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翔皓】叮呤当啷(上)

*忙长遁前最后一更
*追人也讲玄学(x

>>>

刘皓今年研一。吃了二十三年米的他,终于在一个春光融融的日子里,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了。

作为前任学生会副会长,以及当年校考状元,刘皓在学校里也算是文化名人一枚。当然名人的二字前缀是他逼着年少无知的周泽楷给强加上去的,没什么特殊原因,只是为了听上去多那麽一点儿逼格。

逼格十足的刘皓大大是院里咖啡厅的常客,以及学生街某深巷咖啡的老主顾,基本上谈事敲字都在这些地方进行。于是在某个普通的敲字的日子里,刘皓在咖啡浓郁的香气中对着只有4000字的微电影剧本懊恼。无论如何,他今天应该是要把中文系一支花周泽楷抓出来当参谋的,可惜晚了一步,让人给他楚师姐掳走当壮丁去了。

没有灵感的一天注定在咖啡里度过,反正还年轻,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不。

不他大概没有那么多时间了。4万字的剧本,半个月过去了,才4000字还是硬磨出来的。如果期中还没把一个好剧本交给导师的话,他大概又得被阴阳怪气嘲讽十天半个月了。

“刘皓你学位还要不要了?”差不多又是这类句子。他的导师是院里出了名的怪才,骂起人来不带一个脏字就能给人心理上造成堪比核爆的毁灭性打击。

他已经尝试过一次,绝不想再有第二次。

没办法,自己选的导师,跪着也得跟人屁股后边跪到毕业。刘皓一边感叹道我真是个大写的抖M啊,一边磨磨蹭蹭地把那两行字删删改改,觉得自己屁事特多特倒霉。

然后他抬头看了眼隔壁桌一对边自习边把冰淇淋喂来喂去的小情侣,再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带给他的恶意。

他并不想要一个会喂他的,他只需要一个能陪他还债的,这样就够了。

四月干燥温和的阳光透过落地窗趴在他身上,抚摸着他白皙的后颈,像幸运女神的神之右手。在一抹刺眼的光芒一闪而过时,他真心实意的感受到了一股神力。

——那只是一串钥匙反了下光而已。

许多年后,刘皓偶然会在咖啡的醇香以及属于两个人的那把钥匙的叮呤当啷里,很轻易的回忆起这一幕来。他确信当时抚摸他的确实是幸运女神的手,而钥匙掉落在地反射的光也一定是神祇之光。

——有点可笑,但他认了。

后来他在剧本中写道:“当天神降临时,人类第一反应不是追问神的名字,而是追寻神的光耀。”

这是对他捡起那串钥匙的行为反思。刘皓以一种想象不到的速度冲出咖啡厅,捡起地上的钥匙,在午后大片大片的天光里,喊住了那个挂着耳线身材高挑的青年。

“哎学弟,你钥匙掉了!——”

>>>

作为一个戏文专业的学生,刘皓的电影阅片量以及文学书籍阅读量绝对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戏剧对人的洗脑总是带了一种你想像不到的神奇,刘皓自然而然地准备好迎接青年的回眸一笑和微微发红的小脸露出了万分感激的可爱神情。

而同时重要的一点,戏剧的出人意料也总是精彩至极的。

“卧槽!我的钥匙!——”

青年顶着一头亚麻色的乱毛朝他冲了过来,毫无镜头美可言。如花似玉的美男子瞬间变成了一只呼哧呼哧喘着热气的大型牧羊犬。

“哎哟我去!这钥匙丢了我室友得日死我!”

刘皓把钥匙递过去,一连温和无害的表情跟牧羊犬圈养的羊羔似的:“要喝点水吗?”

“呃?”青年一愣,既而急匆匆地晃脑袋,“哦没事不用了。学长——欸你哪届的?”

“研一,怎么了?”刘皓好笑,心说这小子略逗啊。

“哦哦那是学长没错,我大二播音。”青年的喘气声终于缓了下来,“学长今天多亏你了,不然我一会儿还找不到人给我收尸——那个,你哪天要是方便的话我请你吃饭吧。”

可不是嘛,要没我你就被日死寝中无人问津了。刘皓吐槽后又甚觉讶异,这小子,还蛮自来熟的嘛。说话也不过大脑,一下就把底全给报了。于是微微一笑:“好啊,方便留电话吗?还是微信?”

“我手机报给你吧,用这个可以查到我微信的。”青年看刘皓没有把手机的过来的意思,想着大概是顾虑隐私吧,毕竟两个人都不熟,学长阅历比自己丰富,一定是防备心较重的人,便一字一板报上了号码,末了还加了句:“我叫孙翔,学长你怎么称呼?”

“刘皓。”刘皓对他扬了扬嘴角,一对桃花眸子波光潋滟,“皓月当空。”

……

二人分别之际,孙翔看着他抬手朝自己告别的样子,愣是挤出了一句:皓腕凝霜雪。

啧,有文化就是好啊。

刘皓坐回原位上,眯起眼,鼻腔里发出了细细的笑声。他现在也不需要找个陪他还债的文静小乖仔了,他只需要一个傻乎乎可爱又直愣愣的小学弟就好。

……嗯,必须脸好。

评论(6)
热度(33)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