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野鹤【唐昊中心/昊皓】

*发完文继续半死不活躺床上

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刮起了风,唐昊紧了紧大衣,把缩得细长的格子围巾给扯宽。东南沿海的年末不比老家的四季如春暖人,一阵湿冷的风灌进脖子里,够他打上一会儿的寒颤。二十七岁的人,已经不再是十七岁那个再冷也要逞强不肯披外套的小年轻了。唐昊缩着脖子走进浓密的林荫底下,踏着微微发黄的白色残花,慢吞吞地向前走着。

K市名为春城,实际上有是有冷天的,唐昊却打死不愿承认,大冬天的一件T恤到处跑,被张佳乐一路追杀喊着会感冒的冷不死你个小王八蛋!唐昊在前面跑着,心想男子汉大丈夫冷什么冷!明明就是凉快得厉害了些!副队简直了跟我妈似的。

“啊嚏!”

“看看,我说什么来着。”张佳乐坐在面...

【虚空】岁岁(上)

*大量私设
*写着玩

一、脸盲也就算了吧可是你们这这这

李轩刚进训练营时还是个小胖子。

人对人总多少有那麽点以貌取人的第一印象。都说胖子是心宽体胖,从挑战赛上脱颖而出的李轩小同志凭着外貌的和善,总归在训练营里没那麽鹤立鸡群,相反的,“胖子总是爱吃的”这个世俗印象让同伴们三不五时就给他分各种各样的零食,于是李轩在训练营的第一年雪上加霜胖了五斤。

李轩在联盟里人缘一般,在四期就不错了,或多或少是因为胖子和善健谈的另一个固有印象。无论和哪个似乎都能来让那麽几句话,何况队里有个那麽八卦的家伙一次又一次爆着他的猛料,让他的存在成为了无数个奇妙的梗。

四期选手群是公认最热闹的选手群之一。

“前...

赶巧儿[下][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大概有点儿欧欧西?

*胡扯蛋

>>>

刘小别你不帅了你知道吗!碰上王杰希你丫就一思春大闺女。

——唐昊

>>>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是在刘小别捧着大胡子薯片看唐昊把孙翔壁咚在宿舍墙上的时候,袁柏清边砍着怪边慢悠悠说着的。

当长辈劝告晚辈在办公室里安分,老子劝儿子在学校甭闹事儿,笑面虎对二百五谈判时,他们最爱用这句话来提点人了。而放到这里,刘小别只是十分淡定地质疑了它的纯洁性。

袁柏清当场便冷笑道:“总有你明白的那一天。”

而现在,躺在王杰希家床上的刘小别,在某种意义上终于认识到了这句...

赶巧儿[中][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俩痴情种喝酒の场合

*粗文一篇求别削

*方言私设有

*胡扯蛋


>>>


这喝酒吧,它不一定就误事儿的。

——刘小别


>>>


五月无乾土,六月火烧埔。

可不嘛,天干物燥您不注意着点儿火气,回头蹭蹭的就冲天炮了。这人啊,脾气天气成正比,何况南方人搁家这闷里闷气,成习惯了都,一到北边儿这憋屈劲儿每年都得烧一烧。

于是刘小别操场上冲王杰希脸红了一个下午,回到宿舍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怒火烧了一脸,还差点给人爆头。

“老子他妈哪傻了?!”

“你他妈哪都傻。”

“我靠唐日天你你……你是不是想打——”

“哎哎哎!”袁柏清嗖地站起来一...

赶巧儿[上][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微量魏喻不打tag

*方言私设有

*胡扯蛋

>>>

蝉声此起彼伏,一声盖过一声。

“哎,你咋还没拿下呢?”

四个人窝在食堂的小角落里叽叽咕咕着,刚去染了一头亚麻色毛的孙翔张牙舞爪挥舞着筷子,无故平添了几分嚣张。旁边唐昊看不下去了就皱着眉把他的手背狠狠地拍下来,孙翔不满地去瞪他结果被他瞪得脖子一缩,孙子似的。

袁柏清很同情地拍拍刘小别的肩,后者抱着铁罐正喝汤,被拍得一抖差点呛住,模糊不清地“唔”一声,心有余悸赶紧放下汤罐子。

刘小别喜欢校医学院的老师王杰希,这是419宿舍众所周知的事儿,虽然也就他们四个人,但基佬刘...

夜来雨[王喻/烂尾随笔]

*以前写的改改不然得发霉

*台风然而并不放假

*闲来胡扯随笔而已


From birth,no one teaches you how to breathe or love. >>>>


“你真不是在胡闹么?”


王杰希歪着脑袋,小心翼翼地用下颌骨和肩膀夹住手机,手上的忙碌从未间断。自来水哗哗向外流着,节骨分明的手被冰凉激得格外清醒。然而人在这清醒的时刻又容易被一些细碎的小事折腾得烦躁不堪。王杰希皱眉,听表弟在电话里头发表着各种让他难以理解的言论。

这个家伙好歹一个人在这生活多年,直到十六岁开始才有他这个表哥来管着。不得不说,的确是值得同情的角色。

王杰希关掉水龙头...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