淋的凉气坐在电脑前。

透明水珠顺着脸颊和脖颈滚落到身上,空调的风吹出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细瘦的手指在键盘上微微颤抖着,一句话打了四五遍都是不成调的病句。他很紧张,像蝴蝶在胃里翻飞。

对话框空荡荡的,屏幕泛着刺眼的白光,将他圆润的脸映得苍白。

2

如何向好朋友坦白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并最大几率地寻求他的原谅。

——首先,道歉可以显现自己的真诚和礼貌。

其次,表明自己的立场,以显露出自己的无可奈何。

最后,简洁明了地坦白一切。

3

刘皓和韩文清开始以朋友的身份相处是在第七赛季。

霸图年轻的队长那会儿意气风发,打得他的仇家嘉世哑了似的。老对手打完比赛就都没了影儿。韩队长开始开完发布会黑着一张脸,在选手通道看新闻看得眉头紧锁。手机在昏暗的走廊里把他神色不善的脸照亮了一小块,大半张脸浸没在黑暗中。

手指向下轻轻滑动,他目光一顿。

平时除了荣耀就没什么事做的青年,看电影打发时间成了他为数不多的爱好。

与外表带给人的主观印象不同,血气方刚的韩文清,并不是个崇拜老美那套英雄主义的人。他只愿在荣耀里与人生死搏斗,而不愿做世界的英雄。

他只需要有那么几个守护着的人,他只做自己的王。

【今日电影】——《One Day》★★★★☆
经典台词:我遇见那么多人,可为什么偏偏是你,看起来最应该是过客的你,却在我心里占据这么重要的位子。

他心里一动,伸出手指去截屏,却在前一秒被一个问句吓得一激灵——他没想到这儿还有人。

“韩队……?”

那一瞬间,韩文清冷漠的内心腾起了一朵云雾,灰白色,镶着光边的云,像冷柜里的雪糕一样窜着白花花的凉意。

而他的的确确,却没有认出对方的身份。

4

“您想吃什么?”

韩文清没应声,把菜单翻得哗哗响。以前和叶修出来,都是去路边随便什么小菜馆凑合两个菜了事。而叶修这个徒弟却没半点继承他队长的特性。

嗯……要说有,也不是真掰不出来。这两人性子都看不透,尤其眼前这人好像除了微笑和平和,就没什么别的表情了。

“随便。你看着点两个吧,晚饭也吃不了多少。”韩文清瞥了眼天花板吊着的雕花灯罩,没什么想法。

“哦,好。”面对他的冷漠,刘皓也只是笑笑,慢条斯理地翻了几页菜单,却听对面有声“咕~”,愣了下,没绷住。

“噗。”

韩文清僵着脸色,内心的尴尬溢于言表。

“呃,不好意思。”刘皓用左手手指指背摁在下唇下方,以防止自己再度笑出声。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最后,刘皓很节俭地点了两荤一素一汤,在他认为韩文清食量应该挺大的情况下。

“你应该……吃的完吧?”他后知后觉地迟疑道。

韩文清冷静点头。然后他看着对方,发现小孩儿又偷着乐了,只觉得多少有那么点儿莫名,殊不知自己在对方心里,已静悄悄地被贴上了可爱的奇怪标签。

5

“对不起”

6

韩文清对于叶、刘两人的事多少有点耳闻,不过也没太在意,毕竟这两个人和他都算不上深交,也没有刻意来往的打算,每十个人中就有一个人享受一人孤独的滋味,韩文清就是那十分之一。

一个人沉溺游戏,一个人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反锁起来,也挺好的。因为无需为他人随时可能的闯入而提心吊胆。

所以这么多年以来,除了联盟头两年条件差点,后来他都坚持一人一屋。

“队长。”张新杰站在屋外轻声道。他不敲门,除非韩文清喊了三遍还没应。韩文清不喜欢别人在休息时间有事没事敲他房间门,这经常令他莫名烦躁,就像静静地欣赏湖水难得的平静,却被不识趣的人“砰砰”扔进两块小石子。

“嗯。”韩文清沉声应道,以示自己马上收拾上床。

脚步声响起,半晌,隔壁的门喀哒一声,然后把所有琐碎给关在了门外。

韩文清在孤独的世界里,同样很享受这位同事及挚友给予的理解与信任。信任这东西是多麽难得,不是每个队长都能拥有一位相对完美的副队的。他想起老友叶修,又想起了那个孩子。

他忽然想起对方的眸子不是黑色的,带了一点奇怪的棕灰色,显得他整个人淡淡的,有点张扬的透明,说高调又低调了点儿。

应该能成为朋友吧?

——不,他们已经是了。

奇怪又,微妙的朋友。

-TBC

评论(2)
热度(50)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