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小事一桩[唐昊生贺/翔昊翔]

*刚屁滚尿流赶出来的略乱
*提前祝昊昊生快!

>>>

孙翔拉开寿司店的玻璃门,从两边拥挤的学生们中间侧身往柜台走,快走到柜台的时候看到了熟人。他动作一向慢于大脑,这是他所苦恼已久的,眼前的人冲他笑了一下,招招手,说了句最简洁的“嗨”。

孙翔笑了一下,有些傻气地微微咧开嘴:“嗨~”

张佳乐一只手撑着下巴,有些诧异地平静道:“你是今天第一个看到我没问‘你怎么回来了?‘的人。”

孙翔想起唐昊那张写满同情的脸,说:“我知道你回来了啊!”

张佳乐:“……”

张佳乐沉默了一下,对对面玩手机的黄少天说:“……我竟无言以对。”

“……”黄少天难得没说话。

孙翔挺怕这两个学长的...

红袍加身[三][王乔/昊翔]

*师生清水暧昧向
*昊翔上线

【三】

说到暗恋。

可能每个人爱人的方式不同,导致的概念也不同。亦或是,性格不同,以至于有的人是无所谓的,有的人是宣泄的,有的人是缩进角落埋身黑暗里的。这都值得理解。

就像浸没于海洋之中,水生物自由自在地穿梭游动,陆生物挣扎着脱离,两栖动物毫无所谓。至于长着翅膀翱翔的,它们几乎对海洋没什么兴趣,因受伤落海而亡的几率少之又少。
人生中第十件无可奈何的事情,是对一个人无可救药的爱。

且不说是何种性格,一旦坠入爱河,基本没有迅速出逃的可能性。无论享受,无所谓,亦或是恐惧。

乌云密布的天空,挤出了一道狭细的口,天光从罅隙里被风吹下。湿溚溚的凤凰树叶,一丝一丝连带着...

明月松间照07[完结/翔昊翔]

*烂尾然而并不接受约架

*先祝我翔哥生日快乐

*文笔被我吃掉了(。


>>>07

“上头内庙,去过没?”

唐昊抹了把汗,水珠顺着他额前乌黑的发簇滴下,打湿他挺立的鼻尖。孙翔斜着眼默不作声地观察他刘海间沉甸甸的、随时会摔落的汗珠子。

“以前跟方锐去过几次,说是能保佑人不挂。”

唐昊扭头瞥了他一眼:“灵吗?”

“灵!特别灵,上头解签的大师还猜中我晚上躺床上玩手机呢。”

唐昊皱眉“靠”了一声,一巴掌呼他脑瓜子:“晚上少看手机,小心眼睛绿了回头你三更半夜一开窗都不用唱歌,嚎两声就有人喊狼来了信不信?”

孙翔双眼一瞪:“你唬我还真的啊?”

唐昊一巴掌拍他屁股墩上:“丫爱信不信。”说完斜了他一眼,自顾自...

明月松间照06[翔昊翔]

*啊啊啊啊救命我已经开始乱写了【。

*前面太制杖有空大概会修

*好想太监


>>>06

“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唐昊站在小院儿里头,拿着个壶弯着腰给绿植们喂水。冯老头儿一把年纪还挺有情调,弄了一院儿的花花草草,还有两个藤架,上头葡萄藤缠缠绕绕的,还有牵牛花跟喇叭似的一朵朵吹着。

冯宪君舒舒服服地坐在屋里的藤椅上,藤椅靠着院子,能直接清楚地看到他那宝贝徒弟往哪朵花的根上浇着水。

唐昊跟着老头儿学东西,还得抽空来伺候这些小生命,虽然是个生物渣但意外的很有养植物的天赋,眼看着一年了也没意外弄死过一株,很是深得老头儿喜欢。

“您今儿唱的哪出...

风鸟[翔昊翔]

*忙里偷闲练练笔怕手生_(:_」∠)_

*部分对话半方言半白话

>>>


“为作你的羽翼,我逆风翱翔。”


00.

“又死了一个,丢昨晚……”

“啧啧……今嘛欸人喔。”

“丢系说啊——啊美花啊!价晚噶来喔?”

“来呷面啦——吼,啊哩系唔知喔……”


黑夜像一个巨大的玻璃罩,笼罩住整座城市,万家灯火燃烧着这罩子,将它一点一点烧化了去。人们像成群结队的黑色野鸟,用狂躁的身躯猛烈撞击着牢笼,试图将其破碎。而这玻璃,最后也只是发出细微的“嘭”“嘭”的闷响声,听着让人憋屈一颗沸腾的心脏。

唐昊站在池子边低着头,手上的塑料手套被洗得褪色,本就有些灰暗的红色渐渐淡了下去,几块不规则的白色叫人...

灼眼[昊翔/叶翔]

*答应摸鱼9.9生贺提前写了w

*大家好我又来胡扯了

*竹马三人行


00.

跟你说个事儿吧。

我猜能引起的共鸣并不多,但你一定能理解我那时的感受。以及,我们三个,那时所各自怀揣的心事。

年轻是一件很好的事,因为在这件事里我们犯下大大小小的错误,似乎都是可以借这件事的名义而得到多多少少的理解。于是我们在做这件事时总是拿不出十二分的专注,我们总是抱着侥幸心理,试图蒙混过关,直到某有一刻,你会发现,啊,这件事就这麽结束了麽,完全——完全没做好啊,就这麽草率的……结束了吗。


我年轻的时候,也犯过一个错。


01.

几十年前,南城云湖清澈见底,并不是现在鱼死鹭绝的残象。老南城的渔民很多,城里最出名的...

明月松间照05[翔昊翔]

*方锐大师有云:作者是帅比。

*作者撒比系列

*写得略爽


>>>


“嗯,这里……有感觉没?”

“嗯、嗯……”


六月中旬,北城的气温几乎是逐天升高,干燥的空气中带了点甘甜的橘子味儿,唐昊将其归结为是孙翔喝多了北冰洋。

室内的温度有点高,床上的两个人都大汗淋漓。唐昊十分钟前才后知后觉打开空调,空气中弥漫着的气味愈发浓烈。

“这边呢…嗯?”

“啊……嘶…你他妈你轻点!”

手指带了点余温,凡是触碰到的肌肤都瞬间火辣辣一片。

唐昊摁着孙翔,“哼”地闷笑了声,气得孙翔两眼一瞪,气势汹汹道:“你笑屁啊不然你来试一下…啊——禽兽我日你大爷!”

“噗。”唐昊绷不住了,一个人自顾自大笑了起来。

“...

放课后[翔昊翔]

*没文笔 无聊写点杂的记录生活

*方言翻译最底下看

*好久没写高中生

*暴露坐标系列

*已交往设定


>>>


“唐昊——传球传球!”

“哔——”


九月的南城是盛夏,气温甚至高过了八月。温热的风吹得凤凰木叶窸窸窣窣,阳光被树叶切割成了破碎凌乱的光影碎片。从礼堂侧门就一直蔓延进来的矮灌木林绿得发亮,喷泉池里的水被蒸发消失,一楼大厅传来悦耳的钢琴声,行政教学楼和礼乐楼都静悄悄的。


食堂附近的玉兰花又开了,打乒乓球时能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但大多时候都会被饭菜浓浓的香味给盖过去。


周五下午第四节课是体锻,虚课一节,相当于放学,只不过校门是不开的。好在高三提前十分钟放学...

明月松间照04[翔昊翔]

*哦累~哦累哦累哦累~

*云秀师姐我的嫁!

*作者撒比系列

*越写越蠢

*也许会坑


>>>


“滴——滴——”

“嘟——”

“靠!丫怎么开车的!瞎了啊!”


北城的周一一大早儿,从市中心成大盘螺旋式往一环二环三四五环外一连串的堵。无论是各个牌子不同喇叭高低鸣声此起彼伏,亦或是北城天都等等来自五湖四海的叫骂声,早该成了北城日常。哪天不往方向盘中央拍它两下再开窗把别人声音给压过去,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搁这儿混的。


楚云秀以一副优雅的贵妇姿态窝在驾驶座,大红唇不耐烦地抿了抿,副驾驶上的唐昊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知道她是为了保持自己高贵优雅的高档人士模样而忍着。


忍个屁。...

明月松间照03[翔昊翔]

*作者已抛弃文笔这种邪物

*为毛你们不猜我哪儿人

*作者已经没东西写了

*傻小伙们的日常上线

*作者撒比系列

*也许会坑

>>>

“哎哎哎——包子油条煎饼豆汁儿哈——来来来!起床起床!”

一大清早,学区学生2公寓419宿舍就传来了方锐元气满满的叫床声【不。简直是余音绕梁直上云霄三千尺。

宿舍里传来了一阵淡淡的油条味儿,接着,这股味儿瞬间充斥了某个人的鼻腔。

“唔……”孙翔默默翻了个身。

孙翔江湖人称狗鼻子,甭管什么吃的,离他三米远就能准确喊出名字,更别说方锐这都要把油条直接塞他鼻孔里的节奏。

孙翔:我觉得!我!闻到了!来自清晨的!第一缕!飘香!

“你...

明月松间照02[翔昊翔]

*作者成功陷入卡文魔咒

*作者撒比系列

*也许会坑

*校园文

>>>

唐昊,本市最出名的青年摄影师之一。

说他年轻有为并不为过,毕竟20岁左右的人靠本事吃饭,且饭丰盛到这个程度,那是挺有本事。

“欸?这不唐昊的图吗?”

孙翔转头一脸惊讶地看向身后,只见方锐双手插口袋地盯着他的电脑屏幕:“你认识?”

方锐一拍大腿:“当然了,人电影学院摄影系名人一个。他内导师之前来开过讲座还把他给带来了,听说除了上课整天背着个单反到处跑。就上回吧……忘了什么时候,跑山顶上去拍夜景,结果乌漆妈黑的哪儿找得着路啊!嘿,老爷子一听徒弟回不来了,吓得差点整架直升机去救他!”

“噗。”...

明月松间照01[翔昊翔]

*作者撒比系列

*也许会坑

*校园文

>>>

孙翔在二十岁那年和唐昊狼狈为奸,相见恨晚,愿执子之手,风雨同舟,共度一生,白头到老。

>>>

“我操,傻逼他妈有病啊……”孙翔趴在窗口看底下一群光着膀子迎风奔跑的家伙,忍不住想笑,旁边方锐一把抓起眼镜往下一看,也乐了:“追风少年啊。”

“去去别拿我眼镜,好几天没洗了。”孙翔从方锐手上抢回眼镜,踩着拖鞋踢踏踢踏地钻进浴室,往镜片上挤了两滴洗手液又用手指随便搓了两下再冲掉,举起一看干干净净的心情立马好了不少,“他们大四的是不是有病啊,反正我毕业之前肯定不干这种蠢事,跟个傻逼一样还影响市容。”

“哈哈哈...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