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没文笔的废驴 / 不会写长篇 / 会刷韩星泰星

#全职_cp不吃双花
#SMT_SJ_SHINee
#狐妖小红娘_东方_王权
#中文配音
#翻唱圈_拒绝满汉相关

【王别/王刘】沉璧

日常给老王打call!!!老公生快啊啊啊啊啊啊!!!!!!!!!!

>>>

岁月将他偷着打磨成一块温润的,几近无暇的沉璧。他的影子静悄悄地仰望着水面上的一轮明月。他望着他心想,那明月真是近,他却又心知肚明,那明月也真是远。

"你再说一遍。"

王杰希冷眼睨着对面一张脸。

"我不要你那把破剑。"刘小别攥紧拳头,努力把颤巍巍的声线往下压着,"你从头到尾就没一句真话……从、从前是我蠢,蠢透了……总将你当作几世难得的英雄……"

王杰希眉头紧锁,眼中隐隐腾起些许怒意来。

"我不是那英雄,可剑从来是你的,纵...

红袍加身[三][王乔/昊翔]

*师生清水暧昧向
*昊翔上线

【三】

说到暗恋。

可能每个人爱人的方式不同,导致的概念也不同。亦或是,性格不同,以至于有的人是无所谓的,有的人是宣泄的,有的人是缩进角落埋身黑暗里的。这都值得理解。

就像浸没于海洋之中,水生物自由自在地穿梭游动,陆生物挣扎着脱离,两栖动物毫无所谓。至于长着翅膀翱翔的,它们几乎对海洋没什么兴趣,因受伤落海而亡的几率少之又少。
人生中第十件无可奈何的事情,是对一个人无可救药的爱。

且不说是何种性格,一旦坠入爱河,基本没有迅速出逃的可能性。无论享受,无所谓,亦或是恐惧。

乌云密布的天空,挤出了一道狭细的口,天光从罅隙里被风吹下。湿溚溚的凤凰树叶,一丝一丝连带着...

夜来雨[王喻/烂尾随笔]

*以前写的改改不然得发霉

*台风然而并不放假

*闲来胡扯随笔而已


From birth,no one teaches you how to breathe or love. >>>>


“你真不是在胡闹么?”


王杰希歪着脑袋,小心翼翼地用下颌骨和肩膀夹住手机,手上的忙碌从未间断。自来水哗哗向外流着,节骨分明的手被冰凉激得格外清醒。然而人在这清醒的时刻又容易被一些细碎的小事折腾得烦躁不堪。王杰希皱眉,听表弟在电话里头发表着各种让他难以理解的言论。

这个家伙好歹一个人在这生活多年,直到十六岁开始才有他这个表哥来管着。不得不说,的确是值得同情的角色。

王杰希关掉水龙头...

果实·花[王喻/虐狗快乐]

*企业金领×中文老师

*加国背景私设

*装逼未遂

*七夕虐狗


“你离我有多远呢,果实呀?”

“我藏在你心里呢,花呀。”

——《飞鸟集》


“OK.Now…Today's class is over.Be careful out of the accumulated snow. ”
“Merry Christmas Eve,Mr YU!!”
“Merry Christmas Eve!”
 

窗外下着雪。

告别了学生们和同事,喻文州拉了拉毛绒围巾,从衣袖里露出一部分苍白的指节舒服地捧着Starbucks的红色纸杯。
他保持着这...

红袍加身[一][王乔]

*师生清水暧昧向

*暴露坐标系列

*副CP没定


【一】


南城的夏冬缠缠绵绵,终于在一个看似春暖花开的暖和午后,气温骤然升高,杀了人们一个措手不及。

植物微微发烫,绿得有些反光了。一树一树的白玉兰似有若无地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凤凰木椭圆的叶片儿却有些泛黄,细细碎碎洒落了一圈。

水族箱玻璃将被窗框切进屋内的阳光折射进刚换好的、干净透明的水中,金鱼薄薄的鳞片泛着水光。它们无辜地鼓着圆圆的鱼眼,穿梭在柔软的水藻之间。


王杰希揉着头发从阁楼上下来,脚上一双浅灰色的MUJI纯棉拖鞋,在木质阶梯上踩出轻轻的叽声。一下一下的,很有规律。


厨房里传来细微的响动。他揉了揉眼,慢吞吞地踱步到...

俗茶[王喻]

*写点东西练笔把自己给练进去了

*我怎么可能有文笔这种邪物

*作者已疯系列

*可能坑

>>>

00.

烧一壶热茶。

煮酒。

01.

“老板,玫瑰花茶有冇啊?”

“哦,有的,您稍等。”

喻文州说完转身去泡了壶花茶。半晌,连同茶杯纸巾一起摆到客人桌子上。

蓝雨茶社是暨大附近一家花茶店,说是花茶店,其实是连普通茶水也有的。茶社里有两个红木书柜,里面大都是喻文州自己的藏书,但每个来店里客人都会很自觉地对这些书格外珍惜,生怕碰了个痕出来。

茶社的常客多是暨大师生,学生们爱喝学生街的奶茶咖啡,喝茶的不多,所以老师比例更大些。

“文州哥,我哋返嚟啦~”

“啊,...

船(Boat.)[王喻][下]

*王乔双人视角

*王乔父子

*微高乔

>>>

A-4

最近是台湾出了名的冬雨季,很容易受凉。早上一去学校就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和窸窸窣窣吸鼻子的声音。国文老师进教室后也没有急着上课,而是叫靠窗的同学把窗户打开通风。

“啊……好难受。”

老师一走奇英就虚脱般地趴在课桌上,用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哀嚎道。英杰安静地看着窗外发呆,一言不发的样子总是很好看。杏眼里晕着深沉的墨色,比我们这些同龄人都显得更加成熟。我记得爸爸也是这样的。望着窗外发呆的爸爸有时看起来与平常不同,身上散发出的水味也会减淡许多。

“一帆啊,你还有纸吗?我也没想到我会这么严重啊。”

奇英的鼻音愈发...

船(Boat.)[王喻][上]

*早期写过的文改了一下拿出来不然都要发霉了

*乔一帆视角

*王乔父子

>>>

A-1.

我从来没有坐过船。

所以无论如何,想着坐一次。

我今年国三,不过也快读完了。因为十五年以来都没能实现我的愿望,所以努力地想要考好,国中毕业一定要去坐船,从高雄坐船到台北。并且是,想和爸爸一起去,只是。

只是。爸爸他,好像不喜欢坐船。

因为我们家祖祖辈辈都靠打渔为生,是典型的渔民之家。老家也是在海边的一个小渔村,阿公阿嬷和大伯二伯他们都出海打渔,以此来填饱肚子。但生活并不差就是了,反正丰富的经验使得他们总能捕来很多大鱼。可是那些鱼的名字,我至今没有认清。

爸爸是插画师。听...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