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没文笔的废驴 / 不会写长篇 / 会刷韩星泰星

#全职_cp不吃双花
#SMT_SJ_SHINee
#狐妖小红娘_东方_王权
#中文配音
#翻唱圈_拒绝满汉相关

【虚空】岁岁(上)

*大量私设
*写着玩

一、脸盲也就算了吧可是你们这这这

李轩刚进训练营时还是个小胖子。

人对人总多少有那麽点以貌取人的第一印象。都说胖子是心宽体胖,从挑战赛上脱颖而出的李轩小同志凭着外貌的和善,总归在训练营里没那麽鹤立鸡群,相反的,“胖子总是爱吃的”这个世俗印象让同伴们三不五时就给他分各种各样的零食,于是李轩在训练营的第一年雪上加霜胖了五斤。

李轩在联盟里人缘一般,在四期就不错了,或多或少是因为胖子和善健谈的另一个固有印象。无论和哪个似乎都能来让那麽几句话,何况队里有个那麽八卦的家伙一次又一次爆着他的猛料,让他的存在成为了无数个奇妙的梗。

四期选手群是公认最热闹的选手群之一。

“前两...

明月松间照07[完结/翔昊翔]

*烂尾然而并不接受约架

*先祝我翔哥生日快乐

*文笔被我吃掉了(。


>>>07

“上头内庙,去过没?”

唐昊抹了把汗,水珠顺着他额前乌黑的发簇滴下,打湿他挺立的鼻尖。孙翔斜着眼默不作声地观察他刘海间沉甸甸的、随时会摔落的汗珠子。

“以前跟方锐去过几次,说是能保佑人不挂。”

唐昊扭头瞥了他一眼:“灵吗?”

“灵!特别灵,上头解签的大师还猜中我晚上躺床上玩手机呢。”

唐昊皱眉“靠”了一声,一巴掌呼他脑瓜子:“晚上少看手机,小心眼睛绿了回头你三更半夜一开窗都不用唱歌,嚎两声就有人喊狼来了信不信?”

孙翔双眼一瞪:“你唬我还真的啊?”

唐昊一巴掌拍他屁股墩上:“丫爱信不信。”说完斜了他一眼,自顾自...

森林[一][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家乡私设袁北/其余南

*主建筑设计系背景

*矫情之作请见谅




“…人对空间环境气氛的感受,通常是综合的、整体的。既有空间的形状,也有作为实体的界面……”

早上八点室内设计原理课,刘小别坐在教室倒三排一脸认真地听讲,手头飞速记着笔记,微微发黄的木浆纸上横平竖直排满了他潇洒的小篆,红蓝黑三种颜色应有尽有,各类重点很是分明,图文并茂。

孙翔斜眼看着他一手三支笔有条不紊地来回切换,在一脸“我习惯了”的表情下埋着点敬佩。他是真佩服刘小别,也佩服爱情力量之伟大,眼看着都一年了,这家伙居然还这麽冷静地顶着个告白未遂的压力认真听明恋对象的课。

“真有毅力。”孙翔无语地缓...

赶巧儿[下][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大概有点儿欧欧西?

*胡扯蛋


>>>

刘小别你不帅了你知道吗!碰上王杰希你丫就一思春大闺女。

——唐昊

>>>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是在刘小别捧着大胡子薯片看唐昊把孙翔壁咚在宿舍墙上的时候,袁柏清边砍着怪边慢悠悠说着的。

当长辈劝告晚辈在办公室里安分,老子劝儿子在学校甭闹事儿,笑面虎对二百五谈判时,他们最爱用这句话来提点人了。而放到这里,刘小别只是十分淡定地质疑了它的纯洁性。

袁柏清当场便冷笑道:“总有你明白的那一天。”

而现在,躺在王杰希家床上的刘小别,在某种意义上终于认识到了这句话的巨大威力。

刘小别:我他妈...

赶巧儿[中][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俩痴情种喝酒の场合

*粗文一篇求别削

*方言私设有

*胡扯蛋


>>>


这喝酒吧,它不一定就误事儿的。

——刘小别


>>>


五月无乾土,六月火烧埔。

可不嘛,天干物燥您不注意着点儿火气,回头蹭蹭的就冲天炮了。这人啊,脾气天气成正比,何况南方人搁家这闷里闷气,成习惯了都,一到北边儿这憋屈劲儿每年都得烧一烧。

于是刘小别操场上冲王杰希脸红了一个下午,回到宿舍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怒火烧了一脸,还差点给人爆头。

“老子他妈哪傻了?!”

“你他妈哪都傻。”

“我靠唐日天你你……你是不是想打——”

“哎哎哎!”袁柏清嗖地站起来一...

赶巧儿[上][王别/昊翔]

*年龄私设袁>别>昊>翔

*微量魏喻不打tag

*方言私设有

*胡扯蛋


>>>


蝉声此起彼伏,一声盖过一声。

“哎,你咋还没拿下呢?”

四个人窝在食堂的小角落里叽叽咕咕着,刚去染了一头亚麻色毛的孙翔张牙舞爪挥舞着筷子,无故平添了几分嚣张。旁边唐昊看不下去了就皱着眉把他的手背狠狠地拍下来,孙翔不满地去瞪他结果被他瞪得脖子一缩,孙子似的。

袁柏清很同情地拍拍刘小别的肩,后者抱着铁罐正喝汤,被拍得一抖差点呛住,模糊不清地“唔”一声,心有余悸赶紧放下汤罐子。

刘小别喜欢校医学院的老师王杰希,这是419宿舍众所周知的事儿,虽然也就他们四个人,但基佬刘小别觉得能让仨知道说...

浊酒[林乐]

*拼老命赶的东西谈何文笔【四仰八叉躺

*就想写他俩喝酒 没啥

*也可以当友情向看


“你要出去?”

张新杰坐在电脑前转过身,一双疑惑的眼睛在一尘不染的镜片后眨了眨。

“嗯。”林敬言点头,“我和张佳乐一起,可能晚点回来。”

张新杰在听到“晚点”二字的时候明显表情出现了一点微妙的变化,林敬言知道他对“晚”是很敏感的人,但今儿个情况特殊,也只能将就着得罪得罪这位了。

“别太晚了,明早还有训练。”张新杰不咸不淡地说完,扭过身子又继续钻荣耀里去了。

“好。”得到了许可,林敬言弯起嘴角很无奈地笑了笑,合上门往自己房间走去。

他推开门,张佳乐就蹭地蹿上来,鬼鬼祟祟地问道:“怎么样?他说什么?”

“没说什么,就说早点回来明...

夜来雨[王喻/烂尾随笔]

*以前写的改改不然得发霉

*台风然而并不放假

*闲来胡扯随笔而已


From birth,no one teaches you how to breathe or love. >>>>


“你真不是在胡闹么?”


王杰希歪着脑袋,小心翼翼地用下颌骨和肩膀夹住手机,手上的忙碌从未间断。自来水哗哗向外流着,节骨分明的手被冰凉激得格外清醒。然而人在这清醒的时刻又容易被一些细碎的小事折腾得烦躁不堪。王杰希皱眉,听表弟在电话里头发表着各种让他难以理解的言论。

这个家伙好歹一个人在这生活多年,直到十六岁开始才有他这个表哥来管着。不得不说,的确是值得同情的角色。

王杰希关掉水龙头...

明月松间照06[翔昊翔]

*啊啊啊啊救命我已经开始乱写了【。

*前面太制杖有空大概会修

*好想太监


>>>06

“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唐昊站在小院儿里头,拿着个壶弯着腰给绿植们喂水。冯老头儿一把年纪还挺有情调,弄了一院儿的花花草草,还有两个藤架,上头葡萄藤缠缠绕绕的,还有牵牛花跟喇叭似的一朵朵吹着。

冯宪君舒舒服服地坐在屋里的藤椅上,藤椅靠着院子,能直接清楚地看到他那宝贝徒弟往哪朵花的根上浇着水。

唐昊跟着老头儿学东西,还得抽空来伺候这些小生命,虽然是个生物渣但意外的很有养植物的天赋,眼看着一年了也没意外弄死过一株,很是深得老头儿喜欢。

“您今儿唱的哪出...

我翻滚着的黑色反光碎片[翔皓翔]

*第一人称刘皓视角

*记录生活无文笔


“爱的反义词永远不是恨,而是冷漠。”

上了些年纪的女老师在寂静无声的教室里对我们说道。她总是很和蔼的样子,对大家都是笑着的,至始至终看上去都是同一个表情。

实际上她是有无数个表情的,每个表情都是和蔼的,但总有些细微的差别。就像黑色的塑料杯子里的水,无论水多水少都看不大出来,而事实上,一旦将它放置于阳光的暴晒下,就能模糊地看到海洋般翻涌着的凉白开。

我一手托着腮,一只耳朵认真地听她娓娓道来,另一只不断灌进着后排柳非和舒可怡放肆的谈笑声。我替她们感到紧张,一边怕她们被老师发现从而引爆她和蔼表情下翻涌着的愠怒,另一边又迫切希望着老师能突然闭嘴,在全班安静了几秒钟后...

风鸟[翔昊翔]

*忙里偷闲练练笔怕手生_(:_」∠)_

*部分对话半方言半白话

>>>


“为作你的羽翼,我逆风翱翔。”


00.

“又死了一个,丢昨晚……”

“啧啧……今嘛欸人喔。”

“丢系说啊——啊美花啊!价晚噶来喔?”

“来呷面啦——吼,啊哩系唔知喔……”


黑夜像一个巨大的玻璃罩,笼罩住整座城市,万家灯火燃烧着这罩子,将它一点一点烧化了去。人们像成群结队的黑色野鸟,用狂躁的身躯猛烈撞击着牢笼,试图将其破碎。而这玻璃,最后也只是发出细微的“嘭”“嘭”的闷响声,听着让人憋屈一颗沸腾的心脏。

唐昊站在池子边低着头,手上的塑料手套被洗得褪色,本就有些灰暗的红色渐渐淡了下去,几块不规则的白色叫人...

灼眼[昊翔/叶翔]

*答应摸鱼9.9生贺提前写了w

*大家好我又来胡扯了

*竹马三人行


00.

跟你说个事儿吧。

我猜能引起的共鸣并不多,但你一定能理解我那时的感受。以及,我们三个,那时所各自怀揣的心事。

年轻是一件很好的事,因为在这件事里我们犯下大大小小的错误,似乎都是可以借这件事的名义而得到多多少少的理解。于是我们在做这件事时总是拿不出十二分的专注,我们总是抱着侥幸心理,试图蒙混过关,直到某有一刻,你会发现,啊,这件事就这麽结束了麽,完全——完全没做好啊,就这麽草率的……结束了吗。


我年轻的时候,也犯过一个错。


01.

几十年前,南城云湖清澈见底,并不是现在鱼死鹭绝的残象。老南城的渔民很多,城里最出名的...

果实·花[王喻/虐狗快乐]

*企业金领×中文老师

*加国背景私设

*装逼未遂

*七夕虐狗


“你离我有多远呢,果实呀?”

“我藏在你心里呢,花呀。”

——《飞鸟集》


“OK.Now…Today's class is over.Be careful out of the accumulated snow. ”
“Merry Christmas Eve,Mr YU!!”
“Merry Christmas Eve!”
 

窗外下着雪。

告别了学生们和同事,喻文州拉了拉毛绒围巾,从衣袖里露出一部分苍白的指节舒服地捧着Starbucks的红色纸杯。
他保持着这...

红袍加身[二][周喻/王乔]

*师生清水暧昧向

*暴露坐标系列

*本章主周喻


【二】


宋代词人施酒监有一红颜乐婉,施赠其诗云:“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

这是陷入爱情沼泽里的男男女女们清一色的心理,它是多么的无药可救,而又无需药解。


乔一帆坐在课室的第三排靠窗的位子上,阳光透过禁闭的玻璃折进来,热烘烘地淋透他长而卷翘的睫毛,玉兰的枝条柔软地垂在窗外,懒散的贴着玻璃慢慢生长。

他时不时眨一下眼,目光始终跟着建法老师走,手里快速抄着PPT上的笔记。建筑法规的内容比设计课枯燥,但内容却更精炼些。建法老师比王杰希小一岁,个子也矮一截,言行举止都像微风吹着溪流细细柔柔的走,骨子透出的温柔使...

明月松间照05[翔昊翔]

*方锐大师有云:作者是帅比。

*作者撒比系列

*写得略爽


>>>


“嗯,这里……有感觉没?”

“嗯、嗯……”


六月中旬,北城的气温几乎是逐天升高,干燥的空气中带了点甘甜的橘子味儿,唐昊将其归结为是孙翔喝多了北冰洋。

室内的温度有点高,床上的两个人都大汗淋漓。唐昊十分钟前才后知后觉打开空调,空气中弥漫着的气味愈发浓烈。

“这边呢…嗯?”

“啊……嘶…你他妈你轻点!”

手指带了点余温,凡是触碰到的肌肤都瞬间火辣辣一片。

唐昊摁着孙翔,“哼”地闷笑了声,气得孙翔两眼一瞪,气势汹汹道:“你笑屁啊不然你来试一下…啊——禽兽我日你大爷!”

“噗。”唐昊绷不住了,一个人自顾自大笑了起来。

“...

红袍加身[一][王乔]

*师生清水暧昧向

*暴露坐标系列

*副CP没定


【一】


南城的夏冬缠缠绵绵,终于在一个看似春暖花开的暖和午后,气温骤然升高,杀了人们一个措手不及。

植物微微发烫,绿得有些反光了。一树一树的白玉兰似有若无地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凤凰木椭圆的叶片儿却有些泛黄,细细碎碎洒落了一圈。

水族箱玻璃将被窗框切进屋内的阳光折射进刚换好的、干净透明的水中,金鱼薄薄的鳞片泛着水光。它们无辜地鼓着圆圆的鱼眼,穿梭在柔软的水藻之间。


王杰希揉着头发从阁楼上下来,脚上一双浅灰色的MUJI纯棉拖鞋,在木质阶梯上踩出轻轻的叽声。一下一下的,很有规律。


厨房里传来细微的响动。他揉了揉眼,慢吞吞地踱步到...

俗茶[王喻]

*写点东西练笔把自己给练进去了

*我怎么可能有文笔这种邪物

*作者已疯系列

*可能坑

>>>

00.

烧一壶热茶。

煮酒。

01.

“老板,玫瑰花茶有冇啊?”

“哦,有的,您稍等。”

喻文州说完转身去泡了壶花茶。半晌,连同茶杯纸巾一起摆到客人桌子上。

蓝雨茶社是暨大附近一家花茶店,说是花茶店,其实是连普通茶水也有的。茶社里有两个红木书柜,里面大都是喻文州自己的藏书,但每个来店里客人都会很自觉地对这些书格外珍惜,生怕碰了个痕出来。

茶社的常客多是暨大师生,学生们爱喝学生街的奶茶咖啡,喝茶的不多,所以老师比例更大些。

“文州哥,我哋返嚟啦~”

“啊,...

放课后[翔昊翔]

*没文笔 无聊写点杂的记录生活

*方言翻译最底下看

*好久没写高中生

*暴露坐标系列

*已交往设定


>>>


“唐昊——传球传球!”

“哔——”


九月的南城是盛夏,气温甚至高过了八月。温热的风吹得凤凰木叶窸窸窣窣,阳光被树叶切割成了破碎凌乱的光影碎片。从礼堂侧门就一直蔓延进来的矮灌木林绿得发亮,喷泉池里的水被蒸发消失,一楼大厅传来悦耳的钢琴声,行政教学楼和礼乐楼都静悄悄的。


食堂附近的玉兰花又开了,打乒乓球时能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但大多时候都会被饭菜浓浓的香味给盖过去。


周五下午第四节课是体锻,虚课一节,相当于放学,只不过校门是不开的。好在高三提前十分钟放学...

明月松间照04[翔昊翔]

*哦累~哦累哦累哦累~

*云秀师姐我的嫁!

*作者撒比系列

*越写越蠢

*也许会坑


>>>


“滴——滴——”

“嘟——”

“靠!丫怎么开车的!瞎了啊!”


北城的周一一大早儿,从市中心成大盘螺旋式往一环二环三四五环外一连串的堵。无论是各个牌子不同喇叭高低鸣声此起彼伏,亦或是北城天都等等来自五湖四海的叫骂声,早该成了北城日常。哪天不往方向盘中央拍它两下再开窗把别人声音给压过去,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搁这儿混的。


楚云秀以一副优雅的贵妇姿态窝在驾驶座,大红唇不耐烦地抿了抿,副驾驶上的唐昊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知道她是为了保持自己高贵优雅的高档人士模样而忍着。


忍个屁。...

台风,你好[下][双鬼/轩策]

*厦门人民:哎哎哎台风怎么又走了!

*昨天呼呼呼今天哗啦啦

*一不小心写废了

*作者凌乱系列

*夭寿了OOC了

>>>

吴羽策是被熟悉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他迷迷瞪瞪的连来电人姓名都没看清就按下了接通键:“喂……?哪位?”

“副队!是我!你在睡觉啊?”

“啊……李迅啊,什么事?”吴羽策坐起来揉了揉眼,一看墙上的挂钟,居然已经两点半了。

李迅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着急:“那个,队长有没在家啊?”

“李轩?”吴羽策纳闷了,看了眼手机是自己的没错,“找李轩干嘛打给我?”

“找不到队长!他刚十二点多的时候在群里说出门买菜,张新杰让他半小时内回家不然台风登陆很危险,然后...

明月松间照03[翔昊翔]

*作者已抛弃文笔这种邪物

*为毛你们不猜我哪儿人

*作者已经没东西写了

*傻小伙们的日常上线

*作者撒比系列

*也许会坑

>>>

“哎哎哎——包子油条煎饼豆汁儿哈——来来来!起床起床!”

一大清早,学区学生2公寓419宿舍就传来了方锐元气满满的叫床声【不。简直是余音绕梁直上云霄三千尺。

宿舍里传来了一阵淡淡的油条味儿,接着,这股味儿瞬间充斥了某个人的鼻腔。

“唔……”孙翔默默翻了个身。

孙翔江湖人称狗鼻子,甭管什么吃的,离他三米远就能准确喊出名字,更别说方锐这都要把油条直接塞他鼻孔里的节奏。

孙翔:我觉得!我!闻到了!来自清晨的!第一缕!飘香!

“你...

台风,你好[上][双鬼/轩策]

*台风天不能出门买凤爪心好冷

*已经不造自己在写什么鬼

*飙方言装逼是恶趣味

*作者凌乱系列

*不造有没OOC

>>>

夏天来得极快,大片大片的阔叶林绿得发亮,带着清晨的喧嚣灼人眼球。白玉兰一树一树的开满了,空气中充斥着扑鼻而来的清香。浅灰色的水泥马路跟褪了色的斑马似的,透亮的空气中,浮尘窸窸窣窣地飞扬。

六月初的厦门,带了点潮意的温热笼罩整座城市,天空被前不久的几场暴雨冲刷得一尘不染,浅浅的,透明的蓝。

季后赛第一局被刷下,意味着虚空战队的夏休期月初开始。

虚空俱乐部里安安静静的,只剩正副队长在宿舍里窝着。李轩蹲在地上一件一件地把衣服往箱子里塞,有的叠有的...

明月松间照02[翔昊翔]

*作者成功陷入卡文魔咒

*作者撒比系列

*也许会坑

*校园文

>>>

唐昊,本市最出名的青年摄影师之一。

说他年轻有为并不为过,毕竟20岁左右的人靠本事吃饭,且饭丰盛到这个程度,那是挺有本事。

“欸?这不唐昊的图吗?”

孙翔转头一脸惊讶地看向身后,只见方锐双手插口袋地盯着他的电脑屏幕:“你认识?”

方锐一拍大腿:“当然了,人电影学院摄影系名人一个。他内导师之前来开过讲座还把他给带来了,听说除了上课整天背着个单反到处跑。就上回吧……忘了什么时候,跑山顶上去拍夜景,结果乌漆妈黑的哪儿找得着路啊!嘿,老爷子一听徒弟回不来了,吓得差点整架直升机去救他!”

“噗。”...

明月松间照01[翔昊翔]

*作者撒比系列

*也许会坑

*校园文

>>>

孙翔在二十岁那年和唐昊狼狈为奸,相见恨晚,愿执子之手,风雨同舟,共度一生,白头到老。

>>>

“我操,傻逼他妈有病啊……”孙翔趴在窗口看底下一群光着膀子迎风奔跑的家伙,忍不住想笑,旁边方锐一把抓起眼镜往下一看,也乐了:“追风少年啊。”

“去去别拿我眼镜,好几天没洗了。”孙翔从方锐手上抢回眼镜,踩着拖鞋踢踏踢踏地钻进浴室,往镜片上挤了两滴洗手液又用手指随便搓了两下再冲掉,举起一看干干净净的心情立马好了不少,“他们大四的是不是有病啊,反正我毕业之前肯定不干这种蠢事,跟个傻逼一样还影响市容。”

“哈哈哈...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