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没文笔的废驴 / 不会写长篇 / 会刷韩星泰星

#全职_cp不吃双花
#SMT_SJ_SHINee
#狐妖小红娘_东方_王权
#中文配音
#翻唱圈_拒绝满汉相关

【黄皓】积雨云(一发完)

*分ABC三条线索 有交叉重叠
*杂志主编×原画画师

B-1

『您好——欢迎光临。』

机械的女声在淅淅沥沥的雨帘上划了一道不痛不痒的痕。平整的石路上,树叶洒了一地,浸泡在薄薄的雨水里。

打了个旋儿。

黄少天从公交车上下来,极其狼狈地冲进便利店门口的取款亭里。速度挺快,没淋得太惨。钱包忘在家里,大衣口袋里还剩50块,不算太狼狈。不过现代社会,用现金的人应该也是越来越少了,但安全感似乎说强不强。

刚进公司时是个分分钟就能被捏死的蚂蚁,做事多少有点浮躁和慌乱,想着升职后就能踏实些。升到版块负责人后却落了个两面夹击,上有爹下有儿,就想着再升高点,把底下这帮傻逼丢给另一帮傻逼。

——然而,

黄主编我啊,天天得被迫接收来自下边各层劳动人民的高涨呼声,一会儿黄主编啊内谁谁窗了一会儿又黄主编啊印刷厂的人又来电话了怎么糊弄过去???

啊。

别说糊弄了。老子现在就他妈想把你糊墙上当挂历。

犹记当年还在学校的时候,老爹总说体谅体谅老师别老调皮捣蛋,老师也是有难处的。黄少天却不以为意,觉得只要做做办公室讲讲课,开心的时候还可以搞个自习,不爽了让学生自己批批作业,其余时间还能玩下斗地主连连看之类的。重要的是,寒暑假大概直接就浪出天际了。

现在回想一下,黄主编只想说——

中二病少年果然好一朵辣眼的大奇葩啊。

不过人人都有被误解的时候,黄少天打拼多年下来倒是习惯得差不多了。反正大家都是讨口饭吃。

“嘶——”

有点小冷。

东南沿海的秋天可不得了,黄少天浑身一抖,使劲搓着手臂,正搓得起劲儿呢,取款亭的磨砂门突然就被人拉开了。

黄少天:“……”

莫名有种公共场合撸被抓包的错觉。

“……”刘皓愣了一下,继而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起了这个举止怪异的青年。

“你……”

“哦哦哦不好意思我刚是进来避个雨!这就走,这就走哈!嗯……”黄少天挠了挠脸,打着哈哈就往外跑,还顺势帮刘皓带上了门。

雨势又大了些。

黄少天终于在呼呼的风中醒悟过来。这,台风来了吧!?

不行了。黄少天看着越来越可怖的天色,赶紧掏出手机给室友打了个电话,不料信号断断续续的,半天也不见人出个声。

“喂文州——喂喂?喂!?”

我靠。辣鸡电信。

黄少天靠在便利店巨大的落地窗上,细细密密的雨丝不断被风掀到他的脸上。他想着进便利店也磨不了几分钟,还不如不尴不尬地继续呆在这等那位帅哥出来。

C-1

“——把他还给我好不好?”

B-2

“欸谢谢你啊帅哥!我留个电话给你吧回头有事找我能帮尽量帮别客气哈。哎你要不先进来坐会儿吧,雨这麽大回去也不方便还有危险。”

喻文州笑着,毫不刻意地打断了黄少天嘴里一串又一串的炮:“要不进来坐坐吧,家里刚泡了点茶。”

“对啊他泡的茶特别好,其他人想喝都喝不到欸来吧来吧。”

刘皓在心里皱着眉,微微叹气,面上却依旧心平气和,甚至被室内透出的暖光染上了些许笑意。手中的伞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滚落着透明的雨珠,在红砖地上晕开一圈圈墨。

“…不好意思。”

刘皓很抱歉地朝他们笑笑,甚至于有些羞涩的意味。

黄少天一愣。

“啊没事怎么……”

“家里、家里还有人在等。”

所以——

“赶着回去,不然怕……”

我怕会……

出事啊。

A-1

“所以说我们楷妹儿很讨喜。”

方锐哈哈大笑,指着刘皓打了个酒嗝:“你他妈还,还挺能耐啊你!”

刘皓挑了挑眉,笑而不语。

阮永彬托着腮,冲他笑得意味深长:“欸,一会儿你家黄少天……来接你不?”

“来屁来。”刘皓笑骂道,“气头上呢,谁他妈上赶着回去讨他一顿骂。”

吴羽策笑出声来:“怎么,脾气还能比你个驴儿子大啊?”

“大你妈了个巴子!”刘皓抬手把他脑袋拍得一哆嗦,“我老公脾气比楷妹儿还好好么,全世界就他他妈的对我最好,倍儿好了。”

周泽楷没忍住偷笑两声。

刚被第不知道多少任女朋友甩了的方锐一蹦三尺高,被虐得恨不得汪汪狂嚎:“哎哟可以嘛这麽多年还就你捡了个大便宜啊?那罚你把这瓶给我吹干净了。”

B-3

「有趣」一词是很多人对黄少天的印象。

幽默风趣有个性,这差不多就是对黄少天这个人的概括。而刘皓却不这麽认为。

冷漠,温柔,多心眼。刘皓认为这才是黄少天真正的面目。听上去不像黄少天倒像他刘皓自己,但刘皓确确实实的认为,自己和黄少天,差不多就是同一类人。

“五周年啊……”

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温热的杯身,刘皓将头偏到一边,视线在落地窗外的行道树上停留。树叶翠绿茂密,却也是细细碎碎落了一地的金黄。像兔子身上的苍耳,不经意间沾在行人或轻或重的步履间,被自行车轮与岁月无情碾过,向前歪歪扭扭地吱呀而去。

一下子带走了无数匆匆时光。

刘皓喝咖啡的时候,抬起的双眼对上黄少天的。对方脸上的表情也不再同一周前雨夜里,如此那般的丰富。

这样的人……最残忍了。刘皓想。

“还有请谁吗?”他问。

“抱歉我不大清楚老师您希望有谁。”黄少天略带歉意地笑了笑,笑容却是自信的,“目前确定的有一叶老师,穿云老师,鬼刻老师……”

十几个名字,三个挚友,还有一个是自己师父。刘皓无奈地在心里笑笑。不大清楚……其实十有八九是调查过了吧。

好像悄无声息地编织了一张大网,将他轻而易举抓在自己手掌心里。

无处可逃。

C-2

“我感到很抱歉。”

A-2

“方锐——你还是不是人啊你?!——”

“哈哈哈她真这样说啊?”

“很过分是吧?妈的,你说我忙了你嫌我肾虚不跟你内啥,不忙又说我拖你稿,你他妈想搞死我是吧——”

方锐义愤填膺地把酒杯『啪』的拍在桌上,金黄色的液体溅在皱乎乎的一次性桌布上,顺着毫无规律可言的褶皱四散流开,像溪水的支流。

周围一圈行内多年挚友,无不因他似乎令人感同身受的苦水而爆发出一阵笑声。

刘皓有点喝过头了,撑着脑袋看着他们吃吃傻笑,看着很合气氛。而事实上,他脑子已经迷糊一半有余了。

桌上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醉意,比较清醒的就数被大家护着最多的乖乖仔周泽楷,以及千杯不倒的东亚酒王吴羽策。

吴羽策还在戳方锐痛处:“所以你到底是不是肾虚啊?”

“虚你妈——你要不来试试?”方锐气急败坏挑衅道。

吴羽策冷笑,对他进行了第不知道多少次的无情嘲讽:“试你二大爷。老子要把最美的第一次留给最美的人,怎么着也得是咱小周这种的。就你?滚回家玩儿泥巴吧啊。”

“去去,咱楷妹儿哪轮得到你染指!是吧楷楷宝贝儿?”

周泽楷不说话,只是朝他们羞涩地笑笑。

“哎宝你妈——”

刘皓没管这对从小闹到大的竹马竹马,自顾自喝了几口闷酒,动作有点小夸张地趴到周泽楷耳边,用混杂着湿热酒气的小软音说:“是不是真的啦?……你和大佬。”

周泽楷又笑了,这回稍微笑出了点声。他抿着嘴,乖乖地朝刘皓点点头。幅度还挺小,刘皓喝得晃眼,差点没看出来他那蚂蚁似的小动作。

他也笑了,呵呵两声,声音又轻又细。他没说什么,只是抬起细瘦冰凉的腕子,伸手安抚地揉了揉周泽楷毛茸茸的脑袋。

有点像长辈的动作。

三年前。

风雨交加的夜晚,他满脸泪痕地缩在空调被里,也是在睡意朦胧间这样感受着黄少天。

C-3

“你没资格。”

B-4

“我把我指纹存进去了啊。”

刘皓放下手里的书,抬眼看了看他,默许了他小孩子似的的行为。

“新时代黑科技就是好啊想当年我连个小灵通都当宝,哎你听过之前有个新闻没,说是有人直接用胸就把指纹锁给破了。说实话吧,我猜呢,是不是有人直接用胸设指纹所以被报纸写了,现在的媒体啊,不可信不可信——当然也不一定啦……”

“存就存呗,男子汉大丈夫的。”刘皓弯起一对桃花眼冲他笑,像只乖乖的小狐狸,黄少天仿佛能看到他晃个不停的毛耳朵,“我去洗澡,你慢慢玩儿哈。”

黄少天被他逗乐了,“好”了老长一连串边去给他拿了睡衣睡裤又坐回床上。

刘皓手机桌面是梵高的『星月夜』——黄少天更喜欢称之这个名字,叫的人极其少。他翻了翻桌面,除了些正常人都有的APP外,还有几个漫画软件和游戏,没什么不正常。于是他点开了微信。

刘皓微信加的人不算多,或者说是少得有点出乎黄少天意料,但又在情理之内。黄少天的微信里半数是工作需要加的一堆人,少说也有个四五百。而刘皓竟只有寥寥百八十人出头。

他抱着突然加深的好奇心翻了翻通讯录,光是自己认识的作家画师就有二十几号人,剩下的人名中英混杂,仔细看看还有三五个日韩国家的人。

保存的群组也不多,七八个而已。

黄少天看看首页,意外发现有个叫『今天的楷妹儿也貌美如花』的置顶十人群,便手痒点了进去。里面此时正一片安静,黄少天于是把群成员浏览了一遍。都是画师,应该是刘皓那群五六年的画师挚友们,一些和他也算是点头之交。

聊天记录麽……不看好像有点对不起自己的好奇心。反正刘皓是同意了的。

黄少天开始不断往上滑动,直到有刘皓发言时才停下大拇指的动作。刘皓不怎么发文字,基本都是语音和表情包。

『接屁的稿,老子烦死了都』

他愣了愣,交往一年还没怎么听过刘皓这个语气。

他又往上滑了一会儿,直到出现别人一些或安抚或严肃的文字才慢慢停下来。

『哎怎么说……我家倒不是问题』

「那他呢?他那边怎么办?」

『哎我怎么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呗』

『我现在不敢问他,他工作压力挺大的我感觉跟他提的话,怎么说……有点像在逼他。』

「你俩差不多一年了吧」

「二十五六的人了,再不做个打算就晚了」

刘皓刷了几个狗哭图。

『我说真的……其实我挺害怕的』

『总觉得他哪天突然就跟我分了』

『基本上每天每天想。连晚上做梦有时候都会梦到……反正不是他妈打我就是他爸打我啊不然就我俩886了』

「哎呀你…我觉得你想多了吧?要不哥几个出来喝两杯?」

『…不要。』刘皓已经带了点哭腔。

黄少天垂下眼叹了口气。

如果他今天没翻聊天记录呢?刘皓还要这样背着他担惊受怕多久?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年。

小傻逼。他长呼出了一口气。

『咔哒』一声。

黄少天条件反射退掉微信,放下手机一脸受惊地扭头看去。

刘皓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水珠从发梢滚落到通红的眼角,像在流泪。

“你……”开口就是哽咽。

黄少天皱眉看着他,缓缓站起身来。

B-5

“哎呀慢点慢点!晕——”

一群人左摇右晃地走在安静的街道上,周围三不五时驶过几辆车。夏夜的树梢总是传来不同声调的蝉鸣。一层层的声音。

刘皓眯起醉意朦胧的双眼,抬头试图找出能亮得发光晃人的那颗星子。黑沉沉的夜降下来,压得他浑身发紧。

那边初恋碎成渣的方锐已经醉得几乎不省人事,吴羽策周泽楷两个人负责架着他回家。他们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在空荡荡的夜色中绝尘而去。

宋晓找了代驾,刘皓只记得闹哄哄的一阵过去后,他靠着已经醒酒醒了大半的白言飞在路上晃荡着,他扶着树吐了一回,白言飞就皱着眉说要叫刘皓男朋友来接他回家。

不要。刘皓嘟囔着说。他肯定骂死我。说不定……还把我摁到床上操到明天躺一整天。

白言飞脸皮薄,此时也有些不知所措了。他说我让你去我那边他也会生气的,给你外头开间房我也不放心。

“这样吧。”他说,“一会儿我给他好好解释解释,我嘴皮子溜。”

哈哈。刘皓忍不住笑出声来:“你嘴皮子还能溜过他啊?……我都不信。”

“……”白言飞无言以对,干脆转了个话题,“那你男朋友到底谁啊?——你手机先拿来吧,我给他打个电话先讲两句会好点。”他说我这还没清醒透呢,回头一不小心咱俩一起栽沟里就神作了。

刘皓又小小声笑了一会儿,从裤兜里摸索出手机塞给白言飞,他手还有点软,差点把手机给摔了。

“哪个啊?你自己拨出去。”两人慢慢的停下脚步,白言飞把手机举到刘皓眼前。

“不打啦……呵呵呵……”刘皓突然又笑了起来,白言飞看他一脸傻乐呵的,竟然从这笑里生生看出了几分甜蜜来。

果然喝多了麽?白言飞自我安慰着,又问了句:“你男朋友到底谁啊?我得让他来接你不是。”

“啊……我男朋友啊?”刘皓眯起眼笑,抬手向前一指,“在那儿呢!”

白言飞一愣,抬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靠在小轿车上的男人一头深亚麻色的卷发,白色衬衫和黑色九分裤,休闲皮鞋显示出几分成熟的气息。

他双手环胸,半张脸隐没在黑暗中,表情不甚明晰。就这麽直直地看向刘皓,以及一脸茫然的白言飞。

“小飞侠我走啦——”

C-4

以前我一直觉得,黄少天,始终是会抛弃我的。

B-6

车里冷气开得很足。

黄少天给刘皓系好安全带,又把护颈圈在后脑勺下方。手指沾了点湿意,他扭头看了一眼,人睡得很熟,好像很累的样子。

车该洗了。黄少天发动了车子,轰的一声,像平地燃起一把火。他在如水般沉静的夜色中驶上大桥,和万家灯火融为一体。

“黄少天……”

“黄少天……黄少天……”

他将车子刹在民宅楼下的路边,树叶在挡风玻璃垂下一片阴影。车里只有呼吸声,空调声,和刘皓不安稳的呢喃。

他向刘皓朝车窗歪去的身子靠去,静静地停在爱人上方,做出一种保护欲极强的姿势。

“你不能……”

他跟着他一起皱起眉。

“不能走……”

“黄少天……”

黄少天,你不能走,你不能抛弃我。

车子犹豫了一会儿,又闷闷地发动起来。黄少天没有急着上路。他把后座上的卷叠式薄毯勾到前面来,背过身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把拉链拉开。

他默不作声地扭头看了一眼,刘皓还在不安地呢喃细语着,浑身微微颤抖。他垂下眼帘,轻手轻脚地把薄毯盖在了刘皓身上。

C-5

“这个……有什么事呢也只能一起解决啦,所以你别想再给我一个人想东想西了。”

“……”

“听到没啊?小傻逼?”

“……”

“哎,小傻逼?小傻逼小傻逼,刘皓小傻逼?我靠你以后不要整天跟周泽楷呆在一起了,你看你看,话都不会好好说了。”

“……听到了啦黄少天大傻逼。”

“哎哎哎怎么说话的你还有没点爱了???”

B-7

“到家了祖宗。”

“嗯……?”

黄少天起身直径拉开门,把刘皓连人带毯子整个抱起来上楼。刘皓皱着眉在他怀里蹭了两下,轻轻推了推他。

“别推了一会儿丢你下去可别哭鼻子啊。……啊喂喂,你还真哭啊我什么都没做啊小区监控可以证明我清白。”

黄少天手忙脚乱把这祖宗给抱紧了,跺亮了楼道里的灯。刘皓细瘦冰凉的胳膊搂着他湿热的脖子,把头埋在他肩窝里一动不动。

“你是鸵鸟吗?”黄少天笑了声,“刘鸵鸟同志。”

“……”刘皓没说话,眼泪静悄悄地流。

“两年也挺快的。”黄少天腾出一只手开门。进了家门没开灯,他知道刘皓情绪上来就爱把房间弄得昏暗。以前刘皓老说自己见光死。

他把刘皓小心翼翼地放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刘皓刚一碰床就自动翻了个身背对他,也不说话,就吸了吸鼻子。

酒精总是让人敏感的。黄少天拖了鞋袜躺在旁边,隔着空调被从背后抱住他。

“别怕,我不会放弃你的。”

刘皓动了动,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

“我知道我妈的话让你可能……有点不相信我。”

他自嘲地笑了笑,微微收紧胳膊。

“我自己问题可能更大点。”

“要不你每天来公司陪我?——开玩笑的。”

“哎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你安心……反正……”

“我很爱你的。”

“我真的……很爱你。”

“听着会不会有点假?不过也没办法,这些都是我真心话了。”

男人笨拙地不断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地说着傻乎乎的真心话。大脑里的醉意还未散尽,刘皓听了不知道多久,迷迷糊糊的便昏睡过去了。

我很爱你的。

我真的很爱你。

……傻逼。

刘皓在梦里微微扬起嘴角。

FIN.

评论(4)
热度(55)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