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哥哥的鱼缸 03[叶翔/昊翔/郑皓]

*大家都散了吧轩哥还没出来(。
*刘孙表兄弟

3

表哥早年有过美术基础,后来在和他父母的无数次争吵中,像一只解了绳的气球般,几乎是一瞬间漏光气坠入了黑暗之中。我在高中文理分科前曾经问过他,你对什么科目感兴趣?

表哥坐在铁架床上,把热乎乎的笔电搁在他盘起的大腿上。嫩黄的窗帘透出如水的月光,顺着他苍白的脖颈倾泻而下。所有光影都在朦胧间蠢蠢欲动,被时光的残忍削去。于心尖上是麻木的疼痛,像冬日严寒的室内,温热的水流淌在冰冷僵硬的指节上。那麽疼,又那麽麻木不仁。

表哥说,只要是学习,我都没兴趣。

简直酷毙了,这是我当时发笑的原因。而后过了三四年,忽然又忆起这次毫无意义的交谈。只剩下一阵阵的后怕。

太好了。我没有像哥哥一样,活得如此失败。

叶修坐在沙发抽着一根又一根的软中华,配着刚泡开的茶。

他是那麽固执,像哥哥一样,像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一样,令人震惊又尊敬。

可耶稣不是我心中的神,哥哥才是。

尽管神犯下了许多错,但这很好吗不是?我的神明用他的错误来育我为人。

“大叔——”我拖长了语调叫他。

“嗯?”他朝我的方向偏过头。这和唐昊不同。唐昊一是一二是二,要麽转过头来正对我,要麽看都不看我。

“他回家出柜了欸。”我闷闷不乐。

唐昊这个举动实在让我尴尬得不行,好像我是个懦弱没种的渣男一样。可我不是。

可我不是。只是世界太操蛋了,操得我想哭,我他妈就跟被生活强奸了一样。

“人生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叶修的声音磨蹭着半截烟挤出,来连夹烟的动作都是那麽庄严,好像在完成什么伟大的仪式,“去过北京吗?”

“没有。”我纳闷于这个莫名的问题,却依旧老实回答。叶修的每句话都像一个深幽的古墓,暗藏玄机。而我明知陷阱机关危险重重,却还是忍不住壮着胆子往下跳。

真是熊心吃了豹子胆啊。我自嘲的笑道。二十三岁的成年人,已经不是白纸般的高中小男生。总有一天,也许,我手中硬脆的笔,会和叶修此时一样,换成软韧的烟, 或者是万宝路,或者是软中华,亦或者,什么也没有。

“北京的胡同,那可是很窄的。”

就像手里握着水。

“窄得连三轮车都可能被卡住。”

叶修抽着一根又一根烟,风扇吹的哗哗响,乳白色的烟雾被吹往孤零零的阅读灯下,像扑火的飞蛾,美得壮烈。

像我一样,蠢得可怜。

我也是这样。

明知道什麽也握不住,也非要固执得像个毛孩儿。

“不过即使这种事时常发生,乘三轮车逛胡同的人也还是成天有。”

因为,当我摊开掌心的时候,总是有水珠缓缓地向下滑落。掌心一片湿意。是名为“水”的东西。

“所以说,有的东西放弃了,也谈不上意义不意义。你不做总有人去做。”

还是被我抓在了手里,昭示着我的成功。叶修冲我漫不经心地笑。是在祝贺我麽。

“有的东西,你不要也总有人去要。”

也,宣告着我的,自欺欺人。

叶修靠着椅背。他还是看香烟广告看得那么津津有味,就好像从来没让我看清自己一样。

我捏着手边的一页杂志,觉得自己跌坐在一个荒谬的梦里。

唯有指尖混杂着香烟气味的湿意,有一下没一下的,将我一次次从梦境的荒唐撕扯进现实里。

-TBC

评论
热度(20)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