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野鹤【唐昊中心/昊皓】

*发完文继续半死不活躺床上

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刮起了风,唐昊紧了紧大衣,把缩得细长的格子围巾给扯宽。东南沿海的年末不比老家的四季如春暖人,一阵湿冷的风灌进脖子里,够他打上一会儿的寒颤。二十七岁的人,已经不再是十七岁那个再冷也要逞强不肯披外套的小年轻了。唐昊缩着脖子走进浓密的林荫底下,踏着微微发黄的白色残花,慢吞吞地向前走着。

K市名为春城,实际上有是有冷天的,唐昊却打死不愿承认,大冬天的一件T恤到处跑,被张佳乐一路追杀喊着会感冒的冷不死你个小王八蛋!唐昊在前面跑着,心想男子汉大丈夫冷什么冷!明明就是凉快得厉害了些!副队简直了跟我妈似的。

“啊嚏!”

“看看,我说什么来着。”张佳乐坐在面...

【黄皓】积雨云(一发完)

*分ABC三条线索 有交叉重叠
*杂志主编×原画画师

B-1

『您好——欢迎光临。』

机械的女声在淅淅沥沥的雨帘上划了一道不痛不痒的痕。平整的石路上,树叶洒了一地,浸泡在薄薄的雨水里。

打了个旋儿。

黄少天从公交车上下来,极其狼狈地冲进便利店门口的取款亭里。速度挺快,没淋得太惨。钱包忘在家里,大衣口袋里还剩50块,不算太狼狈。不过现代社会,用现金的人应该也是越来越少了,但安全感似乎说强不强。

刚进公司时是个分分钟就能被捏死的蚂蚁,做事多少有点浮躁和慌乱,想着升职后就能踏实些。升到版块负责人后却落了个两面夹击,上有爹下有儿,就想着再升高点,把底下这帮傻逼丢给另一帮傻逼。...

【韩皓】撤回 7-9

*游戏知识不知道有没bug
*在B站直播两次的成果
*没有昊皓

7

“还是这种正宗又比较新鲜的海鲜好吃。”

韩文清剥螃蟹的手一顿,问道:“你看起来经常吃?”

“嗯。”刘皓笑眯眯地给自己剥了五六只虾,“我家那边挺多的,每次回去都会跟朋友一起煮来吃。”

“你不是H市本地的?”韩文清抬眼看他。

“不是啊。”刘皓笑说,“我X市的。”

“哦。”韩文清把螃蟹壳丢到碗边,意有所指道,“很多人都就近原则。”他知道刘皓是个聪明人,他这么说,他一定会懂。

刘皓顿了顿,坦然解释道:“嘉世夺冠几率比虚空大。”

韩文清点头表示理解。

他不认为刘皓这是攀高枝的行为,选择实力强劲的队友对选手而言,远比选...

【韩皓】撤回 1-6

撤回

1

刘皓洗完澡,顶着一头湿淋淋的凉气坐在电脑前。

透明水珠顺着脸颊和脖颈滚落到身上,空调的风吹出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细瘦的手指在键盘上微微颤抖着,一句话打了四五遍都是不成调的病句。他很紧张,像蝴蝶在胃里翻飞。

对话框空荡荡的,屏幕泛着刺眼的白光,将他圆润的脸映得苍白。

2

如何向好朋友坦白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并最大几率地寻求他的原谅。

——首先,道歉可以显现自己的真诚和礼貌。

其次,表明自己的立场,以显露出自己的无可奈何。

最后,简洁明了地坦白一切。

3

刘皓和韩文清开始以朋友的身份相处是在第七赛季。

霸图年轻的队长那会儿意气风发,打得他的仇家嘉世哑了似的。老对手...

野鸡04-07[翔皓/双孙]

04.

房间里昏沉沉的压下一块灯光。

“啧。”

孙翔把人扶着趴在他床上,洗干净的手伸进还有些烫的药罐子里,别扭地舀起一掬水,缩着手掌从罐子里直直移出来,手指并得死死的,生怕漏下一滴来。

他抬着手停到少年的背部上方,将药汁浇花般淋下去,趁着液体还未完全流下就急急盖下手掌把药汁抹开了。他听到对方轻轻“嘶”了一声,身体微微发颤,只当是没看着,继续手上的动作,不一会儿,手下的身躯便热了起来,开始发烫发红,他就知道是这药效来了。

“这个药刚煎好的还有点烫,很痛的话跟我说。”孙翔单膝跪在床上,时间久了有点麻,他一边给人上药一边絮絮叨叨的,“我刚从对面药铺子里拿的药,王大眼说这药效果比别的猛,卖了...

野鸡02-03[翔皓/双孙]

*为避免误会说下昊翔纯友!

*皓皓人形上线

*描写废柴

02.

“一场秋雨一场寒啊。”

唐昊抱着断了带子的单肩包一脚踩进积水里。孙翔打着伞举过他头顶,雨水顺着撑开的伞布滑落而下,冰冷得可以。

十月底的梧桐村开始转凉了,这场毫无预警的台风吹跑了夏季最后一丝余温,把伏在胳膊上安分守己的鸡皮疙瘩一粒一粒揪起来。浸泡在雨水中的身体反复过电,直至麻木。

他们站在杂货铺口的石阶上。雨帘叠成一幕巨大屏障,鱼一样游动着,垂下来时哗哗冒着凉气,把道上花花绿绿的行人不断扭曲成难以言喻的形状,各种各样的。

唐昊直愣愣盯着浮动的雨幕,巴巴地张口:“今天不能骑车回去了。”

孙翔:“啊。”

“我爸妈不...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