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野鹤【唐昊中心/昊皓】

*发完文继续半死不活躺床上

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刮起了风,唐昊紧了紧大衣,把缩得细长的格子围巾给扯宽。东南沿海的年末不比老家的四季如春暖人,一阵湿冷的风灌进脖子里,够他打上一会儿的寒颤。二十七岁的人,已经不再是十七岁那个再冷也要逞强不肯披外套的小年轻了。唐昊缩着脖子走进浓密的林荫底下,踏着微微发黄的白色残花,慢吞吞地向前走着。

K市名为春城,实际上有是有冷天的,唐昊却打死不愿承认,大冬天的一件T恤到处跑,被张佳乐一路追杀喊着会感冒的冷不死你个小王八蛋!唐昊在前面跑着,心想男子汉大丈夫冷什么冷!明明就是凉快得厉害了些!副队简直了跟我妈似的。

“啊嚏!”

“看看,我说什么来着。”张佳乐坐在面红唇白的唐昊床边,抬头看了看体温计,无奈地伸出手指戳了戳唐昊脑壳。

“都说了让穿衣服,干嘛不听副队的话?”孙哲平瞪着他怒气冲冲道,“你还逞英雄?能耐了啊——”

邹远从床上悄咪咪探出半个脑袋,被孙哲平一吼又给吓得缩回去了。

唐昊又气又委屈,哑着嗓子解释:“哪里冷了——”

“行了你。”张佳乐抬手就要捂他的嘴,冲孙哲平赶苍蝇似的扫扫手,一米八几的北方大汉气不过,还是冷着一张脸回屋去了。

“正好三十八,挺衬你的。”张佳乐挑了挑眉,揉了把他刺刺的脑袋才起身,“好好挺尸着吧,别他妈再给我搞什么幺蛾子了要不一会儿孙哲平又要操死你。”(骂死你)

唐昊翻了个白眼,又跟把脱水的青菜似的蔫兮兮缩回被子里去了。

他想,哪天他当了队长是一定不会像孙哲平这麽凶的。——也不能要个张佳乐那样的老妈子副队长。他是这麽想着,索性也就这麽跟邹远说了。

“你以后千万别像张佳乐那样啊。”唐昊虎着脸瞪着一脸无辜的邹远,“老得快。”

后来邹远不止一次地向于锋及七期其余人吐槽唐昊的“唐氏弗莱格”,因为那晚唐昊不希望的三件事全部都一一应验在了他和邹远身上,尤其唐昊本人。

百花不需要流氓。唐昊在战队起起伏伏不上不下的时候,张佳乐选择了退役。唐昊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恶狠狠地把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的手办一起摔到张佳乐床上,对方低着头一声不吭地蹲在一边收拾东西,刘海盖住了眼睛。唐昊几乎看不清他的脸。

“我可不玩韩文清那套一如既往。”张佳乐最后抬起头冲他挑了挑眉,那简直是他的招牌表情,“想多打两年,就乖乖的,别不穿衣服又老生病。”

“关你屁事。”唐昊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他几乎是同时后悔的,只能尴尬地瞪着他。

张佳乐一愣,继而了然一笑,说:“哦…也是。”

唐昊把门摔得震天响。

张佳乐也老了,他不想说,不想再多看一眼这幅鬼模鬼样了。

张佳乐失踪了一年,一年后他加入了他曾经吐槽对象的战队里,和唐昊以下克上的对象一起。

“张佳乐个憨贼跟我有仇是吧!”呼啸新上任的唐队长在长途电话里怒吼道。

“昊哥,你又吃着菌了呀。”百花的邹副队毫不留情。(发神经了)

唐昊怒挂电话。

邹远回过头就跟于锋说:“哦吼,昊哥整得成啦,跟孙队一样拽啦。”(完了,昊哥有出息了,跟孙队一样霸道了)

于锋面无表情:“你讲咩?”

邹远:“……”

唐昊当队长没多久呼啸便来了新人,刘皓和郭阳。

他对有的事不那麽在意,没有“雷霆刘皓”这个概念,只想到战队还挺会捞便宜,从挂牌出售的昔日豪门一捡捡俩。

郭阳先来的,杭州离南京近,武汉稍远点儿,刘皓自然就慢了两拍。

“队长好。”唐昊冲郭阳点点头。郭阳是个比较安静的人,和周泽楷却又不那麽相似,他每天都坐在角落里,像杯淡淡的盐白水。

当然,不是坐冷角落的人就没有野心了,这算是唐昊的经验之谈,而他的经验并没有出错。

不过要提起野心的话……唐昊手插口袋,装若随意打量了两下眼前这个和自己身高相仿的人。

“厚道倒是不厚道,不过看他好像搞完事也不是很高兴嘛,估计自己也知道作过头吧。”孙翔头天晚上是这麽评价的,唐昊感觉这不太像孙翔本人的风格:“看这麽透?你谁?”

孙翔好气喔:“……你翔爹我!!!”

“队长好,我是刘皓,以后请多指教了。”作过头的人伸出手,笑得太有礼貌,本来懒得动的唐昊也只好伸出手和他握在一起。

手指细长葱白,骨节微微凸起,干燥冰凉。握着还挺舒服的。唐昊抬眼去看他的表情。

青年竟然长着一双桃花眼,笑起来波光潋滟,只是没传说中什么千万种风情在里头,一对灰褐色的瞳仁显得有些薄凉疏离。唐昊抿着嘴没什么表情,表情甚至冷漠得有些夸张:“先去训练吧,四号机。”

他看到刘皓愣了一下,继而露出了一个顺从的笑容,冲他点点头。

“我跟你说我最近新追一个小说,男女主角上来就是‘四目相对,一见钟情’,卧槽我简直惊了好吗这什么神他妈的句子你就不能描写得唯美一点吗???”当晚孙翔又在QQ上跟他嚷嚷了。

唐昊漠然:“理解意思就好了唯美干嘛?你去了轮回怎麽越来越给了?”

孙翔:“???”

孙翔说:“听说刘皓报道去了,怎么样?”

唐昊想了想:“还好吧,本来懒得握手的但是他太有礼貌了我不得不礼貌了起来……”

孙翔哈哈了一串:“他就这样,熟了会好点,反正我觉得他在呼啸也没什么好作的。”

唐昊不解:“?”

孙翔一本正经:“因为你爹我觉得在呼啸没有人比你更作了[/微笑]”

唐昊把他拉黑一分钟又加了回来。

四目相对,一见钟情。

他对刘皓算吗?应该不至于吧虽然他是喜欢男的没错……唐昊躺在床上思索了一番,脑子里很快就被各种游戏打斗场景代替了。

果然没什么东西比得上荣耀。他翻了个身拉掉台灯。

一见钟情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但唐昊第十赛季真的就作了,在刘皓作完那场比赛之后。

孙翔说,欲带皇冠必承其重——哎唐昊你别用这种诡异的眼神瞪我行不行?打比赛本来就是要放弃一些东西的,更何况你还是个队长,队长本来就没想得那麽好当的,你看邹远当年差点都疯了,于锋到百花报道的那一刻他简直感动得热泪盈眶就差跪倒在人队服裤子下喊谢谢爸爸了好嘛。

唐昊沉着脸说不出话。

工作人员敲敲门进来了,小心翼翼瞅着他的眼色:“唐队,可以了吗?”

孙翔叹了口气,锤了他肩膀一把。

唐昊小学六年级时换了一个体育老师。

他从一年级开始就当起了体育委员。唯一一个不看学习成绩的班委职位,他以半个头的身高优势鹤立鸡群,一当就是六年。

报数是体育课必不可少的环节,大家顶着炎炎烈日杵在操场上,小孩子心性,大家都爱用喊的,仿佛谁大声谁就赢了。

年轻的女老师皱了皱眉,说谁再用喊的跑两圈去。

于是又报了一轮,唐昊没反应过来,对着左边同学耳朵就是一嗓子。

“到!!!”

班级顿时炸开了锅。

“他用喊的!跑两圈!跑两圈!”同学们叽叽喳喳兴奋地指着他。

唐昊一张脸涨得通红:“我没有!”

女老师面色平静地看着他。

他垂着头,等待着这煎熬的宣判。

“他没有。”

他猛地抬起头。

“请问唐队对刘副队本轮比赛的表现怎么看?”

闪光灯啪啪地打得他几乎睁不开眼。

该掩饰吗?说他尽力了?说他表现得很好只是敌人更强大?

唐昊用余光扫了一眼角落里的经理和阮永彬,前者一个劲儿地冲他比划着小动作示意他千万有话好好说,后者一脸平静,完全置身事外的样子。

汗水微微浸湿后背的呼啸队服。

二十岁才姗姗来迟的初恋。

“欲带皇冠必承其重。”

那人神色惨白倒在队友怀里的样子。

“队长本来就没想得那麽好当的。”

唐三打倒下的惨状。

“跑两圈!”

灰白的游戏界面。

“我没有!”

如果是你呢?如果今天的是你,你会怎么说?

“他没有。”

身体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在孙翔的话语和童年不堪的回忆中惊醒过来。他满是汗水的手心将那黑色带银球的柱状匕首紧了又紧。

“是灾难。”

人到底应该怎么证明自己?他明明这麽年轻,他代替老队长撑起一支半死不活的战队,以下克上了曾经仰慕过的前辈,成了一支新战队的队长。

却发现自己和最害怕成为的张佳乐当年的模样根本没什么两样。

邹远失意时,他说:“咋个啦?别怂啊憨包。”

孙翔失意时,他说:“咋个啦?别怂啊憨贼。”

刘小别失意时,他说:“咋个啦?别怂啊憨逼。”

而他观人观己,原来自己才是最怂的那个。

“呕——”

唐昊眉头一皱,摘耳机的动作停在半空。

他等了半分钟,没再听到别的声音,以为是幻听又准备把耳机戴回去,却又听到了几声断断续续的干呕,耳机随手往床上一甩就跳下床出了房门。

是谁?

他想了想,战队的隔音效果是还不错的,无非就是左邻右舍这几个人。对面是赵禹哲,隔壁是刘皓。

刘皓?

……他从医院回来了?

他没来得及仔细想,房间里的抽水声便突兀地将他从思索中拔离出来。这回他没再犹豫了,皱着眉就直接拧了刘皓的门,竟然锁着。

也对,刘皓防备心这麽强的人。以前都是他来敲唐昊的门,唐昊几乎没怎么去他房间,也没料到他有锁门的习惯。

叩叩叩。凌晨两点,队里的人基本都睡了,唐昊尽量压着声音敲对方的门。

里面安静片刻后,响起了一阵水声,唐昊等了两分钟才等到门开。

刘皓的房间只开了小灯,有些昏暗,像是睡到一半爬起来了,却又不大像。唐昊拽着门把的手用了点力,刘皓就连门带人一个踉跄摔了出去,唐昊条件反射地接住他,刚要开口就愣住了。

对方整张脸比赛后昏迷时的更加惨白,甚至有些发青,湿乎乎的眼眶通红,还挂着两抹淡淡的青黑。整张脸只能用乱七八糟来形容。

“站好。”唐昊一手把他揽怀里,把他带进房间关上门后来将他拉远了些,皱着眉问道,“哪里不舒服?”

“没呕——”刘皓刚一个字出来又是一阵恶心,捂住嘴就挤开唐昊冲进浴室,整个人扑到马桶边开始吐。唐昊黑着一张脸默默走到他背后,弯下腰耐下性子一遍遍给他从背上顺着气。

刘皓跪坐在马桶旁,扒着马桶边的手指骨节突起,看着比常人去了不少肉。这人真是太瘦了。唐昊等他一轮吐完,莫名就直起身往马桶看了一眼,刘皓吐的几乎都是水,混着些绿色的不明液体。

绿的?唐昊再怎么读书少也是九年义务,正常人该有的常识他还是有的,何况他脑子其实也挺好使的。

“起来,带你去医院!”唐昊从腋下把刘皓托着摇摇晃晃勉强站好,拿湿毛巾给他擦了脸带到床上,也顾不上隐私不隐私的,直接开了对方衣柜翻了套衣服出来丢给他,“自己换的了吗?不行帮你。”

刘皓沉默着点点头,唐昊就丢下一句“我换个衣服”回房去了。

没惊动任何人,唐昊单手搂着刘皓出了俱乐部大楼,怕大晚上的不好打车干脆自己开车。刘皓神色蔫蔫地坐在副驾驶,脑袋歪向一边,唐昊探过半个身子给他系好安全带,从收纳柜里抓出个塑料袋塞他手里。车开到门口的时候,值班的保安惊讶地看着他们,开窗问这么晚了怎么还出去。唐昊简单解释了句,说辛苦了哥,一会儿给你带包烟。

这种话放今天前他是不会说的,多半是刘皓的台词。

黑色路虎驶上大路,只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和洋快餐还明晃晃地亮着灯。人为的亮光在这种紧张的当下多少给了唐昊那麽点慰藉。

呼啸离医院有些距离,即使是空荡荡的半夜,唐昊也不敢当个赛车手,只是在刘皓每次皱起眉干呕完后,踩一脚不深不浅的油门。

不知为何,人越是在这种时刻越担心出岔子。

“还有多久到…咳…”刘皓哑着嗓子问。

唐昊看了一眼导航:“五分钟。”

“……嗯。”刘皓脑袋一歪,车里又安静了下来。

唐昊很少去医院,能躺家里吃药好就吃药。入职业圈后也只去过一次医院,是孙哲平带去的,阑尾炎,动了个手术。

唐昊发誓那是他唯一一次在前辈面前怂过。

夏休期大家都回家了,他不想回家就呆在战队日复一日地训练。张佳乐回家前特意交代了孙哲平看着他别作妖,打算晚一周回北京的孙哲平敷衍着应了两声。

张佳乐这个flag大旗就这麽高高挂起了,唐昊还真就在六天后的半夜活生生被疼醒。半死不活连滚带爬地跑去敲了他队长的门,孙队长阴着一张脸打开门,眯着眼劈头盖脸一通吼:“大半夜不睡觉你有病啊?!”

唐昊咬牙切齿:“队长我要死了……”

孙哲平啪的一巴掌拍亮房间大灯,唐昊一张小脸疼地苍白发青,整张脸跟水里泡过似的。

孙哲平被他这架势唬得一愣一愣的:“怎么了这是?哪儿不舒服?”

“肚子疼……”唐昊都快哭了,腿一软就朝孙哲平扑过去,孙哲平吓得赶紧把他扶床上,去他房间抽屉里拿了病例医保卡,匆匆回来把小孩儿抱着上了医院急诊。

得,急性阑尾炎,直接动手术吧。

孙哲平一脸紧张地盯着被推进手术室的小家伙,突然思索起要不要通知张佳乐。他那会儿才多少岁数,不过半大小子一个,第一反应不是保险起见,而是唐昊那个自尊心比天大的小屁孩儿肯定希望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好,要再让一人知道了估计又得哇哇乱叫。

于是直到最后,这事儿还真就成了唐昊唯一落在别人手中的把柄,而握着把柄的人就是他的老队长。

输液室里零星两三个人,整栋楼一片寂静。唐昊手里攥着病历,沉默地看护士给刘皓扎针。刘皓瘦,又白,青色的血管明显地蜿蜒在皮下,找都不用找,给了护士很大的方便。

“什么时候开始的?”护士走后,唐昊低声问道。

“……第七赛季。”

“……”唐昊沉默了一下,有些尴尬地抬手用病历扇风,“压力很大?”

心因性呕吐,这几个字此时也被他攥在手里,得这个病的原因无非那么几个,往刘皓身上一套更想不出什么其他原因。

“还好吧。”刘皓垂眼,勉强撑了个笑容出来,不知是安慰还是敷衍。唐昊知道他的死性子,皱眉瞪了他一眼:“你这个已经有点严重了你知道吗!”

刘皓又笑了笑,一脸疲惫地闭上眼。

“操。”唐昊有点恼,想骂他两句又不知道怎么骂,干脆还是闭了嘴。

回到战队是第二天中午,中间隔了三十多个小时,大家早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也就剩个阮永彬还兢兢业业窝在房间里打两盘荣耀帮公会打B。公会部的人简直感激地涕泪横流。

“这么晚才回来。”阮永彬拎着个杯子出来正好看到走廊里的二人,刘皓看上去气色好了点,唐昊手上大包小包提着一堆午餐,看到他抬手胡乱晃了下袋子:“一起吃?”

阮永彬没跟他们客气,三个人一起在唐昊屋里围着张折叠桌,唐昊把空调开到27度的睡眠模式。

“昨天六点多看你在短信里说送急诊,直接吓醒了。”阮永彬搓着竹筷子上的碎屑,抬眼看了看唐昊,“方锐刚去H市那两天你不是问我们怎么夜不归宿?就这个情况。”

“你怎么没回苏州?”刘皓转移话题,唐昊忍不住瞥了他一眼。

阮永彬夹了一筷子老豆腐:“大佬和小锐锐说队长可能回家机票都订好了,让我不然多待两天。”其实是吴羽策觉得唐昊毛手毛脚一小屁孩子,搞不好还要刘皓反过来照顾他。方锐还添油加醋说唐昊连寝室里多肉都给养死了还照顾病人要不我飞一趟南京吧。

“取消不就好了。”唐昊突然生出点被排斥的恼羞成怒,“我又没订。”

刘皓这一下倒是担忧起来了:“队长家里不急吗?这麽久没看到。”他的语气里透着些自责,唐昊顿时有些坐立不安了起来,还有点后悔让阮永彬过来。

“没差。”他含糊不清应道,把嘴里的桂花鸭嚼烂咽了下去,又给刘皓夹了一筷子茭白,刘皓和阮永彬都愣了,四目相对无话可说。

阮永彬突然了然笑笑,手中的筷子晃了晃,往嘴里滋了下。

道是无晴却有晴。

刘皓低下头没说话。

唐昊想向他证明着什么。

11岁的唐昊想证明他不在意老师的一视同仁,可他失败了。15岁的唐昊想证明K市四季如春他在冬天穿着T恤也没事,可他失败了。20岁的唐昊想证明他能代替老去的前辈带领这支队伍夺冠,可他失败了。

现在,21岁的唐昊想证明他有能力照顾好他喜欢的人,想证明他的成长,证明他不再是过去的他了。


唐昊一路走到校图书馆门口,走到边上的一棵参天古榕下掏出手机。他靠在粗壮的树干上低头看着自己变形的影子,左脚去踩右脚,觉得幼稚又收回了脚。

另一个影子叠了上来。

“这麽早?”

来人冲他惊讶地笑,“你不是还有一节课吗?”

他赶得匆忙,连包都没背好,挂在一边肩膀斜斜地往下滑,唐昊伸手直接把包接了过来拎在手里:“不上了,几个老师生病,没人代课。”

“喔。”刘皓点点头,“你自己也注意点,最近流感又来了,图书馆都少了很多人。”说完抬手给唐昊整了整围巾,“这条会不会有点薄?要不要等下去逛逛。”

“不会。”唐昊一手搂住他脖子,算是半条围巾,“晚上想吃什么?”

“要出去吃吗?”

“……现在才几点?先回家吧。”

“好。”

-END

评论(11)
热度(101)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