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翔皓】叮呤当啷(中上)

*太无聊了最后还是选择更文(ntm
*策周 以及这章没孙翔

>>>

“又赶死线。”刘皓开门就见吴羽策埋头在一堆堆画稿中奋笔疾书,感觉随时都会飞升到另一个世界去无欲无求。

看着他一副快崩溃的样子,刘皓同情地拍拍他:“抽烟吗?我可以戴口罩。”很是真诚。

吴羽策十分感动,然后残忍地拒绝了他:“不用,等下周泽楷回来不舒服。”

啧啧。真可怜啊。

吴羽策暗恋周泽楷这事刘皓是绝对的第一知情人,方锐多少也是个助攻,只不过周泽楷至今毫无察觉。刘皓有时候还真挺心疼吴羽策也挺佩服他,为了周泽楷一闻烟味就胸闷恶心的毛病连压力最大烟瘾最厉害的时候都死活不肯抽一根。

“晚上跟我出去压马路再抽。”吴羽策说。

刘皓“哦”了一声,在屋里转来转去好一会儿,爬到自个儿床上又坐了老半天,突然开口:“我觉得我看上一小傻逼了。”

“我操。”吴羽策目瞪口呆地回过头看他,“……你丫不性冷淡麽?”

“你他妈才性冷淡。”刘皓给了他一记白眼,翻身倒在床上打了两个滚,对着吴羽策喃喃道,“我靠我真的好想揉他毛啊。”

“…你有毒吧。”吴羽策一脸你变态啊的表情嫌恶地瞪着他。

刘皓怒瞪回去:“那你告诉我成天想揪周泽楷呆毛的人是谁。”

“……是我!你个辣鸡。”

“你这个需要赶死线的辣鸡。”

“……”

不要随便打我英俊的脸啊。吴羽策绝望地重新一头扎进稿子里。

刘皓鄙视地斜了他一眼,骨碌碌又倒回床上,把自己卷进被子里。被吴羽策拉上的窗帘阻断了一切外来光源,台灯的白炽光包裹着他低垂的脸,刘皓看着他忙碌个不停的双手,恍然间想起他当着周泽楷面随意丢掉的薄荷烟。那是他忙到崩溃时打发刘皓去买的烟,因为周泽楷难受地躲到厕所里咳,他二话不说掐了那一大截烟,弓着背起身轻轻敲了几下门,很温柔地向周泽楷道歉,并在周泽楷红着眼眶出来后将整个烟盒丢进了垃圾桶。末了还若无其事地笑笑,又继续疯狂地赶稿了。

那天凌晨四点半吴羽策终于完成任务,拽着睡意朦胧东倒西歪的刘皓跑到门卫处说送人去医院,值班门卫看刘皓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说哟都病成这样了赶紧打个车送医院去吧。这才让吴羽策顺利地跑出去买了包烟抽。

他烟瘾不大,但总归是有的。刘皓被他在学校的小路上拉拉扯扯,在离24小时便利店两盏路灯的距离时终于大概清醒了过来。吴羽策进去从货架上拿了两罐东西和一包薄荷烟,面无表情地连同找回的零钱一把抓起,另一只手拽着刘皓出去了。

天已经微微泛起了鱼肚白,来时明柔的路灯不知何时暗了下去。清晨五点多的十一月某日刮起了凉风,刘皓坐在便利店前最低的石阶上打了两个哆嗦,他只穿了件黑T,裤子短到膝盖上方一点,从被窝里莫名被拽出来其实十分无辜。

“你要不冷把外套给我。”他拽了拽一旁站着抽烟人的衣角,“冷就算了。”

吴羽策低头瞥了他一眼,叼着烟麻溜儿地脱下外套给他披上了。睡梦中人被他当成道具一路拖了几百米出来,他对刘皓多少有那么点愧疚感。

“有点贤惠。”刘皓直接穿上把拉链拉上,“我觉得周泽楷会被你感动。”他说了句违心话,其实他不觉得周泽楷是那麽容易被打动的人。

吴羽策没理他,在朦胧中静静抽完了两支烟。脚下碾着烟头,嘴里吐着烟圈,他冰凉的双手在七分裤口袋里插了一会儿,身子晃了晃,低头看向脑袋一点一点的家伙:

“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刘皓脑袋不动了。静止了一段时间,看上去在让自己清醒。

寂静的空气被几声清脆的鸟叫打碎。吴羽策以为刘皓不会说了,推推他的肩膀准备拉他去外边胡同吃早饭。

刘皓乖乖地跟在他身后,不知道到底醒没醒干净。

“…我懒得喜欢别人。”

吴羽策扭头看了他一眼。

>>>

“这样想想,真是个奇迹啊。”吴羽策托腮看着他感叹道。

“……黑历史就算了吧,我是因为太困不想动才那麽说的。”刘皓翻了个身。

吴羽策“啧啧”地转着笔,最后还是按耐不住好奇心,道:“所以你到底喜欢谁?给个详细的。”

刘皓眨眨眼,从被窝里掏出手机。

“等等我先加下他微信再跟你说。”

“……”

-TBC

评论(2)
热度(22)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