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平白大梦

【原創】渡我 2

-2-


老闆說來這拍戲的是個小劇組,導演才二十幾歲,估計片子上映都沒幾個人看的那種。

江御啟聽她這麼說反倒來了點興趣,可能自己也四十不到,對這種剛踏入行業的年輕人創作反而很好奇,甚至想去看個究竟。

“男人真是善變。”老闆面無表情斜著眼看他。

“是藝術家善變。”江御啟笑瞇瞇地糾正她。

好吧,藝術家。老闆無所謂他怎麽貧,聳了聳肩,彎下腰拎著茶壺倒茶。細細的水柱澆入小巧玲瓏的茶杯裡,顏色逐漸變深,紅褐色的茶水像她胸前的琥珀一樣通透漂亮,可見挑貨的人的確有心。

“什麼時候——”江御啟顯然忘了她昨天的警告,結果開口就被瞪了回來。

老闆把茶杯擺到他面前,瓷器和木頭發出“嗒”的一聲,簡潔清脆。

“什麼時候你才能出去...

【原創】渡我 1

青年導演攻(聞京鴻,27) ×畫家大叔受(江御啟,37)

———————

“……拜请三清道祖、天公祖、斗姥元君、南斗星君、北斗星君,诸位神明相保庇,保庇弟子:福运亨通、仕路高升、财源广进、万事如意。……”

-1-

“真神喔,别人拜关公就他拜天公。”

周一早上出了个大太阳,晒得民宿院子里的人懒洋洋的不愿动弹。老板自己搭了个木桌,配了一套齐全的椅子和茶具,青里透白的瓷器很适合这样的春天。

“老闆,沒有馬肉*嗎?”江御啟靠在一邊的藤椅上,望著老闆洗茶具的忙碌身影。

女老闆一頭短髮,妝容精緻,大煙熏和她的田园碎花裙似乎不那麼搭。江御啟很喜歡她今天的裝扮,覺得很個性,有老闆自己...

【原创】覃珄 3-4

-3-


讲历史的时候提了一嘴炎黄,不是什么重点,甚至不是考点,但杨瑁瑁突然提到了一个故事。


“黄帝的女儿女魃和应龙是一对。”杨瑁瑁转着只剩半截的木头铅笔,笔太轻了,没两下就飞了出去,女生只好钻到课桌椅中间在地上摸,声音闷闷的:“女魃掌火,应龙司水。”


张博昊很捧场地“啊”了一声,问:“然后呢?黄帝棒打鸳鸯?”


覃宇:“土人。”


张博昊:“……”


不凄美吗?


“关黄帝什么事,黄帝都不知道他俩什么情况。”杨瑁瑁摁着椅子爬起来坐下,“应龙犯了罪被锁到神链之树,女魃就每天到树下唱歌安慰他。”


但是水火不容,女魃太过靠近应龙,渐渐失去了原本美艳的容貌。而应...

【原创】覃珄 2

互攻。


————


-2-


“今年也不回来吗?”


覃瑟打来电话的时候,覃宇站在走廊窗边看着飞舞飘扬的雪。


翎楠从不下雪,高三那年寒假,老王打电话来跟他兴奋地嚷嚷说津北下了大雪,以后他一定要考到津北,不然就复读。覃宇来到津北的第一年冬天却怎么也没等到雪,他在微信里冲王宸翻白眼,老王很委屈,说你考到津北就不错了不要挑三拣四扎我心。


可我又不是因为下雪才来的。


覃宇突然回过神,电话那头覃瑟又喊了他一声。


他点点头,又想起他母亲看不见:“嗯,不回了。”


覃瑟有些失落地“哦”了声,又强装镇定,说:“那好吧,回头……等我去北京出差,带点春天的衣服过去。”...

【原创】覃珄 1

父母离异的高中生覃宇,是热闹中一叶孤独的扁舟,家教钟聿珄是支撑他横渡学海的舟人。

北上求学的大学生覃宇,是寒冬也不愿南下的大雁,老师钟聿珄成了他在异乡唯一的故乡。

互攻。

长佩文学地址:https://m.gongzicp.com/novel-29910.html

﹉﹉﹉﹉﹉﹉﹉﹉

覃珄

文/将息歃千

-1-

这真是个难忘的2015。

翎南入冬总这么晚,11月的某一天,覃宇穿着八中的夏季校服走在路上,买了罐冰可乐。

男生的脖子冒了点汗,乌黑的卷发刚刚过眉,是往两边一拨就不会被段长抓仪容仪表的程度。

“覃宇你妈没来接你啊?”张博昊长着比他高半个头,从后面一把勾住他脖子,看上...

【原创】五马路


在学校都市报工作,这篇是去年给校都市报公众号的投稿,按部长团要求改过几遍,公众号登出来的终稿和我下面发的这篇略有不同,那边删减修改了一些,今天公众号那边发出来了我就在这里也发一下。

五马路

文 / 将息歃千

1

乌兰落天生是个半瞎。

乌兰落生在五马路巷内一个旮旯里。这大城市里有一个景区,勉强算是一片文化区,说白了就是在星罗棋布的巷子间开了几件咖啡书屋,各式的奶茶店和买些新鲜玩意儿的的小店铺。五马路正是文化区里的一小片,乌兰落在这常年经营一家馄炖摊子,说是继承他爷爷的事业。

现代人过惯了快餐生活,总爱讲求一个“慢”字,引申出去也许也包括“纯手工”。

清晨的喧嚣声将五马路从温吞寂静的...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