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息歃千

太忙没空写文 / 噗噜噜噜噜レ(°∀°;)へ=3=3=3

野鸡04-07[翔皓/双孙]

04.

房间里昏沉沉的压下一块灯光。

“啧。”

孙翔把人扶着趴在他床上,洗干净的手伸进还有些烫的药罐子里,别扭地舀起一掬水,缩着手掌从罐子里直直移出来,手指并得死死的,生怕漏下一滴来。

他抬着手停到少年的背部上方,将药汁浇花般淋下去,趁着液体还未完全流下就急急盖下手掌把药汁抹开了。他听到对方轻轻“嘶”了一声,身体微微发颤,只当是没看着,继续手上的动作,不一会儿,手下的身躯便热了起来,开始发烫发红,他就知道是这药效来了。

“这个药刚煎好的还有点烫,很痛的话跟我说。”孙翔单膝跪在床上,时间久了有点麻,他一边给人上药一边絮絮叨叨的,“我刚从对面药铺子里拿的药,王大眼说这药效果比别的猛,卖了我两顿饭钱。……那人是个歹仔,卖兽药的,兽药卖不出去了,就把给人吃的药提得死贵。”

孙翔又淋了一把药汁下去,温度比先前低了一些,但他的手依旧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红着。高温带来的红,教人无奈的痛痒游走在皮肉之下。

床上的人微微扭动了两下,欲言又止。

孙翔瞥见了他的小动作,笑了,又低下头喃喃道:“……夭寿鬼。哼……”他很自然地冷笑一声,仿佛将黑暗中微弱的光亮看透,将一切人心看得通透。

本来麽。

人心这种用来践踏的玩意儿。


“兽药也行……”少年轻声道,在布料中闷成了几个模糊不清的音节,发酵成酸腐的尘土,在黑暗里飘飘扬扬地沉淀下来。

“行?”孙翔顿了一下,不可置信地张嘴,“小心死翘翘。”

“死不了。”少年哑着嗓音,“好运歹命……命不是这种东西决定的。”

“嗯,那倒是。”孙翔点点头,没去反驳他,“王大眼那夭寿鬼老神神叨叨一句话……什么生死命……什么什么看天的,还挺像那麽回事。”

少年小声地“嗯”了一下。


05.

“你到底是什么名字啊?”

“刘、皓。”

“三点水那个?还是上面一个日下面一个天?”

“白、告,皓。”

“哦。那你哪里来的?”

“嗯?”刘皓艰难地想回过头看孙翔的脸,被孙翔摁得老老实实的:“别乱动。”

“…是…命带我来的。”

他说完,嘴角抬了一下。


06.

“养鸡场?”

孙哲平抽着一根烟,皱着眉上下打量着孙翔身边的男孩子。

瘦瘦小小的,皮肤白得不像话,却又不是营养不良的样子。那孩子视线哆哆嗦嗦的在空气中飘忽不定,就是不肯抬起头来。

“是啊,他让他爹娘逼着辍学,结果赶出来了。放学回来一个人黑灯瞎火地乱走,结果在我们村迷路了,也没地方去了现在。”孙翔很流利地向他爹解释道,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说得男人哑口无言。

孙哲平抬手,用两根指头将嘴里皱巴巴的烟头夹出来。他面无表情,同时迫使自己有个长辈的和蔼。有苍白的烟雾从他紧抿着的嘴里徐徐溢出,他就索性张开了,让它们一团一团地在灯光下四处逃窜。

孙翔见他没动静,生出了几分恼意。而他只能用胸口连绵不断的心虚将这怒火硬压下去。

“多大了?叫什么名?”孙哲平没理孙翔,看向了男孩,“是同学的话,和阿翔一个岁数吧?”

那孩子摇了摇头,小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破碎的音节:“刘…皓。”

“刘、皓。”孙哲平一字一板地重复了一遍,见着对方脸有些红,点点头,又叹了口气。孙翔不悦地抬头瞪他。

“那你去我的养鸡场帮忙吧,包你吃住……”他说到一半突然卡了壳,眼神有些空洞,缓了缓,又继续道,“有什么困难可以说,没关系。”

刘皓这才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瞄了他一眼,很快又像只受惊的小鸡缩了回去:“…谢…谢谢叔叔。”

孙翔站在一旁,视线在他们之间来回转换,他看上去很想对他的爹说上什么,却又最终没说出口。


台风带来的雨水将天冲刷得脸色苍白。云团松松垮垮的,像村头寡妇下垂的乳房,爬满了岁月带来的腐化肉痕,


07.

你是谁?


-TBC


有种写崩掉的感觉(。


评论(8)
热度(59)

© 將息歃千 | Powered by LOFTER