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韩皓】撤回 7-9

*游戏知识不知道有没bug
*在B站直播两次的成果
*没有昊皓

7

“还是这种正宗又比较新鲜的海鲜好吃。”

韩文清剥螃蟹的手一顿,问道:“你看起来经常吃?”

“嗯。”刘皓笑眯眯地给自己剥了五六只虾,“我家那边挺多的,每次回去都会跟朋友一起煮来吃。”

“你不是H市本地的?”韩文清抬眼看他。

“不是啊。”刘皓笑说,“我X市的。”

“哦。”韩文清把螃蟹壳丢到碗边,意有所指道,“很多人都就近原则。”他知道刘皓是个聪明人,他这么说,他一定会懂。

刘皓顿了顿,坦然解释道:“嘉世夺冠几率比虚空大。”

韩文清点头表示理解。

他不认为刘皓这是攀高枝的行为,选择实力强劲的队友对选手而言,远比选手个人的一腔热血现实得多。团队的合作是比赛的核心,因为荣耀本就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但在他心里,不得否认,带着一支战队从联盟创始便大刀阔斧一往直前的他,就是比刘皓牛逼多了。

时代在变,世道在变,世俗不再世俗。新旧血液的交替,如溯水三千,将世界剥茧抽丝般拉扯,再汇聚成一头崭新的野兽。它将重新命名,由新生走向旧亡,长此以往,循环轮回。

“那个。”刘皓突然开口。

韩文清抬眼看他。

“要是有一天,有人用你最爱的人威胁你,让你离开霸图去别的战队……”

韩文清嗤笑:“这个问题很幼稚。”

这个问题的确是幼稚得可以,以至于这一刻,在韩文清的眼里,刘皓简直跟个成天追问男朋友“你爱不爱我我跟你妈掉河里你救谁”的小女生一样,天真得无药可救。

“我知道。”刘皓忍不住笑,“再幼稚也得有答案吧。”

韩文清盯着他的双眼。

脏兮兮的旧路灯,破碎的灯光在眼前招摇晃起一片雾。海面上浮动着的船只。连绵不息的渔火。

刘皓回望他。毫无畏惧。

“退役。”

退役。

男人这样说。

海风吹起酒杯里细碎的泡沫。

再幼稚的问题,也终会支配一个坚决的答案。

8

“我是同性恋。”

9

“怎么了?”

刘皓扭头看了一眼。

唐昊从浴室出来,穿了件黑不溜秋的T恤,下边很随意一条七分裤,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神情带了一点微妙,看得刘皓心里常年积压着的那点心虚莫名就冒出来了。

——就在前不久的赛后发布会上,他才被这位年轻的队长一脸黑地形容为灾难,这会儿看他这个表情还以为这小屁孩儿秋后算账来了。毕竟是唐昊,莫名其妙发火的性子和孙翔半斤八两,就算洗澡的时候突然想起战场上的事冲出来骂他一顿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毕竟共事时间不长,刘皓对唐昊显然没那麽了解。唐昊只是看着脸黑,但为人处世绝没有刘皓怕得那麽糟。

“你这是什么表情?”唐昊皱眉,一脸莫名其妙。

“……”刘皓想我总不能问你是不是又要骂我,只能小心翼翼道,“嗯,队长是有事跟我说吗?”

“啊?哦,没什么。”唐队长在自己床角坐下,翘起一条腿继续盯着副队,等刘皓完全进入游戏模式了,冷不丁蹦出一句,“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刘皓手下一乱,38级的小魔剑不一会儿被对面60级的拳法家一套乱拳打死。

刘皓:“……”

唐昊显然将他的一连串反应尽收眼底,一脸冷漠:“我才一句话你就能被对面艹死……你最近状态垃圾过头了吧?”

刘皓脸色一僵,唐昊一向心直口快,特别是对队友,简直……

“所以你是怎样?”唐昊显然没打算放弃盘问。

这人直球,跟他绕弯弯纯属吃力不讨好。刘皓盯着对方拳法家头上顶着的文字泡【你怎么回事?】,抿了抿嘴,没打算立刻给出回复。他现在严格来说是前后夹击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壮烈。

“单恋算不算谈恋爱?”最后他抛了个问题给身后的队长。

唐昊半天没个反应,刘皓懒得看他现下的表情,双手在键盘上忙碌起来。

[当前]皓月当空:【抱歉队长刚找我。】

[当前]气吞如虎:【还来?】

[当前]皓月当空:【你不忙的话:)】

[当前]气吞如虎:【竞技场,组团打本,你选。】

他们这会儿还在开修正打竞技,刘皓不喜欢和韩文清一起时有别人掺和,自然选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了韩文清的副本邀请。

[当前]皓月当空:【竞技场吧,组团麻烦别人。】

刘皓左手撑着额头苦笑。二人世界麽这是。

[当前]气吞如虎:【1】

人生还真是艰苦啊。暗恋也包含其间。

他重重叹了口气,握了握双拳。

唐昊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的动作,一言不发。

-TBC

评论(4)
热度(55)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